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安東尼奧 x 亞瑟 (R18慎入)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注意事項:

全工口有
醉酒PLAY有
綑綁PLAY有
道具PLAY有
焦灼PLAY有
煉奶PLAY有
強O被單梗有
失禁PLAY有
  

不能接受者請按離開鍵^^

又是一個潮濕悶熱的天氣。

感覺上身體就像是要被濕熱的溫度融化一樣。

鬆開幾乎勒死人的領帶,把襯衫的鈕扣全部解開。好熱,全身都很熱,亞瑟把自己的褲子解開,花了好一些功夫把它脫下,然後再扔到床下。

這一切的動作都是跨坐在安東尼奧身上進行著。



這個人喜歡喝完酒就做愛呢。安東尼奧這樣想。他不知道他那個難以高潮的身體在喝了酒之後只會變得更難射精嗎?

早知道自己也喝一點酒,如果自己未能滿足他就先射了,可是會被他當成廢物踢。



除了自己與亞瑟之外,誰人都不知道這傢伙的秘密。

總是用衣服把身體包得緊緊的,全身均散發著禁慾氣息,高傲而強大的日/不/落/帝/國,竟然會是一個——

——精神被虐愛好者。



『唔唔啊......哪來的東西...拿走...放開我的手......唔嗯......』亞瑟雙手被繩子綁著。因為長年於海上生活,所以安東尼奧擅於綁易於解開但是又紮實的活結,沒想到這項拿手的絕活在床上也有發揮作用的一日。

用繩子把跳蛋固定在漲紅的柱身上,伴隨著規律震動感的是陣陣的快感。綁著柱身上的繩子因為跳蛋的關係微微震動著,為亞瑟帶來微弱卻遠遠不能滿足的快感。

『這東西當然是買來的給你的,能維持震動整整兩小時呢。』無視亞瑟的要求,安東尼奧沒有解開他雙手的束縛——說實話解開他反而會生氣吧。指尖避開繩子和跳蛋,輕輕地在亞瑟的陰莖上滑動撫摸,故意讓他焦躁。『這裡被跳蛋按摩兩小時的話,儘管喝了酒也一定能射出來的吧。不如我就坐在這兒什麼都不做,看著你這話兒因為跳蛋而射出來吧?』

這種焦躁又舒適的快感會無間斷地維持兩小時......還要被看——淫邪的想像讓亞瑟的下腹收縮繃緊著,全身變得更敏感,跨下劇烈顫抖著,鈴口滲出了前列腺液,歡愉的快感藉由跳蛋不斷地攀升。雙腿像是渴求臨幸般大大張開著,腳趾抓著被單,身體泛紅,彷彿已經到達高潮般,亞瑟發生了斷續的呻吟。

但是沒射精。

果然喝了酒之後就比較難射精啊,平時這種程度的語言就足夠他射一次的了。安東尼奧臉無表情地凝視亞瑟不斷扭動腰部的身軀,手掌間中輕撫他的腰部讓他發出更難耐的呻吟。這個人的胃口不是普通的大啊,如果現在不先讓他高潮一次......待會兒會更麻煩。



視線一個倒轉,亞瑟的姿勢從仰臥變成俯臥。安東尼奧的手卡在亞瑟的腰間,把他的腰往上提,另一手則把他的頭往自己的胯間按去。

上身幾近貼在床上,腰臀位置卻高高地上翹著,看上去就像渴求被寵愛的誘人姿勢,這讓亞瑟羞恥的滿臉通紅,但是身體深處卻浮現出無法抗拒的歡愉。如果這個時候停下來的話,他一定會被挑起的慾望折磨的無法做好任何色情以外的事情。

『舔它。』看見亞瑟不解的眼神,安東尼奧把亞瑟的頭更加的往自己的胯間按去。『你的舌頭很靈活不是嗎?把拉鍊推開不就行了嘛。』

臉漲的通紅,亞瑟乖巧地把頭往那兒湊去。他的唇舌都在顫抖著——那個跳蛋仍然在他的陰莖和陰囊之間震動著,但是他開始覺得不滿足了。安東尼奧的手指明明沒有觸碰他的後庭,他肛門的括約肌卻持續地收縮放鬆著。他開始暗自抱怨安東尼奧怎麼不用按著他頭顱的右手玩弄他的後穴,使得他現在焦躁的只想儘快把眼前礙眼的布料扯掉,讓裡面那早已勃起的話兒插入自己飢渴的後方。

