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米英]Sentimental love (R18慎入)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注意事項:

全工口有
短褲梗有
繩子PLAY有
少許的焦灼PLAY有
顏O梗有
  

不能接受者請按離開鍵^^

阿爾弗雷德承認他的同性戀人亞瑟骨子底裡是個變態,這不是指亞瑟是被虐狂還是性罪犯什麼的,而是指他在性方面的口味實在太異於常人,而且性慾強。阿爾弗雷德在與亞瑟交往之前,平均四、五日才打一次手槍,不過亞瑟是幾乎每日都會自慰,總之就是想要的時候就會去打手槍,滿足了才停下,阿爾弗雷德甚至懷疑他的情人會死於縱慾過度,然而現在亞瑟還是健康得很,年輕果然是人最大的本錢。

自從與阿爾弗雷德交往之後,亞瑟就收斂了很多,也學會了自制和忍耐,但結果就是這些被忍耐的慾望會在與阿爾弗雷德做愛的時候一次地爆發出來。阿爾弗雷德並不討厭亞瑟的性飢渴(雖然有次幾乎被榨乾),相反他還滿享受亞瑟向他索求時的樣子,那種只有自己才能滿足他的獨佔感讓阿爾弗雷德覺得很滿足。




阿爾抓著亞瑟的手腕,用力地把他摔在體育倉庫裡的軟墊上,然後轉身把體育倉庫的門從裡面反鎖好,這個時段沒有體育課,所以不會有人發現。才剛把門鎖上,下一秒阿爾就聽見亞瑟發出壓抑的喘息,他把頭轉回去,看見亞瑟在仍然穿著運動短褲的情況下,把早就勃起的下體壓在軟墊的角位上,臀部輕微搖晃磨擦,飽含情慾的雙眼直直的看著阿爾。

『我還以為你昨晚只是隨便說說——天啊!你還真的不穿內褲,就這樣子——喔,SHIT!要是今日找不到我你他媽的想就這樣子大搖大擺的回宿舍去嗎?!』滿臉通紅的阿爾邊說邊往亞瑟的方向走去,他胯下的褲子與亞瑟一樣被勃起的性器給撐起一個帳蓬。這兩星期的作業和報告讓他們忙的連自慰的時間都沒有,直到昨晚繁忙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已經累透了的阿爾只想抱著亞瑟好好睡一覺,然而亞瑟卻不是這樣想,他把身體貼上去磨蹭阿爾,但是阿爾毫無反應,只是嘟嚷一句:「讓我睡一覺之後就聽你的...」。之後阿爾很像聽見亞瑟說他想在體育倉庫裡穿著短褲做,他會不穿內褲來找他,睡意讓他很快掉進夢境裡,他完全把亞瑟說的話當成玩笑。

亞瑟的臉羞紅著,這種行為為他帶來了禁忌的刺激感,當然亞瑟也害怕被別人發現,但是被慾望沖昏了頭腦的他盲目地相信發現的人就只有阿爾。他拉著阿爾的手放到自己怒漲的性器上,阿爾掌心的溫熱隔著褲子傳遞過來讓他舒服地嘆息。『阿爾的也變的很硬嘛。』亞瑟把手放在阿爾的褲檔上揉弄著,同時亦張開雙腿,方便阿爾愛撫他的慾望。

阿爾把亞瑟的運動鞋脫掉,只剩下襪子,然後讓他躺在軟墊上。他隔著運動褲握住亞瑟的陰莖,報復性地用力而迅速的套弄,兩星期的禁慾讓亞瑟的身體變的更加敏感,比平時更激烈的快感使他興奮地扭著腰身迎合著,大概過了五分鐘,亞瑟全身繃緊,阿爾感覺到手心裡的肉莖彈動著,龜頭前的布料被精液弄濕。阿爾的左手順著亞瑟的大腿伸進短褲裡,裡面感覺糊糊的,又濕又粘,但是阿爾一點都不覺得噁心,他繼續撫摸亞瑟半軟的徑體,而在短褲外的右手則揉捏亞瑟緊緻而有彈性的臀部,他整個身體向前傾,利用雙膝讓亞瑟張開雙腿。『幫我把褲子脫掉,亞瑟。』語末,在亞瑟耳邊吹了一口熱氣,亞瑟全身顫抖了一下,已經射了一次的慾望有再度硬起來的趨勢,他舉起雙手,一口氣把阿爾的褲子給脫下來,下一秒阿爾的性器就暴露在空氣之中,前列腺液從鈴口緩緩冒出然後滴落在亞瑟的運動衫上,淫穢的思想充斥著亞瑟的大腦,他期待阿爾用這東西讓他感受到天堂般的快感。

阿爾伸出兩指按壓磨擦亞瑟那仍然緊閉著的入口,拇指則放在鼠蹊部上按摩著。亞瑟有種隔靴搔癢搔不中癢處的感覺,將會接受阿爾的入口開合著,想被插入的慾望越來越強烈,盡管只有一根手指也好,請插進去然後努力攪動吧!

