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越矩者-第四章

作者OS: 角色的情緒跳的超快,這就是洋人的思考模式?(大誤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我們......好好談一下吧...。」



在女僕茶室裡,穿著女僕服的女服務生恭敬地送上茶壺和茶杯,並為兩位男客人倒出第一杯茶水。阿爾弗雷德發現這位女僕從開始就一直低著頭不直視他和亞瑟,要是平常的時候他必定會粗神經地追問原因,然而現在他的神經繃的既緊又幼細,連瓷器放在桌子上的聲音都能讓他的心臟漏跳一拍。他發現了亞瑟不堪的一面;作為代價他也被亞瑟看見自己變態的偷窺行為。阿爾弗雷德明白在隔板的遮擋下,他看著亞瑟自慰的事一定不會被對方所察覺,但他仍然無法甩開那種心虛的感覺。

亞瑟的臉色相當難看,在阿爾弗雷德眼中他彷彿會在下一秒激烈嘔吐似的。阿爾弗雷德想告知他自己並不會把這件事張揚開去卻找不到開口的機會,同時也是怕一說出口亞瑟就會逃之夭夭,這件事是阿爾弗雷德現時唯一能抓住亞瑟.柯克蘭的底牌,無論如何也要好好把握。

為了讓那些即將變成嘔吐物的食物從食道重新推回胃部裡頭,亞瑟往伯爵紅茶添了牛奶,用小匙攪拌幾下後淺嚐一口,在緊張的情緒之下美味的奶茶也變得難以入口,但至少成功把嘔吐感給壓抑下去。

『是阿爾弗雷德.F.瓊斯先生對吧?』亞瑟放下茶杯問道,他的臉色蒼白但語氣相當平靜。『也許你會認為自己看見了不得了的事情。但是其實這種事情對男性而言是再也正常不過的行為,並沒有什麼好驚訝的。而身為紳士的你應該也了解這種話題並不適合向淑女提及,對吧?』

更重要的是,阿爾弗雷德所做的本身就是可恥的事,因為去偷窺別人如廁的情況而發現不得了的事,在毀掉亞瑟的自尊前阿爾弗雷德就會先名譽掃地。


『我明白的。我只是想了解你——』

『用「這種方式」?』亞瑟略微激動地打斷了阿爾弗雷德的話,但語氣隨即平靜下來,『抱歉,也許我已經與現今的青年人脫節了。用「這種方式」來了解對方對你們而言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事?然後呢,你認為自己看見了我不堪的一面,對吧?』他的語氣帶著藏不住的尖銳,混雜著對阿爾弗雷德的敵意和對自己行為的自嘲。

阿爾弗雷德的心彷彿是被誰揪住般疼痛著,他只要承諾自己不會把事情告訴別人,讓亞瑟與自己劃出分界線,這件事就必定能完滿解決。握著這張黑桃A底牌,阿爾弗雷德陷入了疑惑之中,只要自己握住「它」,亞瑟就會聽話不會逃跑;要是放開「它」,往後的日子將不會看見亞瑟;要是攤開「它」,無論是亞瑟的尊嚴還是事業都將會被毀於一旦。

沒發現阿爾弗雷德內心的掙扎,看見他沒有說話亞瑟就繼續把話接下去。『好吧,我承認我對這件事在意到不得了,我不希望你說出去。所以,你想要多少錢?』

『我...想要的不是錢...不是錢。』阿爾弗雷德感到喉頭乾涸的幾乎無法說話,『我只是想了解你。』他又重覆了剛才的話。

難得一次地,英國人對這種迂迴的答覆感到極端不耐煩和焦躁。他想要的是一個明確的答覆,「Yes」or「No」,除此之外他沒有任何興趣去理解阿爾弗雷德偷窺他的原因,尤其是他完全無法從「只想了解你」這句中猜測出阿爾弗雷德的確實答案。

『那是什麼意思?到底你是想說出去還是會把它忘掉?』

『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多了解有關你的事,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你...!』亞瑟幾乎要破口大罵,但是要是激怒對方,對方說不定就會把事件宣揚開去。光是想到那個他無法接受的結果,他就決定說什麼都要把阿爾弗雷德的嘴巴給封住。

『你想了解我。』亞瑟裝著理解般點頭。『也許我剛才問錯了,我應該問你為什麼想了解我。你是想了解有關裸體模特兒的事嗎?』

『我想了解你......包括你的工作。』阿爾弗雷德說。他認為自己已經把事情說的很明顯,亞瑟一定能了解這句背後的意思,並不是指說出去或是保守秘密,而是另一種更為深沈的情感。