齒舌並用地把拉鍊扯下,再把褲子咬下一點讓自己的嘴能更加方便舔弄。安東尼奧的慾望在內褲裡鼓脹著,緊身內褲讓他的慾望線條變得更明顯。亞瑟彷彿被眼前的視覺刺激所誘惑,他沒有立即扯掉安東尼奧的內褲,而是用舌頭隔著內褲舔吮安東尼奧的慾望。

鼻腔充滿了安東尼奧的味道,粗糙的布料刺激著舌葉讓唾液迅速分泌,弄濕了布料。安東尼奧感覺到亞瑟的腰在向下壓,那是他有感覺和渴望被愛撫的表示。不過安東尼奧沒有直接愛撫他的陰莖或是按摩他的後穴,只是摸著那些繩子和跳蛋。『你不直接舔的話,我也不會直接摸的喔。』

『唔...不啊.......』粗糙的繩子輕鬆移動刺激敏感的柱身,亞瑟貪婪地汲取著這些根本不足以滿足他的歡愉感覺,他不斷挺動腰身想藉著安東尼奧的手抽插自身的慾望,但是安東尼奧隨即便把手鬆開。急於想滿足的亞瑟猴急地想扯下安東尼奧的內褲,只是一直不成功——那該死的緊身褲!

不行了...下體漲的很痛,很需要被撫摸......我不玩了,快些讓我射出來啊——

像是徬徨無助的孩子般,亞瑟以渴求而且可憐的眼神凝視著安東尼奧。他祈求般舔著安東尼奧,臉頰在磨蹭他的下體。

楚楚可憐的引人犯罪,安東尼奧只能想到這句話。連亞瑟也能感覺到,安東尼奧的陰莖在緊身褲間變得更繃緊。當安東尼奧的手指開始解開綁著亞瑟的跳蛋時,他期待地翹起臀部好讓安東尼奧能更容易解開繩結,並且用力而細心地愛撫他那累積了不少而又飢渴的慾望。



重新讓亞瑟躺在床上,安東尼奧審視他那硬的筆直的部位。血管有少許突起,但是形狀還算是優美、柱身有點深紅,那是因為忍耐太久而造成的、前端的鈴口無法克制地滲出前列腺液,順著莖體的線條流到陰囊的部分。

感受到安東尼奧灼熱的視線,亞瑟的陰莖輕微彈動著,柱身似乎又漲大了少許。

『唔唔......別看...快些舔我啊......』從他人的視線中獲得快感,這讓亞瑟臉紅的像西紅柿一樣。他挺起腰,把自己的陰莖往安東尼奧的嘴送去,與鈴口親密接觸的唇沾滿了前列腺液。

『別急,晚上還很長呢。』把唇邊的液體舔掉,安東尼奧伸出舌頭貼在亞瑟的陰莖上,以舔冰棒的方式緩慢而大面積地掃過亞瑟的柱身。『現在先試「前菜」吧。』

雖然舔舐的速度十分挑逗,但是亞瑟卻覺得自己終於獲得比較實在的快感——至於比機械式振動的跳蛋好,那東西永遠只能撫慰他的其中一部分。他使勁地弓起腰——別忘了他的雙手仍然被綁著——讓自己的陰莖用力地擦過安東尼奧的舌葉,頂進他的喉頭裡,舌根為了抗拒入侵而捲起,反射性地包裹龜頭並想把整個柱身推出去,強烈的快感從最敏感的地方傳來讓亞瑟軟了腰,陰莖退出來時擦過安東尼奧的唇,亞瑟發出了壓抑的呻吟。

他沒想到亞瑟會弓起腰,因此剛才的行為可是差點兒把他嗆著了。他輕咳了一下把黏住自己喉頭的前列腺液給吐出來以免噎到自己。他伸出舌尖,懲罰性地挑逗舔弄亞瑟的根部,直到亞瑟發生受不住的呻吟時,才重新舔吻這個誘人的玩兒。

亞瑟感到四肢無力,安東尼奧的技巧很好而他亦覺得很舒服,但是就沒辦法直接衝上高潮。大概是因為安東尼奧做得不夠激烈吧?雖然繼續下去他仍然能夠到達高潮,但是在這之前他一定會焦躁至死,而且高潮也不盡興。

亞瑟想伸手自行撫慰、又或是把安東尼奧的頭強行按下去,但是雙手卻沒辦法自由活動——那該死的繩子!沒辦法之下,他只可以羞紅著臉哀求對方用力點。

『用力點做什麼?』安東尼奧裝作不明白地問。

該死的別裝著不知道啊——!!但是亞瑟還是忍著羞恥地說:『用力點舔我那裡......我想射了......唔唔...』

『我有在舔。』用舌頭包裹龜頭然後來回摩擦。

『啊啊......啊啊——去死吧我不忍了!』被射精慾望迫的受不住的亞瑟踢住腿,掙扎著想轉身。『這樣子我寧願強姦被單!』他不是些什麼晚洩的人,二十分鐘都被挑逗著沒能射他一定會發火!