『阿...阿爾......』亞瑟微微地弓起腰身。『褲子的袋裡...有潤滑劑......』阿爾從亞瑟的褲袋裡翻出潤滑劑,打開瓶蓋並倒出大量的水性潤滑液於左手掌心,他拉起亞瑟,然後自己躺在軟墊上。亞瑟很自然的趴在阿爾身上,不需要任何言語就知道下一步應該怎樣做,這是他們的默契,當然,只限做愛的時候。阿爾把沾滿潤滑液的左手伸進亞瑟的短褲裡,兩根手指靈活地分開兩邊臀瓣,讓中指順利地找到肛門的位置,先按摩括約肌令入口放鬆,再一口氣把整根手指插進去。手指輕輕的抽插著給予亞瑟適應的時間,右手則放在性器上用掌心打圈按摩,挑逗亞瑟的慾火。

不打算只讓自己一個人享受,亞瑟握住阿爾硬挺的柱身輕柔地上下套弄,指尖按壓著柱身上特別有感覺的地方,舌頭舔弄龜頭和不斷滲出前列腺液的鈴口,間中舌葉捲起陰囊放進口裡輕力吸吮。亞瑟的腸壁蠕動著,想被填滿的慾望在體內叫囂,以致他完全沒能發現阿爾從一旁的架子裡拿了一些東西。

當冰冷的硬物抵在菊穴的時候,亞瑟才發現阿爾從旁邊的架子上拿了跳繩用的繩子並且在繩柄上塗滿潤滑液。連發出抗議的時間都沒有,繩柄一下子就沒入亞瑟的體內。冷硬的觸感讓亞瑟驚呼了一聲,然而後庭彷彿有自我意識的緊密包裹著體內的異物,阿爾用手指把繩柄推進更深入的地方,然後把另一端繞過架子的鐵柱,緊綁亞瑟的雙手,只要亞瑟想伸手撫慰自己的慾望,深埋於體內的繩柄就一定會被拉出來。

『既然來到體育倉庫,玩一下綑綁遊戲也無妨吧?』阿爾在軟墊上站了起來,雙腳剛好卡在亞瑟的兩邊膝蓋,讓亞瑟無法合攏雙腿。阿爾那滲著透明黏液的鈴口在亞瑟的唇瓣上磨蹭著,不需要任何指示,亞瑟自動自發的伸出舌尖舔去將近滴落的液體,他輕戳著窄小的鈴口直到新分泌出的體液沾滿整個龜頭後,才把前端納入口中用力吸吮。聽見阿爾低沉的粗喘聲,亞瑟把嘴張的更開盡量包容阿爾的陰莖,龜頭頂著喉頭的感覺並不好,而且一不小心就會被精液嗆個半死,但是亞瑟還是努力地舔弄吸吮嘴裡碩大的柱身,他想服務阿爾,要是阿爾覺得舒服的話,他的心也會有種被填滿的幸福感。

汗水從額邊順著臉頰的線條滑落,阿爾咬牙死命忍耐想在亞瑟溫熱潮濕的嘴裡瘋狂抽插的慾望,亞瑟只是含著他一半的性器,那部分誠實地傳遞出在裡面所獲得的美妙快感,然而暴露在空氣中的另一半則是想要的發狂。阿爾現在就想與亞瑟結合在一起,盡情地發洩累積了整整兩星期的熱情和慾望。

『...嗚、哈咳......』阿爾把慾望從亞瑟的嘴裡抽出來,亞瑟輕微咳嗽著,他的嘴角沾滿了口交時無法吞嚥的唾液和前列腺液,阿爾撫摸亞瑟的頭髮給予他無言的稱讚。『阿爾......摸摸前面...拜託、喔嗯!』阿爾站著的位置剛好讓亞瑟無法閉上雙腿摩擦硬挺的生痛的慾望,亞瑟想伸手自慰,但是才稍微活動雙手,深埋於體內的繩柄就幾乎被拉出穴口,突如其來的刺激讓亞瑟全身繃緊,括約肌反射性地收縮想阻擋異物流出體外。

