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欺騙者的巢穴 - 第二章 (R18慎入)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隔日早上阿爾弗雷德被刺耳的鬧鈴聲吵醒,他皺著眉往床頭摸索,但吵鬧的聲音在他摸到鬧鐘之前便停止了。他迷糊地想著這是什麼回事,然後想起自己多了一個室友之後就立即從床上彈起來。

  「早安。抱歉我吵醒你嗎?」

  「啊,不,別在意。」阿爾弗雷德揉著頭髮別開臉,亞瑟穿著V領單排鈕釦睡衣,在開領的位置能看見鎖骨和一小片胸膛,那對阿爾弗雷德而言是個刺激的畫面,就像普通男人從美女的睡衣窺見淺淺的乳溝,正是因為若隱若現才引人暇想。

  沒有發現阿爾弗雷德內心色情的想法,亞瑟拿著盥洗用品,說:「我叫亞瑟,之前在休學養病,一直到現在才回校唸書,這一年我都會住在這裡,如果我做錯什麼事的話,請你多多包涵。」

  「我叫阿爾弗雷德,很高興今年會有室友,天知道自己一個人住到底有多無聊!做錯的事的話,嗯,我想說我平時都睡在那張床上,所以昨晚發現自己的床上躺住人還滿吃驚的。」

  「噢!抱歉,我沒有發現。」亞瑟的臉不好意思地微微泛紅,昨晚他到達宿舍時,兩張床都非常整齊,兩張桌子都放滿阿爾弗雷德的物品,讓亞瑟無法分辨哪張床才是自己的,無可奈何之下他只能隨便挑一邊來睡。

  「沒關係,我猜你不介意今日開始把床讓回來。」

  「這是當然的。我今日早上有課,不介意的話請先等我下課然後再把位置交換回來。我先去梳洗一下,不好意思把你吵醒。」

  阿爾弗雷德走到亞瑟睡過一晚的床上,他躺在上面並閉上雙眼假裝已經睡著,梳洗完的亞瑟也不好意思叫醒他,只好拿起斜肩袋外出上課。

  直到響起鎖門的聲音後,阿爾弗雷德才睜開眼睛。他把臉埋在枕頭上,深深吸聞亞瑟殘留的味道,身體再度燥熱興奮,內心湧出渴望佔有亞瑟的強烈慾望,他趕緊把被子對折兩次,然後把勃起的陰莖塞進去前後律動,幻想自己正被亞瑟緊緻的甬道所包裹。

  「亞瑟!嗄啊…亞瑟……要射出來了……」阿爾弗雷德發出沙啞的低吼,他抱住被子瘋狂地律動, 在射精慾攀升至再也無法壓抑下去的時候抽離,改用單手套弄堅硬的男根,達到高潮的肉莖亢奮地上下彈動,用力往掌心射出黏稠的精液。阿爾弗雷德捏緊自己的性器,享受遍佈全身的快感,要不是弄髒被子會很難處理,他絕對會全數射進去,就像射進亞瑟體內一樣。

  經歷滿足的高潮後,阿爾弗雷德在床上磨蹭好一會兒才下床梳洗,看著亞瑟的牙刷放在杯子裡,阿爾弗雷德掙扎了很久才決定不用亞瑟的牙刷來刷牙,他還是會害怕被對方發現自己是個變態。

  今日阿爾弗雷德沒有課,他打了一個大呵欠,考慮自己是不是要先睡個回籠覺時,突然瞄到一張被書角壓住的紙張。基於好奇心的驅使下,阿爾弗雷德把它拿出來,那是一張課表,上面詳細記錄著亞瑟上課的時間和地點。

  天,亞瑟真的可愛斃了,沒有課表他怎可能記得應該到哪裡上課?阿爾弗雷德翻出手機朝著課表拍下照片,他決定待會兒就要把這份課表記下來。不過偷看別人課表並非一件好行為,於是阿爾弗雷德把課表重新摺好,放回書角下。

  此時手機響起短訊的提示音,手指在螢幕上推出密碼圖形來解除手機的鎖定,訊息是他的伙伴傳過來的,說已經找到下一個目標,還傳了目標人物的照片給阿爾弗雷德過目。阿爾弗雷德認得這個女生,是農業系學生瓦修.茨溫利的妹妹列支.茨溫利,個性溫柔內向,平時有兄長陪同,很少落單。