安東尼奧把大腿卡在亞瑟的雙腿之間,輕易而舉地讓亞瑟無法掙扎或是轉身。他在床邊的櫃子裡拿出全新的潤滑劑,開封然後從半空中擠壓它,故意讓冰涼而且半液體狀的潤滑劑落在亞瑟的下體上,潤滑液順著柱身和陰囊流到股溝處。冰涼的刺激讓亞瑟驚喘了一聲,火熱的慾望甚至因此而被壓抑了一些。

『既然不想忍了就直接去下一步吧。』別以為忍的辛苦的只有亞瑟,下體一直沒能好好地被撫慰的安東尼奧可是忍的更痛苦,所以他有點急躁地按壓亞瑟的括約肌,讓潤滑劑能均勻地塗滿那兒。亞瑟的肛門敏感地收縮開合著,但是安東尼奧並沒有理會,他的其中一只指尖近乎粗暴地撬開括約肌,伸進柔軟的腸道裡,然後熟練地用適當的力度按住前列腺。

後庭遭到入侵的痛不久就被強烈的快感所掩蓋,暖熱的感覺伴隨著射精慾望從被按壓的地方湧至硬挺的部位。亞瑟忍不住呻吟出聲並且扭動著腰部,想那兒被多按壓幾下。那種並非受到外界刺激而是從身體內部湧出來的快感和衝擊是多麼的美妙,猶如罌粟一樣既甜美又容易讓人上癮。

『知道嗎?每次你想射的時候,這裡都會微微鼓起的喔?』安東尼奧像是想量度重量般用掌心捧住亞瑟的陰囊,他輕輕撥弄和逗玩手中的玩意,故意讓亞瑟感到被戲弄的羞恥,同時深埋在他體內的指尖微微曲起,隔著腸壁壓住前列腺。

在羞恥的同時感受到快感,他應該很喜歡吧?

前列腺被按壓讓射精感迅速湧現,難耐的感覺讓亞瑟想伸手撫慰自己的下體,這才想起自己的雙手已經被綁住了。他發出撒嬌般的呻吟,並且催促地用雙腿環抱安東尼奧的腰部。

安東尼奧爽快地回應亞瑟無聲的請求,他繼續按摩亞瑟的前列腺,另一手則在亞瑟的陰莖上迅速滑動套弄著,他伸出指尖在他敏感的鈴口和冠狀溝上騷刮著,彷彿痕處被搔癢的快感讓亞瑟的腰整個軟下來,嘴裡無法控制地發出呻吟。

快感不斷在身體的內部堆積著,鈴口被騷刮讓射精慾望無間斷地纏繞著亞瑟,直到射精感到達臨界點——又或是亞瑟再也忍不住,一股黏濕的熱情終於從身體的內部被擠壓出來——

精液被尿道擠壓射出,強烈的快感在大腦中爆發開來,亞瑟的身體繃緊而且持續顫抖著,用力地把體內殘餘的精液陸續排出。這個姿勢維持了十多秒之後,亞瑟全身都癱軟了。他依戀著剛才得到的巨大快感,儘管剛才安東尼奧故意把他的陰莖對著自己,讓亞瑟的臉沾上不少屬於自己的精液,亞瑟都沒有怪責他,甚至沒抹去臉上的黏液。因為得到了暫時的滿足,所以亞瑟柔順地放任安東尼奧舔吻他的臉頰。






安東尼奧吻上亞瑟的唇,舌葉磨擦著唇瓣,當亞瑟張開嘴吸吮並伸出舌頭的時候,安東尼奧便靈巧地讓自己的舌滑進對方口腔裡並與之糾纏。舌尖輕輕舔吻上面的口腔內壁,那是亞瑟的敏感帶之一,只要被舔弄身體就會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唔...唔...』接吻讓亞瑟沒辦法發出呻吟聲,他只能用短促的氣音表示自己的興奮。他與安東尼奧的舌葉互相磨擦,亞瑟從安東尼奧的舌上嚐到苦澀的味道——那是他剛才射出的精液。口腔裡充滿了自己精液的味道讓亞瑟的陰莖興奮地勃起,抵住安東尼奧的腹部,亞瑟下意識地扭腰,讓自己的性器前端輕輕磨蹭對方。




有時會疑惑自己為何會與對方擁抱。

是因為憐憫對方?還是嫉妒對方的日/不/落/帝/國名號?