『不行。』阿爾堅定的說,他輕輕地拉扯繩子引來亞瑟的驚呼和呻吟。因為亞瑟是坐在軟墊上的關係,因此無論怎樣拉動繩子,連接著繩子的木柄都不會被拉出體外,繩柄在腸壁滑動、繩子摩擦著敏感的肛肉,亞瑟感受到自己的穴口色氣地蠕動、咬含約一指粗的繩子,想從那兒獲得肛交的快感,然而這一點點的摩擦根本就不能稱之為快感,那只是把他的慾火挑逗的更加旺盛。那繩柄沒阿爾的長也沒有阿爾的粗,根本沒可能讓他得到滿足......越是這樣子想,想被插入的慾望就越劇烈。亞瑟看著阿爾那仍未射精的堅挺,心裡幻想阿爾弗雷德強而有力地抽送腰部,一下又一下的把燙熱的硬塊送進他的體內,光是想像,亞瑟就已經獲得一定的快感,他雙腿間的小東西彷彿是在回應亞瑟的妄想似的滴著透明的黏液。

光是看著這個人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阿爾鬆開握著繩子的手,說:『先讓我射一次,之後我才給你爽。』阿爾把自己的鞋子脫掉,用穿著襪子的腳逗弄亞瑟的陰囊,下一秒亞瑟就把阿爾的陰莖含進嘴裡,他先是用力吸吮和用舌頭來回舔弄冠狀溝和龜頭,然後是柱身和根部的位置,接著是陰囊,亞瑟迫不及待的想用自己的舌頭讓阿爾到達頂峰。

當亞瑟再一次含著阿爾的下體時,阿爾弗雷德終於忍不住晃動腰身,他的動作很輕但是很急速,憐愛亞瑟的心讓他忍住了想大幅度抽插的慾望。他咬牙想把這股快感多延長一段時間,然而經過兩星期禁慾的身體連一點小刺激也能轉變成巨大快感,根本沒可能持久太久。在鈴口傳來一陣舒服的麻癢感後,龐大的快感瞬間如潮湧般衝擊著四肢百骸,阿爾不想讓亞瑟被噎倒而把下體抽了出來,結果反而變的更糟糕,累積了兩星期的濃稠精液間斷而持續的從鈴口射出噴濺在亞瑟的臉上,阿爾想移開身體但是大腦完全被射精的感覺給麻醉掉,最後他只能全身緊繃著直到射精完全結束為止。

回過神來的阿爾發現亞瑟完全愣住的樣子,他急忙蹲下來用指尖抹去亞瑟臉上的精液,一邊道歉:『對不起...亞瑟。喔、親愛的,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雖然我承認我自己一直以來都有一點點想做這......亞瑟...?』亞瑟含著阿爾的手指,輕柔地舔去沾在上頭的黏液,充滿慾望的眼神射向阿爾弗雷德,清楚地表達出再不給他爽的話他就會對被顏射這件事很介意的訊息。

阿爾弗雷德先解開繩子,為了保持衣服乾淨阿爾也把兩人的衣服給脫下來了。他先讓亞瑟平躺在軟墊上後才開始套弄亞瑟那被前列腺液弄的濕滑一片的柱身,靈活的曲起手指利用關節位置按壓陰莖上的敏感帶,另一手則握著繩柄反覆抽插,他舔著亞瑟的耳朵,那是亞瑟的性感帶之一,被別人觸碰就會怕癢地縮起身體,但是被他舔弄的話就會轉變成快感而敏感地喘息。

剛才一直被冷落的身體現在卻被細心服侍,巨大的快感落差讓亞瑟顫抖著,除了發出壓抑的呻吟聲之外他就幾乎什麼都做不出,他忍不住伸手揉捏自己胸前兩粒微微挺起的紅果,舒服的感覺使他無法停下來。當繩柄隔著腸壁擦過前列腺的時候,一瞬間劇增的快感讓亞瑟使勁地仰臥頭顱發出嗚咽的聲音,發現了的阿爾利用繩柄屢次擦過能讓亞瑟發狂的地帶,另一只手也沒有閒著的加速套弄亞瑟的陰莖,沒多久亞瑟就被強烈的快感和刺激給迫上高潮。由於精液濺在運動用品上會難以清理,因此阿爾伸出手用掌心把亞瑟射出的精液接著。