  要在不被任何人發現的情況下抓到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現時阿爾弗雷德的心思全都投放在亞瑟身上,對幫助創作『藝術品』的行為感到興致缺缺,他隨便回一條短訊說這女生不容易得手,對方在五分鐘內就回覆他。

  “我知道你會想到好方法,不然就別獨佔那個小美人兒。他是我先看中的,所以讓給你就等於你欠我一個人情。”
嘖,這個出爾反爾的傢伙,阿爾弗雷德內心咒罵著。什麼先看中?他看上亞瑟時這傢伙連一個人都沒有殺過!如果反駁對方的話,阿爾弗雷德就得交代他是怎樣知道亞瑟的,這會很麻煩,所以他只能讓步。

  “好吧,我會幫你想到好方法的。你得答應我你不會碰亞瑟一根頭髮,他的所有都是屬於我的,知道嗎?”

  “沒問題,我答應你,只要你有方法把原料抓回來的話。"

  阿爾弗雷德把手機放在書桌的一角,他整個人躺在床上,腦裡想著的是如何獲得亞瑟的信任和好感,還有要怎樣把他關起來,這大概需要一些藥物輔助才能達到目的。嘿,藥物的話,他的伙伴絕對能幫上忙!他重新拿起手機,把需要的藥物簡訊給對方,並叮囑對方給他至少半年才會過期的藥,以免因為藥品過期而延誤計劃實行的時間。

  他有預感,當把列支造成『藝術品』之後,那傢伙就會再向他心愛的亞瑟動歪腦筋,因此他得在亞瑟有危險之前把他關在自己的身邊,接受自己的保護,以及佔有。


  亞瑟在第一課接近結束的時候,才驚覺自己丟三落四的壞毛病發作了,他焦急地翻找自己的斜肩袋,沒有、沒有、真的沒有,他把自己的課表放在宿舍裡忘記拿出來了!

  「喔天,他媽的……」亞瑟嘟嚷咒罵著,他縮在座位裡,身體突然燙熱得受不住,臉頰呈現出不自然的潮紅。現在的他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一樣,在課室裡又羞又急地翻找根本不存在這個袋子裡課表,試著去回憶,完全記不起待會兒的課和地點,他必須回宿舍一趟,但這也意味著待會兒的課他會狠狠地遲個大到。開始上課的隔日就犯下笨蛋的錯誤,亞瑟懊悔極了。

  在導師宣告下課後,亞瑟立即快步向宿舍方向走去,焦急地一邊看著手錶一邊向目的地前進。但是到達宿舍的時候,他便發現自己得面對另一個難題。

  「我的天,我的鑰匙放在床上……」亞瑟沮喪地蹲下,今日出門時阿爾弗雷德睡在放有鑰匙的床上,讓他忘記拿鑰匙出門了。這個時間他的室友不是出門上課就一定還在睡覺,亞瑟決定自行到管理處填寫領取備份鑰匙的申請表。至於課堂,等到他拿到鑰匙和課表再前往教室時,那堂課也必定差不多完結,於是亞瑟認為還是翹課算了。他嘆一口氣重新站起來,這時眼前的門打開了,走出來的是拿著垃圾袋的阿爾弗雷德。

  「嗨!亞瑟,已經上完早上的課了嗎?」阿爾弗雷德擺出開朗親切的笑容,他當然知道亞瑟是忘記拿課表而回宿舍,但是無論善意地提醒還是惡意地嘲笑亞瑟忘記帶課表這件事,也只會讓亞瑟對自己感到尷尬,不利於他的計劃發展。

  「不,我猜其實我還得去上課,但我忘記帶課表,不知道要到哪個教室。」亞瑟不在意地聳肩,他走到放有鑰匙的床邊,不著聲色地拿走它——相比起忘記帶課表,像老人家一樣忘記帶鑰匙才讓他更加感到尷尬和羞恥,確定阿爾弗雷德沒有發現自己拿走鑰匙的舉動之後,他繼續說:「現在回去課堂大概也結束了,倒不如翹掉這課。」

  「哈哈,也對。亞瑟你有興趣與我一起吃午飯嗎?我猜你應該沒有約。」站在大門旁邊的阿爾弗雷德手上還拿著垃圾袋,似乎是想先等到亞瑟的答覆然後才再去丟垃圾。為了讓亞瑟答應自己的邀請,他補充一句:「你昨日才到學校,應該對這裡的事情不太了解吧?就作為室友的見面禮,無論你有什麼問題我都可以為你解答,我還可以告訴你學校哪些餐點特別好吃!」