想從這種行為獲得『對方』。




輕輕壓下亞瑟柔軟的腰部,那充滿情慾而且濕潤的眼眸與安東尼奧的眼睛對上,綠色在彼此的瞳孔中反映著,明明是自己同樣擁有的綠,但是在自己的眼中對方的綠卻是如此的誘人。

慾望硬的生痛,但是安東尼奧仍然壓下想立即佔有亞瑟的衝動——忍耐後得到的果實會是最甜美的,安東尼奧相信這一點。他只是把臀部壓著亞瑟,隔著一層布料,兩人的性器官在互相摩擦著。

『唔啊...好舒服......』緊身褲不平滑的布料與陰莖以及陰囊互相摩擦,帶來了新鮮的快感,亞瑟把腿環抱著安東尼奧腰,藉著雙腿扭腰讓兩人的下體互相摩擦。曾經高潮了一次的身體變得更敏感,安東尼奧的腰感受到亞瑟的腿在顫抖著......不,也許是兩人的身體都難耐的不由自主地抖動著。

安東尼奧努力地擠壓著,他的手急躁地在旁邊的抽屜翻找著,沒記錯應該是放在這兒的——喔,找到了,煉奶。

『也許我可以讓你變得更加甜美,親愛的亞瑟。』下體仍然緊密地擠壓在一起,安東尼奧打開煉奶並且倒在亞瑟的胸口上,香濃的牛奶味道立即充斥在房間裡。他把煉奶均勻地塗在亞瑟的胸部和腰上。

『黏死了,你這白痴......啊......』安東尼奧吸吮他的乳頭,一直沒有被撫慰的果實在得到舔吻的時候迅速地變的堅挺而且鮮紅欲滴,若有若無的快感從被舔咬的地方傳出,想抓卻抓不住、像是搔癢卻只是變得更癢的焦躁感覺讓亞瑟既愛又恨。他想讓安東尼奧更加粗暴地啃咬他,但是雙手打算活動時又一次想起自己的手已經被束縛。想挺起胸膛,但是這樣子兩人的下體就沒辦法好好地互相推擠摩擦了。亞瑟用力地扭動身體,想擺脫這種癢進心裡的焦躁感。

非常了解亞瑟的安東尼奧立即順應了亞瑟的渴望,除了舔吻和吸吮之外,還斟酌力道地啃咬口中既柔軟又富有彈性的果實。亞瑟發出了享受和帶點滿足的呻吟,但是相信不久後他那淫蕩而且胃口滿大的身體會讓他再次不滿現狀地飢渴起來。

混合著亞瑟味道的煉奶像是催情劑般刺激著安東尼奧的嗅覺和味覺,他的舌葉用力地磨擦著亞瑟,想從乳頭那邊舔吮到更多的『催情劑』。堅挺而富有彈性的乳頭與舌葉互相摩擦,安東尼奧覺得自己彷彿被對方挑逗,對啊,是被挑逗,被這顆小突起。

但是亞瑟卻不好受,他知道自己的乳頭一定變得又紅又腫,而且沒幾日都不可能消腫,他甚至想像到明日穿上衣服時那兒會被擦的多難受。比起這個,亞瑟覺得自己另一邊乳頭被冷落了才是眼前最重要的問題,又不是小孩子想吸吮母乳,老是咬著一邊不放是怎樣!

正當亞瑟的耐性要達到極限之時,安東尼奧終於鬆開嘴巴,改舔吻吸吮亞瑟另一邊的乳頭。他的手伸下去,手指沒有像先前般的撬開括約肌,而是在菊門前按壓摩擦著,間中中指指頭會輕輕的淺插進去,但總會在被吸到更深入濕熱的地方之前重新拔出來。亞瑟發出一種不知道是享受還是難耐的呻吟,他的股間緊繃著,彷彿是在抗議安東尼奧這種要插不插的挑逗行為,但是每當安東尼奧的手指輕扣著那微凹的入口時,他又會不禁地放鬆穴口希望那輕扣著自己的手指能一舉插進自己的體內。

突然眼前的景物迅速轉換,亞瑟反應過來才知道自己的體位又從仰臥變成俯臥。他那勃起的陰莖擦過用柔滑布料造成的床單,有別於與緊身褲摩擦的快感讓亞瑟不禁想俯下腰多感受一下。當亞瑟正想俯下腰的時候,安東尼奧那一直挑逗他後面的手指突然直插進去,突如其來的異物感讓亞瑟的身體大幅度地顫抖了一下,後穴下意識地收縮絞緊體內不屬於自己的手指。