射精完畢的亞瑟全身癱軟,體內的繩柄因為高潮的關係而被抽搐痙攣的腸壁給擠了出來。阿爾弗雷德伸手扳開亞瑟的臀瓣,穴口一開一合的流出潤滑液,形成極為淫穢的畫面。『亞瑟,我要進去了。』阿爾用著他那被情慾染的沙啞的嗓音告知亞瑟,接著他扶著硬挺的陰莖,抵著入口再一點點的沒入進去。

緊窄的穴口被比繩柄粗上許多的陰莖緩緩撐開,亞瑟皺起眉頭,深呼吸強迫自己放鬆。這時候潤滑劑就起了很大的作用,沒任何半路卡著的情況下,阿爾順利地整個插入了。阿爾撥開亞瑟的瀏海在他的額上落下一吻,然後再舔吻他的臉頰,有種既鹹又苦的味道,阿爾想起那是因為精液沾到亞瑟臉上的關係。他伸出舌尖舔著亞瑟的唇瓣,那裡有著同樣的味道,他把舌頭伸進去與亞瑟的舌尖互相交纏,亞瑟把雙手環在阿爾的脖子上,阿爾感覺到亞瑟的陰莖已經勃起而且抵在他的腹部上。


好喜歡。

好喜歡、好喜歡亞瑟。愛戀的情感在胸口膨脹著,在兩人結合在一起時阿爾甚至體會到所謂的幸福感。

『阿爾?』亞瑟撫摸阿爾的臉頰,綠色的眼眸帶點疑惑的看著他。無論是呼喚他名字的軟膩聲音還是清澈透明的森林綠瞳孔,總之只要是亞瑟的一切阿爾弗雷德都深深的愛著。

『亞瑟、亞瑟......我好愛你,你呢?』阿爾弗雷德碎吻著亞瑟的臉頰。

『笨...!』亞瑟的臉漲紅著,他第一句話就是想罵阿爾弗雷德是笨蛋,但是當第一個字說了出來後他又硬生生的把剩下的那個字吞回肚子裡去。他的嘴像是金魚般無聲地開合著,然後他移開了視線,用只有阿爾弗雷德才能聽見的聲量說:『要是不愛你的話,當日我就會在你向我告白時一腳把你的小弟弟給踹到廢掉,才不會給它精神的塞在我的屁股裡!』

『我愛你,阿爾。』亞瑟的唇顫抖著,他知道有些話必須要明確的說出來才可以讓對方明白,他不打算吝嗇這些話語。當阿爾咬著他敏感的鎖骨時,他喘息了一聲並且認為自己做了正確的決定。

『亞瑟,痛的話告訴我。』


當阿爾弗雷德緩慢地挺動腰身時,那種飽漲感的充斥和舒緩讓亞瑟發出愉悅的呻吟。記得第一次與阿爾弗雷德做的時候,自己覺得這種感覺只會為他帶來不適感,然而做的次數多了之後,身體也竟然找到了從這種行為中獲得甜美快感的竅門,現在甚至到了要同時玩弄屁股和陰莖才能達到讓自己滿意的高潮。

腸壁和括約肌熱情地緊絞著灼熱的陰莖,比口交更加強烈的感覺讓阿爾弗雷德越發加速挺腰的速度,酸麻的快感包裹著整根肉棒,這種愉悅感停頓一秒都會讓阿爾弗雷德焦躁的發出慘叫。雄性的本能讓他為了射精而拚命地抽插,然而阿爾弗雷德明白當他快要射出的時候,他又會貪圖快感的延續而故意忍耐射精。

在幾十次的抽插之後,龜頭終於擦過了前列腺的部分,只有一瞬間卻異常強烈的射精感讓亞瑟的身體大幅度地彈動了一下,當射精感緩下來之後,從插入後就一直被冷落的莖體猛然湧現出一股渴望被撫慰的慾望,當亞瑟伸手想舒緩這種飢渴時,阿爾卻抓著亞瑟的雙手限制他的活動。『別摸它。』阿爾難耐地說:『試著就這樣子......射出來。』

『沒可能的......嗯、啊唔...!』前列腺再度被擦過,激烈的快感打斷了亞瑟的話,但他下一秒就開始努力想掙脫阿爾的手。『不行!沒可能出的來!......嗚啊,我想要、摸摸它嗯!』亞瑟使勁地扭著腰身,他不想在只有在肛交的情況下就射出,這樣子會讓他丟臉的想挖個洞鑽進去。阿爾弗雷德完全沒有鬆開手的意思,亞瑟就明白阿爾是真的想看他就這樣子被插到射的模樣。

