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越矩者-第14章(前半)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未寫完,這章只有一半。更新整章時可能會有些細節被修改?


聽說人的自殺動機是來自於衝動。

亞瑟茫然地看著下方,三層公寓的樓頂不算太高,這讓坐在樓頂牆壁上的他覺得自己跳下去大概也死不了。也許要腦袋著地才會死?他要用游泳選手跳進泳池的姿勢來跳樓嗎?亞瑟覺得有點好笑,但現在的他連苦笑也擠不出來。

他坐在這裡多久了?為什麼要一直坐著呢?

亞瑟認為自己已經有自殺的覺悟,他清楚地了解自殺等同於殺害自己,也明白死亡等同於墜落至地獄。教徒們的天堂早已與他無緣,他甚至聽不見讓他獲得救贖的聲音,而他的罪孽直到死後也不會被寬恕,因為他從來都沒有試圖向誰告解。

只是他缺乏跳下去的衝動。亞瑟的雙腿痠軟無力,然而雙手卻緊緊抓住牆壁,吃力地幫助身體保持平衡。但是亞瑟沒有發現,他只是渾噩地想著自己坐多久了,放任自己的大腦把回憶和妄想混在一起。

直到阿爾弗雷德出現在他的眼前,他也沒辦法很好地與對方進行談話。亞瑟想不起他上一句向阿爾弗雷德說了什麼,而阿爾弗雷德又回了什麼,只是他無力的雙腿突然有了力氣,讓他能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往後倒去後的記憶更是模糊一片,在短暫的時間裡,亞瑟看見的不是飛快閃過眼前的景色,而是決定殺死自己後的那一段記憶。





鏡箱壞了的事情不能讓阿爾弗雷德發現。

亞瑟悄悄地購買了同樣的鏡箱,為了不留下證據,他用現金付款,還把發票和保養書撕碎丟到外面的垃圾桶裡。把鏡箱裝好後,他破天荒地打越洋電話給仍在英國居住的芙蘭索娃絲(雖然接電話的人是法蘭西斯),告知她他已經適應美國的生活,也交了男朋友。芙蘭對亞瑟的新男友很感興趣,從對方的年齡直到髮色都要問個一清二楚,最後亞瑟受不住女人的好奇心,乾脆地說想知道就自己買機票過來看阿爾吧。

『你的男朋友是美國人,對吧?』

『對、對。父母也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

『太好了,我想見識純正美國人的裸體很久了。你知道的,法蘭毛髮濃密,英國人的裸體我見過很多,但美國人還沒見過。』

『妳不用看了,他才沒有毛。』

『下面也沒有?』

『芙蘭!』

『哈哈哈!只是一個玩笑,別在意,亞瑟。』芙蘭爽朗的聲音從耳筒傳來。『我之後會抽空過來一趟,乖乖地待在家裡迎接我,知道嗎?』

『妳真的能抽出時間來再說吧。』亞瑟敷衍地回答。他又繼續與芙蘭聊了一些近日發生的事情,好一會兒後才掛上電話。

亞瑟走到窗前,晚上的街道已經空無一人,只剩下路燈的光芒。到了明日就是原本預定回來的日子,阿爾弗雷德會陪伴他一整天,那應該是很快樂的事情才對,但是亞瑟卻毫無因由地無法抱持期待的心情。如果明日看見阿爾弗雷德,他應該要做什麼呢?亞瑟覺得自己忘記了平常與阿爾弗雷德相處的方式,他甚至鑽牛角尖地想「亞瑟.柯克蘭」到底是個怎樣的男人。

他看起來很遵從社會的規則,但事實上他擁有過一段很長的叛逆期。
他看起來很含蓄內斂,但事實是他與阿爾弗雷德一樣喜歡新的嘗試。
他看起來就像個工作狂,但事實卻是他為了逃避寂寞的表現。

從偽裝成異性戀的那一刻開始,真正的「亞瑟.柯克蘭」也許就已經不再存在。現在的亞瑟就像一隻變色龍,為了得到社會認同而不停變化著,只是為了掩飾最初的自己。當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亞瑟開始感到害怕。他不知道阿爾弗雷德愛上怎樣的亞瑟,而自己又應該如何去維持阿爾弗雷德心中「亞瑟」的面貌。

說謊的人會得到惡果。亞瑟厭惡充滿謊言的自己,罪惡感把他的喉頭塞得滿滿的,並且抽空他四肢的力氣,讓他只能回去房間裡的床上躺著。他不喜歡自己像個女人般多愁善感、矛盾又悲觀,他亦不希望見到會嫉妒他人幸福的自己。然而現實是只要亞瑟.柯克蘭還存在著,謊言、犯罪和痛苦便會持續下去。