安東尼奧拉過被子蓋在亞瑟的性器上,柔順軟滑的觸感讓亞瑟的陰莖敏感地彈動了一下,『記得你有說過「強姦被單」這個詞,堂堂大/英/帝/國飢渴地扭動著腰,淫蕩而努力地把自己的性器往被單裡塞的畫面,我真的很想看呢。』說完往亞瑟的耳邊吹了一口氣,插在亞瑟體內的手指明顯地感受到腸壁的輕微抽搐,括約肌收縮的力度彷彿就是想把手指直接絞斷。

『你...你發夢!』亞瑟滿臉通紅,強烈的羞恥感甚至讓他背部的皮膚浮現出淡淡的粉紅色。

安東尼奧不在意地聳肩,他總會有方法讓亞瑟照他的說話做。他緩慢地左右來回拖動被單,輕易的就讓亞瑟發出難耐的呻吟。沒多久亞瑟就因為不滿意這種摩擦的速度而自己自行扭動腰身,一下又一下的把自己火熱的慾望送進去,往那個床單。安東尼奧的手指順著亞瑟的動作抽送著,他一邊增加手指的數量一邊欣賞大/英/帝/國那充滿享受慾望快感的臉孔。他脫下了自己的緊身褲,把它丟到床下去。

現在還是夏天入秋的季節,所以那張被單是由非常輕身而柔順的絲綢做的,裡面放了少許棉花,蓋在身上時會溫暖而不悶熱。不過這些優點對現在的亞瑟而言可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由於被單重量不夠的關係,所以無論亞瑟怎樣努力抽送腰部,那張被單都只能給他輕柔的安撫,但是他想要的並不是這種東西。也許他把整個身體壓進床上,讓陰莖夾在自己的腰部和床之間互相摩擦,能獲得的快感會比現在還多,但是安東尼奧把手卡在他的腰上,讓他無法完全把腰往下壓。另外就是,他覺得手指已經不能滿足他那不斷收縮的後穴了。

『手...嗄啊...手......』亞瑟被綑綁著的手扭動著,腰身插送的動作仍然持續著。『解開......手......不夠了...』前面和後面都能感受到快感,但是離達到足以高潮的頂點則遠遠不足夠。他發出一種讓聽見的人都會癢到心窩裡去的呻吟,挑撥著安東尼奧那可以說是沒有的理智。

安東尼奧把手拔出來,把自己的性器對準亞瑟。『放鬆點,不然會進不去。』前戲做了很久,對後穴的準備功夫也充足,因此前端尚算輕鬆的插了進去。亞瑟在感受到陰莖前端進入時就故意報復性地用力收縮肛門的肌肉,在聽見安東尼奧的低吼聲時,他得意地覺得自己某方面上贏了安東尼奧一次。只是當安東尼奧的手握著他的陰莖上下捋動並且按壓陰莖上特別有感覺的地方時,亞瑟就只能全身軟倒的放任異物繼續往自己的體內推進。

腸壁柔順地接納了安東尼奧,與那怒漲的性器緊密地貼合著。亞瑟輕輕的晃動腰肢,當體內粗大的性器因為身體向前挺而被稍微抽出時,那種類似排泄卻又有些不同的快感衝擊著亞瑟的神經,然而被填滿的快樂亦讓人欲罷不能。括約肌配合抽送的動作,在完全插入時緊緊咬含安東尼奧的陰莖,抽出時則稍微放鬆使其能夠更容易地抽出並進行下一次的插入。前方的陰莖也藉著安東尼奧的手,隨著腰部的挺動而在他熾熱的掌心裡抽送著。

安東尼奧只是用左手扶著亞瑟的腰,減輕這種動作對亞瑟的腰部所造成的壓力。為了追求更強烈甜美的快感,亞瑟腰部的晃動速度和力度越加提升。安東尼奧伸出食指,讓亞瑟每次挺腰時,敏感的鈴口都能擦過食指,引起亞瑟滿足的喘息同時也能挑逗他的射精慾望加快亞瑟射精的速度。

亞瑟已經不知道自己挺腰的動作是為了讓後庭被充滿還是想滿足前方性器那想插入某東西的慾望。鈴口被指尖擦過、前列腺遭到體內巨物的擠壓,這一切的快感都誠實地傳送到大腦再傳遞至四肢百骸,最後再度集中在跨下的一點上。當射精感將要到達臨界點之際,安東尼奧奪回主導權,他的左手從扶著亞瑟改為抓著亞瑟的腰,他用比亞瑟更快的速度迅速抽插,每次抽送都會故意擦過亞瑟的前列腺誘發他更大的喘息和收縮,緊緻的腸壁包覆著男根的感覺是如此的美好。柔軟的陰囊在插入的時候拍打在亞瑟的鼠蹊部之上,在雙方都因為性事而變得敏感的情況下,這種觸碰也能成為快感。