亞瑟的眼角分泌出生理性的淚水,明明沒有撫慰前面卻仍然感受到快感讓他不知所措,他有點懷疑自己的身體會變成什麼樣子,但是這一切很快就被快感所沖散。他用力抱著阿爾弗雷德,指尖在他的背上留下一道道紅色抓痕,他決定包容阿爾弗雷德的任性試著讓自己只是靠著被插就能夠射出來,他貪婪地汲取著每一下抽插和擦過前列腺時所能獲得的感覺。當射精感逐漸提升到一個快要沒辦法再忍耐的地步時,亞瑟發出了急速的喘息,陰莖渴望被撫摸的焦躁感到達了頂點,亞瑟知道只要伸手用力捏一下腫脹的柱身,那些被束縛在囊袋裡的精華就會不受控制的狂湧而出,但是他還是咬牙把這種渴望給忍了下來。

『阿爾...嗄啊、阿爾......我.....嗚唔...!』亞瑟睜大雙眼發出微弱的嗚咽聲,他弓起腰而且全身的肌肉都緊繃著,像是匣子終於被打開般,透明卻黏稠的精液從鈴口噴出打在阿爾的腹部上。腸壁不受控制的痙攣,原本離高潮還有一小段距離的阿爾也在亞瑟熱情的扭腰和緊絞給迫上頂點,他們緊抱著對方直到讓人迷醉的高潮慢慢消散。




疲累感在高潮過後迅速湧現,亞瑟和阿爾發誓以後不會再挑這種公眾場合做愛,在這種累壞的情況下還要處理一片狼藉的體育設備(主要是濕成一片的軟墊和繩子,最後阿爾弗雷德決定把繩子拿走做紀念)絕對不是一個好體驗。把身體的汗水擦乾再穿上衣服後,亞瑟已經累的連站起的力量都沒有。

『啊...褲子......』亞瑟苦惱地看著前後都濕了一片的短褲,要是他穿著這個大搖大擺的回去宿舍,幸運的話就沒有人發現,倒楣的話大概就會發現明日的學園頭條印有自己的名字和照片。

『用我的外套吧。』阿爾用自己的藍色外套蓋在亞瑟的背後,手袖在亞瑟的腰部打上一個結,這樣子後面的異樣就不會讓別人發現了。然後阿爾轉過身,亞瑟乖乖的上前去被阿爾背起來。『會很累嗎?』亞瑟體貼地問。

『你以為HERO會連一個瘦弱的娃娃臉都背不起來嗎?你就好好的休息,不過要是在我的背上流口水我一定會拍下來送給學園八卦社!』阿爾輕鬆地背著亞瑟站起來,他們離開體育倉庫往宿舍走去。天色已經有點昏暗,阿爾暗自慶幸沒有校工過來鎖上倉庫,這並不是指會被關在裡面的問題(裡面能打開門出去所以不怕被關),而是校工會發現他們所做的事,要是被發現後果就不堪設想。

正想好好向亞瑟抱怨一番,卻發現背後傳來均勻的吐息。阿爾嘖了一聲,走路的腳步聲卻放輕了許多。

待亞瑟醒過來一定要打他的屁股......不過在這之前,還是趕快回來宿舍抱著他好好睡上一覺吧!




END






作者的話:


這是與恰奇的交換文,用途是互相激勵一下...

這篇就是青澀的十九歲 VS 縱慾的廿三歲\^q^/
場景是大學的體育倉庫,阿爾是大一生而亞瑟是大四生(雙方都為期末報告而忙到焦頭爛額XD)

有一點表達的不太清楚的就是,阿爾和亞瑟都是初戀,就因為是初戀,所以兩位感情上的表現都很青澀
眉毛只是單純的工口大使,這不代表他很花心,大家要注意喔

Sentimental love
GO●GLE大爺告訴我這代表青澀的愛,也可以指深情,至於文法什麼的我們丟到一邊去XD

最後就是,希望大家看的高興...嗯,這樣說很奇怪

Comment

NoTitle 

(鼻血+倒地
  • posted by MM 
  • URL 
  • 2011.04/13 23:23分 
  • [Edit]
  • [Res]

Re: NoTitle 

> (鼻血+倒地

送上血袋~
  • posted by darkphoenix 
  • URL 
  • 2011.04/14 00:58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