亞瑟那對瞇起的雙眼緩緩地睜開,他的眼眸中充滿著對阿爾弗雷德的詫異和驚訝。下一刻那雙眼就會被蔑視和厭惡所填滿了吧。阿爾弗雷德這樣想著。

情況出乎阿爾弗雷德的意料之外。沒有鄙視、沒有厭惡、也沒有作嘔,亞瑟只是爬了爬他那頭淡金色的蓬鬆頭髮,乾笑了一聲,說:『就只是這樣的原因?因為想了解我、只是「喜歡我」?』最後三個字他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目而故意放輕聲線。

沒有等待阿爾弗雷德的答覆,亞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裡面的奶茶,先前難以入口的奶茶現在變成口感柔滑的極品。『既然你喜歡我,那麼一定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的,你知道這件事會毀掉我的所有,儘管這裡是美國——自由的國度,哼。』

『原本我的計劃是邀請你到這裡一起共度下午茶,然後先與你成為朋友。我沒想到會在這裡向你出櫃,也許你會覺得我很噁心但我並不會放棄。』

看著阿爾弗雷德堅定的眼神,那海洋藍的雙眸好像在散發著光芒,那一定是錯覺,亞瑟微笑地想。知道阿爾弗雷德並沒有威脅性讓他的心情大好,因此他不介意給阿爾弗雷德多了解他的事。阿爾弗雷德並不是得不到就要毀掉那東西的傢伙,亞瑟非常肯定——他看人的眼光一直很準。

亞瑟拿走茶壺的保溫套,倒了一杯熱騰騰的紅茶並往裡面加添牛奶。『美國男孩,有著勇氣及與之同等的衝勁。真想知道你發現自己是同志的時候是怎樣的表情。』

他停頓半刻,又說:『你不需要擔心我會否歧視你的問題,因為我也是這類人。但我不打算接受你的感情。』看著阿爾弗雷德的表情從驚喜變成另一種受傷的表情,他的心情變得更愉悅。亞瑟的心靈有一處是扭曲的,這從他喜歡被看的性癖之中就能觀出。擁有特殊性癖的人總是會遭到正常人唾棄或者歧視,使那些正常人遭受打擊或者受傷能讓亞瑟有一種報復的快感,而阿爾弗雷德對亞瑟而言就是所謂的「正常人」。

『為什麼,亞瑟?難道你還在生氣嗎?我可以為這件事道歉!』阿爾弗雷德明白同性之間的戀愛與男女無異,任何一方都有拒絕發展成情侶的權利。只是他不明白亞瑟拒絕自己的原因,為什麼連一次的機會都不給予?難道那件事是如此的重要,重要的連想起都會感到痛苦或者可恨嗎?

『不。為這件事道歉是必需的,而我亦不打算一直生氣下去。』亞瑟收起微笑,他毫無畏懼的對上阿爾弗雷德湛藍的眼。『我不認為你有成為我戀人的能耐。』



『你能接受自己的戀人是一名裸體模特兒嗎?聽好了,那並不是介意戀人的裸體會被其他人看見的問題,而是不能在戀人身上留下任何痕跡的心理準備。像是在愛人的身上留下吻痕或者把他的雙唇吻的紅腫,這全都不能做,那會讓我無法工作。尤其是肛交這回事,去他媽的零號,天殺的一號,一種該死的運動,要是做了接下來的一星期就別妄想能擺出一個像樣的姿勢。』

從這段對話中得知亞瑟是受方,阿爾弗雷德為此感到高興但目前能否成功追求亞瑟仍然是重大的問題。天真的美國大男孩認為亞瑟是在闡述戀人條件,只要自己附合以上條件就有資格與亞瑟在一起。

『但是能口交與打槍對吧?』

亞瑟下意識的想把手裡的茶全潑到阿爾弗雷德臉上好讓他閉上那張不知廉恥的嘴,但是愛惜紅茶的心制止了他握住茶杯的右手。這下子女僕小姐們說不定聽見了阿爾弗雷德那個大嗓門說的話,待會兒他該用什麼表情離開這間茶室?

『是沒錯......』

『那就沒問題啦!』阿爾弗雷德的臉充滿著朝氣,亞瑟懷疑剛才那張有點受傷的表情只是他的錯覺。『身為HERO的我絕對不會因為這些小小的限制而放棄,電視裡的英雄都是越過重重的障礙才抱得美人歸嘛!』

看著阿爾弗雷德的臉,亞瑟沒由來地覺得自己可以試著信任他一次。放下過去不愉快的經歷,重新嘗試去談戀愛說不定會有意外的得著。

『嘛...既然你打算挑戰我戀人這個位置,我也能給機會你嘗試一下。先說好那並不是為了你,所有的主導權都得歸我的!而且你根本沒向我道歉!』

阿爾弗雷德執起亞瑟的左手,於手背上落下一吻。『我很抱歉,可以原諒我嗎?亞瑟。先提醒一下並沒有「否」的選項。』

亞瑟像是被觸電般縮回自己的左手,『我不知道。』他說。

儘管已經收回自己的手,那羽毛般的觸依舊停留於手背上。



這樣的自己一定有病。他想。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