『啊啊嗯啊、不行了......要出......嗄——』亞瑟的陰莖彈動著,在安東尼奧仍然騷刮著他鈴口的狀態下把精液噴發出來。亞瑟全身緊繃著,他感覺到自己的尿道在強烈痙攣,努力的想把濃稠的精液噴射的更遠。安東尼奧把他的身體扶起來,使亞瑟的腰能夠漂亮地弓起來,安東尼奧的右手扳開亞瑟的臀瓣,讓自己在這個體位的情況下仍能順利抽插,但是失去了右手握住的莖體則隨著安東尼奧挺動而胡亂甩動,精液仍然斷續地從鈴口噴射而出,有些濺到牆壁上,也有部分濺到自己的身體上。

亞瑟發出了摻雜了痛苦和歡愉的氣音,在享受著射精快樂的同時,他的腸道亦不住地痙攣。在這個情況之下仍未到達高潮的安東尼奧依然用力地往內衝刺,腸壁緊絞著陰莖,彷彿有吸力般把他的男根吸吮到更深入柔軟的部分,舒服的讓安東尼奧不住地往更深處撞去,每次的抽出,失去了腸壁包裹的部分都會難受起來,從而使下一次的插入變得更加的用力。亞瑟那已經射精完畢的陰莖無力地晃動,但是高潮的餘韻讓他的腸壁微弱地抽搐著,在安東尼奧每次插入的同時都不自主地緊縮一下。

安東尼奧一邊伸手挑逗撫摸亞瑟那軟嫩柔滑的陰囊想讓他再次勃起,一邊加速挺動腰部。當炫目的白光襲來的時候,安東尼奧緊抱著亞瑟達到了高潮。他的性器在腸壁緊密的包裹下歡愉地跳動著,鈴口一張一合的把灼熱的精液往深處送去,精液富有力度地射在敏感的腸壁上,讓括約肌下意識地收縮著,為高潮中的安東尼奧帶來更深層的歡愉。當把最後一滴的精液都噴射到裡面去後,安東尼奧呼了一口氣,他緩緩的抽插著自己那未完全軟掉的陰莖,享受高潮後殘留的快感,同時也是挑逗亞瑟下一次的勃起。這時他才記起自己沒有戴上保險套,也許明日亞瑟會罵他,不過在現時這並不重要。





『慢、慢著...安東尼奧......停一下......』亞瑟那對與他稚氣的臉成對比的粗壯眉毛皺了起來,他扭動著腰部難耐地說:『我想上廁所......』之前灌進肚子裡的酒轉變成大量急需排出體外的尿液。剛才在做愛的時候,膀胱需要解放的壓迫感也能變成歡愉的快感,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亞瑟能肯定如果不先把體內多餘的水份排出體外就與安東尼奧大戰第三回合的話,他絕對會在第三次射精的同時把尿液也噴出來,這樣的話就實在是太丟臉了!

『不行,因為我又硬起來了。』安東尼奧搖一搖腰部,讓亞瑟感受到他那半勃起的男根。他伸手揉捏亞瑟那半軟的莖體,感覺到自己的性器快要再度勃起的亞瑟扭著腰想掙脫安東尼奧的手,但完全徒勞無功,亞瑟這種與其說是拒絕不如說是迎合的動作,反而讓深埋在自己體內的兇器變得更加鼓脹、堅硬。遭到擴張的腸道食髓知味地蠕動著,吸吮著安東尼奧的陰莖。『可、可惡......』未被完全滿足的慾望再度被挑起,跨下的陰莖變得硬挺,儘管現在上廁所,亞瑟也知道自己除了精液和前列腺液之外就什麼都出不來。

安東尼奧把綁著亞瑟雙手的繩子解開,讓他可以用手支撐自己的身體。亞瑟疑惑地看著他,安東尼奧並沒有理會亞瑟的眼神,他只是從櫃子裡翻出一個情趣玩具,在亞瑟摻雜著期待和慾望的眼神之下把情趣玩具套上亞瑟的性器上並打開了開關——那是一個人造陰道,深受男性歡迎的情趣用品。

『好棒...』亞瑟無法否認,比起跳蛋他更喜歡這東西。軟塑料完全包裹著他的陰莖並且持續地震動著,他不禁地用右手握著情趣玩具並且努力往自己的性器那邊塞下去。知道亞瑟對這個玩具感到很滿意的安東尼奧開始挺動腰部,在亞瑟興奮地喘息時吻著他的唇,舌與舌之間互相糾纏,接吻時的甜蜜感讓亞瑟雙手環住安東尼奧的脖子。有時為了換氣,他們的雙唇會稍微分開,但不久後又會進行下一輪的吻。他們享受也喜歡這種行為,這能讓他們忘卻昔日的事情和彼此的身份。