指尖感覺到顫動,一會兒後亞瑟才反應過來,他抬起視線看著眼前正在閃爍震動的手機,過了幾秒的時間才把手機拿起來接聽。手機傳來阿爾弗雷德的聲音,他的戀人的聲音。

『亞瑟?你還沒睡嗎?』

『如果我睡著了,你現在應該聽見我破口大罵才對。』雖然心臟在緊張地跳動,但出乎意料地,亞瑟能夠自然地與阿爾弗雷德對話。

『抱歉。但誰叫亞瑟完全沒有找我,我只好無視你的意願主動打電話給你。』

亞瑟感到自己心臟比剛才還要更用力地跳動著,僅僅是因為阿爾弗雷德主動尋找他。越是認知到這份感情的重量,亞瑟便越是幸福得喘不過氣來。他渴望把自己的不安傳遞給這個人,但是又不敢。因為比起自己的不安,亞瑟更加希望能夠得到阿爾弗雷德的愛,所以儘管迷失自我、必須維持謊言、繼續偽裝「亞瑟.柯克蘭」的形象,亞瑟都願意去做。那是唯一一件他能夠做的事。

『我是為了避免你擅自過來機場接機,才故意不找你的。別浪費別人的一留苦心,笨蛋!』

電話的另一邊馬上傳來充滿怨氣的叫聲。『我知道了,我會乖乖去上課的。』阿爾弗雷德不情願地妥協了。『至少讓我成為你回來後第一個見到的人!亞瑟你要小心些,別被我爸媽或者我朋友碰見了!』

『那種事哪有可能啊。光是去你的學校找你,就會碰見你的同學了。』亞瑟不禁露出微笑,繼續說:『既然不想讓我被別人看見,那麼我直接回家,你下課後來我家找我好了。』

『亞瑟……我能把這話當成是邀請我嗎?』阿爾弗雷德小心翼翼地問。亞瑟隱約覺得另一邊傳來了吞嚥的聲音。

『你覺得不方便的話,不用過來也沒關係。』

『不,我下課後會馬上過來!』

亞瑟低聲笑著,他看著矮櫃上的時鐘,時間已經不早。當他打算向阿爾弗雷德說晚安之際,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出發前一日你說有事情要與我說,現在可以告訴我嗎?』

『噢...那不是太重要的事情,我覺得見面後再說也不晚。』阿爾弗雷德婉轉地拒絕了亞瑟,為了避免對方追問下去,他趕緊丟出一個問題:『我記得亞瑟出發前也說了要告訴我一件事,對吧?』

『你希望我現在就告訴你嗎?』

雖然亞瑟認為與阿爾弗雷德見面後,才告訴他這個消息會比較好,但是如果阿爾弗雷德想要馬上就知道,亞瑟也覺得沒所謂。除此之外,亞瑟也想要知道阿爾弗雷德對於他有假期一事抱持著怎樣的感想。亞瑟認為阿爾弗雷德應該會感到高興,然而仔細一想,他又覺得事情未必如他所願。

『那當然最好。』

『我從明日開始會連續休假兩星期。』

『什麼?』阿爾弗雷德似乎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好好理解休假的意思。『是有什麼事情嗎?』

『想與你一起渡過這個假期,應該也算是事情吧?』亞瑟突然感到緊張。『已經很晚了,我要準備睡覺。沒有別的事我們就明日見吧。』

『噢……亞瑟,我……』

『嗯?』

阿爾弗雷德吞吞吐吐的,最後終於成功擠出一句話來。『你讓我睡不著覺了。』

亞瑟忍不住愉快地大笑起來,剛才壓在胸口的緊張感一掃而空。



最後,阿爾弗雷德當然有睡覺。他準時地出席每一堂課,但是他的大腦幾乎都處於放空的狀態,桌子上的筆記幾乎空白一片,只有幾個像是為了敷衍而寫上去的單字。

『嘿,阿爾。既然這麼想念你的情人,怎麼不乾脆翹課去找他?』看不下去的艾倫忍不住揶揄阿爾弗雷德。

『我的課程表被他摸個透徹。』

『啊?什麼意思?』

『我要是翹課的話,他會不高興。』

要不是還在上課,艾倫就要哈哈大笑了。看班中那個帥氣的陽光大男孩現在變成什麼樣了,竟然變得像個女孩子一樣,學會去考慮男友的感受了!



14.5章TBC




後記:

請大家不要再相信我的鬼話
說什麼不會年更,結果事隔九個月,我更新卻只噴一半
唯獨可以相信的,就只有我不會棄坑於不顧這一點了

自從上班後時間就過得飛快啊
星期一過完,星期二來了,星期二來了星期三也不遠嘛,星期三的兩日後不就是星期五嗎?然後一週就過去了(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ry)

希望我能夠把自己想表達的事情好好地寫出來
下次更新可能是8月,但還是請大家不要相信我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