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米英]於夢魘中尋求理想鄉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 隨心寫的短篇,靈感來自Never.end.ing Night.mare (標點符號避搜尋)
※ 會不會有後續是視乎心情
※ 兩人活著卻不算HE的結局

尚未睜開雙眼,便知道周遭一片漆黑。

——首先湧過來的是窒息感。

亞瑟的雙眼倏地睜大,明明伸手不見五指,他卻覺得自己在海水之中。他痛苦地揮動四肢,耳朵只聽見像是小貓被捏著脖子的嘶嘶聲,氣泡從他的嘴裡溢出,然而海水卻沒有填滿他的肺泡。亞瑟拚命地掙扎,滿腦子只有逃離這個地方,他害怕死亡,他想要回到地面。

經過一番努力,亞瑟的腦袋終於冒出水面,成功脫困讓他全身脫力,他任由冰冷的海水將他沖到岸邊。亞瑟迷茫地看著顏色鮮艷的海水,疑惑著海水的顏色是血紅色的嗎?他抬頭望向天空,不知道為什麼,他無論如何都看不出天空的顏色,就像有些東西擋住了,以致他沒辦法好好看著天空。

突然有東西擦過腳邊,亞瑟往左邊望去,看見一個斷臂被血紅色海水沖上岸。那個手臂的切斷位一直溢出鮮血,多得把海水完全染紅,恐懼感抓住了亞瑟,他看得出那個手臂屬於阿爾弗雷德,有人斬斷他的手臂,然後丟到海裡。那麼、他的人呢?

亞瑟感到自己在發抖,他顫抖得像個剛出生的小鹿,吃力地想用四肢撐起自己的身體,拚命地想要學會用四肢爬行。血紅的海水——黏稠的血液像是融化的芝士般黏著他,亞瑟得抓住沙子才能向前爬行。

他必須去找阿爾弗雷德。

越過了像是泥濘般的沙灘,走到森林的內部,亞瑟漫無目的地向前走,每一顆樹都長得差不多,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裡面繞圈子。

「你這死同性戀!給我去死!」

森林的某一處突然傳來咒罵聲,然後是棍子敲在人身上的毆打聲。

亞瑟嚇得整個身子都彈起來,他朝著某個方向跑去,大叫著停手。隨著毆打的聲音越來越響,亞瑟的叫聲也漸趨崩潰。如果剛才恐懼感只是抓住他的雙臂,那麼現在則是被抓住心臟。拜託,讓他趕上吧。拜託,讓他趕上吧。拜託——

在一個大空地上,兇手已經逃之夭夭,連兇器也帶走了。被留在那裡的,只有一些零碎的肉塊。

亞瑟覺得自己的心臟與腦袋要一併爆炸了。他渾身發抖,向前踏出一步便摔在地上,亞瑟知道自己不能再向前走了,但他還是緩慢地用四肢爬行,匍匐前進。那個距離明明很遙遠,亞瑟卻一下子就到達了,他終於看到那些肉塊,也看到阿爾弗雷德只剩下頸部以上的腦袋。

他沒能趕上。這不可能、阿爾弗雷德、這不可能、死了、這不可能——

恐懼抽離了亞瑟的身體,同時把他身體內部的所有東西都抽走。亞瑟覺得他的身體變得空洞,感受不到痛苦,也感受不到疼痛,唯獨那份悲傷與懊悔卻被清楚地留在心中。

「啊啊啊啊——」

抱著已經不成人形的屍體,亞瑟發出絕望的悲鳴。強烈的罪惡感把他淹沒,他用指甲猛抓自己的身體,甚至用上了牙齒去噬咬。然而他的身體只出現一些泛紅的爪痕與牙印,他沒辦法殺死自己。

阿爾弗雷德是被他害死的。不,是他殺死了阿爾弗雷德。

要是他不曾存在過,阿爾弗雷德根本不會死。

為什麼死的人不是自己呢?為什麼只有自己活下來了。




『亞瑟!醒來!亞瑟.柯克蘭!』

亞瑟的雙眼倏地睜開,同樣是昏暗的環境,但是他能夠看清楚眼前的阿爾弗雷德。與夢中的金髮不同,眼前的阿爾弗雷德是黑髮的,頭上有著惡魔的角,背上也有惡魔的翅膀......對啊,他們都已經死了。

『抱歉...我又做惡夢了。』一直緊繃的身體放鬆下來時,亞瑟才察覺到自己流了滿身冷汗。

『沒關係。』阿爾弗雷德像是鬆口氣般躺回床上,他溫柔地抱著亞瑟,用著沉穩的聲線說:『我在這裡,別害怕,亞瑟。』

在阿爾弗雷德溫暖的懷抱裡,亞瑟卻不敢再閉上雙眼。


那大概是名為罪孽與贖罪的夢魘。


END



後記:

一開始的構思是無法從夢魘中掙脫的惡魔亞瑟
以及無法拯救這樣的亞瑟,而陷入痛苦之中的阿爾弗雷德
兩人的確相愛,只是被夢魘束縛得無法去尋求幸福
如果有後續(也是短篇),視角會改為阿爾弗雷德,主題名應該會叫於地獄中尋求理想鄉
反正簡單一句就是於不可能中尋找可能性ry

聽說合本卡稿,寫別的文章可以有助讓大腦暢通
但我卡的是H,現在卻在寫全年齡,好像不相關啊...
待會兒再更新一下越矩者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