當亞瑟的腸壁持續地緊縮時,明白他即將到達高潮的安東尼奧把那礙事的情趣玩具給拔出來丟到床下,在亞瑟發出不滿的聲音之前改用手揉捏他的陰莖,安東尼奧喜歡看著亞瑟把精液射到滿處都是的樣子。他重施故技地騷刮亞瑟敏感的鈴口、冠狀溝和根部,但是亞瑟的反應比剛才還要激烈。『安、安東尼奧......我快要...要出來了......嗚啊、好漲好舒服,想要出來了......!』腸道被安東尼奧填滿使膀胱受壓,舒服和難耐的感受混在一起。亞瑟狂亂地抓著被單,強烈的排泄和射精慾望混在一起讓他幾乎要發瘋,快感把他的腦袋搞成一團漿糊,現在的他只是想射出來,但是想要把什麼給射出來他已經搞不清楚了。

因為想看亞瑟射精時的樣子,所以安東尼奧把他抱了起來。亞瑟的鈴口不住地冒出前列腺液,安東尼東一次又一次地用指尖把前列腺液給刮走,沒多久之後亞瑟就尖叫著在他的手中射了出來,他的性器有力地彈動著,由於是第三次射精的關係,因此精液比較稀薄,但是量仍然與第一次射精時一樣的多。亞瑟的肛門仍然吞吐著安東尼奧的陽具,前列腺受到擠壓延長了亞瑟的高潮,儘管最後一滴精液已經被尿道所擠出,亞瑟仍然全身繃緊地顫抖著,快感纏繞著他,然而另一種東西也即將要從體內噴射而出。

亞瑟的喉頭發出了咕嚕的聲音,安東尼奧就著插入的姿勢三步併為兩步的把亞瑟抱進房間裡附設的沐浴間,進去之後就把亞瑟按倒在地上繼續抽插。明明是想解放,只是每當安東尼奧深深插入時,卻又不自覺地收緊臀部導致無法排解。但是這種情況沒有維持很久,在一陣激烈的抽插後,安東尼奧舒緩了活動的節奏改為輕輕地律動,他抱起亞瑟並握著他的陰莖輕力按摩。

『嗯...哈、要出來了......』已經顧不上面子的問題,亞瑟的身體收縮了幾下之後,淡黃的液體終於緩緩排出。安東尼奧惡意地用力按了亞瑟的腎臟位置,亞瑟在尖叫的同時也全身緊繃,尿液排解的速度加劇了不少。『唔唔...好多、嗯啊......出來了.....舒服、啊啊......』亞瑟第一次覺得排尿這種行為是如此的充滿著快感,體內的壓力一次過的排解而出是多麼的快樂。亞瑟看著自己性器上那不斷噴出非精液非前列腺液的鈴口,強烈的羞恥感、彷彿是在射精的性幻想和解放感混合成一種扭曲的快樂衝擊著亞瑟的大腦。亞瑟顫抖著,明明射出的不是精液,他卻有一種達到極致高潮的感覺。

一分鐘之後,安東尼奧拿著蓮蓬頭把那些尿液給沖走,然後才重新壓倒亞瑟繼續抽插。亞瑟的腸道收緊著,他沒有再度勃起但是嘴裡發出了享受的喘息聲,長年累月的性愛行為讓他熟悉如何在這種行為中獲得快感——或者是,他已經習慣了從這種方式中得到快樂。以達到高潮為目標,安東尼奧一次又一次的插入亞瑟,讓人焦躁的快感從下體傳來,然而身體在叫囂著這種程度的才不足夠。

亞瑟的身體敏感地顫抖著,每當安東尼奧撞擊他體內柔軟的深處時,都會引發內部輕微的抽搐。他淫蕩地扭動著自己白晢的身軀催促安東尼奧的身體,而他並沒有失望。龜頭傳來一陣強烈的射精感,安東尼奧緊緊抓著亞瑟的盤骨位置瘋狂抽插數十次後,濃濁的白液終於從體內釋放出來。粘熱的精液斷續地噴射到亞瑟的體內,讓他發出舒服的嘆息。也許事後處理會很麻煩,但現在誰會在意這種事。