  雖然是問句,但已經確信自己會答應嗎?真是一個充滿自信心的人,亞瑟內心這樣想著。他並不抗拒這麼熱情的阿爾弗雷德,相反這讓他省下了不少與對方混熟的功夫。雖然答應了本田菊過來學校進行調查,但他從警方得到的資訊就只有『犯人是男的』和『判斷住在西邊的校舍』這種幫不上多少忙的線索。只不過,正是因為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據和線索,所以警方才決定放魚餌釣大魚吧。無論如何,現在的情況對亞瑟而言就與大海撈針沒兩樣,就如阿爾弗雷德所說的一樣,亞瑟對學校的事理解不多,他必須有一個對學校大小事情都相當熟悉的學生來告訴他想要的資訊。

  「謝謝你,阿爾弗雷德。我先整理一下自己的東西,也許我們……在十二時半出發如何?你下午有課嗎?」亞瑟看一看手錶的時間,他需要一些時間來把自己的東西從阿爾弗雷德的桌子移到旁邊屬於自己的桌子去。

  「有,在兩時半。我先過去把垃圾丟掉。收集宿舍垃圾的大型垃圾箱在樓梯旁,這次我負責丟,下次就由亞瑟你來丟了。」阿爾弗雷德把門拉上,但在關上前再度把門推開,他咧嘴笑著向亞瑟說:「你可以叫我阿爾,亞瑟!」

  看著關上的房門,亞瑟伸出右手抓一抓蓬鬆的金色短髮。這個叫阿爾弗雷德.F.瓊斯的室友簡直熱情得讓人感到莫名其妙,他希望自己這次沒有招惹到奇怪的人,像是愛纏人的學弟或者學長之類的,他可不想在單獨調查或者思考的時候,會有個喋喋不休的煩人傢伙在自己旁邊。

  捧住幾罐茶葉,亞瑟把第一格抽屜拉開,看見裡面放著東西時亞瑟還沒能反應過來,他還以為阿爾弗雷德已經把這個桌子的物品清空了,結果只是收拾了桌面上的東西嗎?亞瑟皺著眉輕聲嘆氣,他把茶葉罐暫時放在桌上,然後把抽屜裡面那幾本東西拿出來。原本想把它們隨手放到旁邊的桌子上,但封面上的標籤吸引了亞瑟的注意。

  那是幾本厚重的相簿,淡藍色的封面,正中間有一塊膠膜,裡面套著一張寫著『2010~2011』的紙張,另外兩本也各自記錄著『2011~2012』和『2012~2013』。如果這相簿是在本田菊的家裡發現,亞瑟也不會感到奇怪,但問題是阿爾弗雷德並不是一個追求整潔的人,光是第一日踏入宿舍房間便發現他的個人物品堆滿兩張書桌,就足夠證明他不愛整理。其次是阿爾弗雷德才入學兩年,為什麼會有三年的相簿?如果要炫耀自己的以往,社交網站不是更加來得方便嗎?種種疑點在亞瑟的大腦裡打轉,催促著他打開這些相簿。

  距離阿爾弗雷德回來應該只剩下很少的時間,亞瑟迅速地打開相簿,裡面貼滿個人照片,但相中人全部都沒有阿爾弗雷德的身影,而是W學園裡的學生。亞瑟趕緊打開另外兩本相簿,正如他的推測一樣,這兩本相簿也是放滿W學園學生的照片,而且全部都是金髮綠眼的。

  開始時亞瑟還以為相簿封面的紙張是記錄著拍照的年份,但他很快就知道自己猜錯了,依照相中學生的樣貌年齡,那相簿應該是記錄W學園擁有金髮綠眼的學生的入學年份才對。亞瑟的大腦高速地運轉著,企圖透過這本相簿推測阿爾弗雷德的身份,究竟是連環姦殺案的犯人、單純的犯罪資料收集者、還是打算模仿犯罪的人。他拿出手機想要拍下這幾本相簿,但房外傳來的腳步聲在告知他阿爾弗雷德正在回來,於是亞瑟放棄了拍照,趕在對方回來前把手機放回褲袋裡並將相簿合上。



<第二章 完>




後記:

我好像是第一次寫這麼變態的阿爾←
因為欺騙者的巢穴是之前預定要出同人本的故事
所以用的是全形字
希望大家能看得習慣> <

接下來會更新越矩者(這個月內吧)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