安東尼奧喘著氣把已經疲軟的下體從亞瑟體內拔出來,因為充血而帶著紅色的入口在拔出的同時流出濁白的液體,形成下流而情色的畫面。他抱起軟倒在地上的亞瑟並親吻他,亞瑟柔順地接受了這個代表著溫存的吻。亞瑟的眼睛半閉著,過量而激烈的歡愛消耗了他大量的體力,性興奮過後疲倦的感覺隨即湧上來,他感覺到安東尼奧把手指伸進他的體內,把殘留的精液給挖出來,然後再開啟蓮蓬頭幫自己淋浴,溫水沖刷身體的感覺讓亞瑟完全地放鬆下來。時間彷彿過的很慢,亞瑟呼了口氣,撒嬌似的把頭埋在安東尼奧的肩膀裡磨蹭了幾下,然後閉上眼陷入深層的睡眠,他記得自己有對安東尼奧說晚安,不過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見。







唰——

陽光爭先恐後地從被打開的窗簾照射進來,外頭的小鳥在高唱著不知名的歌曲,空氣裡瀰漫著熟悉的紅茶香氣。

『早安。』發現安東尼奧已經醒過來的亞瑟說:『早點已經送過來了,我剛泡好了一壺阿薩姆,快些去梳洗吧。』說完隨即坐下來,沒有等待安東尼奧就先自行用餐了。反正這裡只有他們兩個,禮數什麼的不需要太注重。

安東尼奧『喔』了一聲後便掀開被子下床,昨晚他與亞瑟洗澡完畢後,沒有換上衣服就直接倒在床上睡著了(亞瑟在洗澡中途就已經睡著了)。他自然地以全裸的姿態走往沐浴間,反倒是穿著整齊的亞瑟不好意思地別開臉,雙頰上盡是害羞的嫣紅。昨晚的性愛讓他覺得很滿意,安東尼奧總是能夠滿足他的性癖好,現在的他甚至想著,難得雙方都有一星期的假期,不如今晚再來一次......?

『亞瑟!你把肥皂放哪裡去了?』安東尼奧的聲音把亞瑟從思緒中拉回來,大白天的竟然在想著這種事,他搖搖頭站起來,往沐浴間走去。『不就是放在架子上嗎?』他站在門前喊道。

沐浴間裡響著唦唦的水聲,但是安東尼奧的聲音還是能清楚地傳出來。『沒有,不在架子上啊?會不會是你弄丟啦?你進來看看,才沒有在架子上!』

『才不會弄丟呢!我今早還見它好好的躺在肥皂架上...哇——!!』打開門的一瞬間,亞瑟就被安東尼奧拉了進去,蓮蓬頭讓他全身都被噴的濕透,安東尼奧則幸災樂禍地大笑著,誰叫這個人從醒來就在裝紳士,害他渾身不自在的。

『安.東.尼.奧!這個惡作劇一點都不好玩!!』亞瑟氣炸了,這套衣服穿了才沒一小時呢!

他生氣的想離開沐浴間,但又被安東尼奧拉了回去。一個不留神之下就被安東尼奧緊緊地抱個滿懷,想吐出髒話的嘴被堵住,彼此交換了一個甜蜜的發膩的吻。

安東尼奧的手隔著褲子放在亞瑟的胯下揉捏挑逗著,不用多久亞瑟的慾望就被挑起來,在濕透布料的緊密包裹之下,明顯地展示出已經勃起的慾望線條,而安東尼奧的下體早就變的硬挺。

『再做一次?』包含著情慾和魅惑的低沉聲線在亞瑟的耳邊迴響著,亞瑟的身體輕微地顫抖著,腦中的理智被沖散,他很快就回應了安東尼奧的邀請。

茶壺裡的阿薩姆會涼掉吧。

不要緊,他們還有很多時間做不同的事,之後再重新泡一壺給他吧。




END






作者的話(與文章一樣滿嘴工口...):


我們一起大喊三聲『這不是真的的的~~~』\^q^/

一直以來很疑惑,排尿和射精的出口一樣,做的時候會不會不小心就這樣子把不該噴出來的東西給『嗶』出來啊?
光明正大地去圖書館借性教育書,總算是解答了疑惑,原來兩件事是沒辦法同時做的

精神被虐愛好.......『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完全沒有仔細查過這種愛好的特徵,一切一切都只是我想寫焦灼play 道具play 失Oplay的藉口!!^q^

然後就是情趣玩具...『也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被打飛XD
大概十一歲、十二歲時,小電被色情廣告病毒入侵,沒十分鐘就送我一個色情廣告視窗,文章裡的東西都是看那邊看回來的(不要自爆XD
但是使用方法什麼的完全是謎,別以為我真的會上網查玩具要怎樣用啦,這些自己領悟去!

接著就是斷掉的清晨H
我絕對是故意不寫清晨H的,7大play都寫了,沒梗啦^q^
而且再寫就會沒完沒了的......XD

失Oplay真的太難寫了
所以灌Oplay應該一樣難......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