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生日賀文][米英]姍姍來遲的白色甜品 (下) (R18慎入)

又是花了五日更新下篇XD
再說一次這是給恰奇(我老伴,Yeah)的2011生日賀文,對,2011,即是還有2012的在等我(爆
希望大家看的高興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國家米x國家英

阿爾弗雷德把自己軟掉的性器退了出來,莖身沾滿了乳白色的潤滑液和精液,他貪玩地蹭著亞瑟,把大部分的黏稠液體都蹭到對方的臀部上。亞瑟瞪了阿爾一眼,卻沒說什麼,大概是認為弄髒了待會兒也能在浴室裡洗乾淨吧。亞瑟躺在床上,輕輕呼了一口氣,這個晚上似乎做的有點過火了,他覺得自己的腰和大腿都痠軟著,除了乳頭和後庭腫脹的不適感外,脖子、胸膛、小腹和大腿散落的鮮紅吻痕也甜蜜的讓他煩惱,他可不想看著這些吻痕而忍不住高興傻笑結果被阿爾取笑。

閉上眼睛假寐,打算待會兒才下床去洗澡,但阿爾弗雷德這個靜不下來的大國似乎以打擾戀人睡眠為樂,他在亞瑟身上亂蹭,不斷親吻輕啄,亞瑟能清楚感受到阿爾雙腿間垂軟的陰莖是怎樣在磨擦他大腿根部時完全興奮變硬,用那個兇狠的龜頭推擠自己的性器和小球,而自己又是怎樣被對方挑逗的勃起。

『哈...別插進去了,不然明日我一定......沒辦法準時起床喝早茶...』不想承認自己曾經試過被阿爾弗雷德弄得無法下床,亞瑟決定用含蓄的方式去暗示對方。『沒關係,我會準時叫你起床喝早茶的。給我插進去的話,亞瑟和我也會很舒服的...你剛才也好好用這裡體會過,不是嗎?』把手撫上那充滿皺折的肛門輕力按揉,不懂得觀言察色的年輕國家真的以為亞瑟只是擔心體力消耗過度而睡過頭,此時還為自己的體貼而感到滿足。

『嗯...嗯唔...你這個大笨蛋...啊!』指尖突然插入並在裡面熱情地挖著,麻癢的感覺讓螯伏在深處的慾望一下子被挑了出來,亞瑟身體不由自主地扭動,腰部微微挺起渴望對方的手也能撫慰那慾望的中心。阿爾弗雷德把左手覆上亞瑟的性器,不輕不重地用掌心撫揉打圈,他享受地聽著亞瑟的吟哦聲從悠長撩人變成急速誘人,右手仍然持續抽插腸道的動作,指頭擦過前列腺時都能引發這具敏感軀體的輕顫,讓阿爾弗雷德快要按捺不住插入並操弄對方的衝動。在套弄那根在他眼中無比可愛的性器,亞瑟終於無法忍耐發出了半是哀求半是難耐的邀請。『快些...阿爾、拜託...快些進來......』

把手指抽出,阿爾弗雷德親吻亞瑟顫抖的眼簾,在金色睫毛下隱約看見因為慾望和激情而分泌出的淚水,他用舌尖仔細地舔去那顆微鹹中隱含甜蜜的水珠。『真的能插進去嗎?我擔心我們兩個人都會因此睡過頭而錯過早茶。』他與亞瑟一樣呼吸急速,渴求著與對方結合和性慾的滿足,但他決定多忍耐一陣子,讓亞瑟表現出他最愛的、百看不厭的、足以點燃所有慾望的,對自己的狂野熱情。

『所以還是用嘴比較好吧。』沾有前列腺液的手指愛撫著亞瑟的唇,使其像是塗了潤唇膏一樣充滿飽滿紅潤的光澤。『亞瑟你知道嗎?你的嘴真的棒透了,每次被你舔都會忍不住,再幫我舔一下吧?』把性器湊近亞瑟,一瞬間亞瑟聞到上頭屬於阿爾弗雷德的濃厚男性味道,他下意識地張開口,對方便急不可待地前端塞進去。雖然後腦墊著枕頭,但以躺臥的姿勢來口交實在是不方便,在嘴巴被塞滿的情況下,亞瑟連抗議的第一個發音都無法發出。

沒有立即舔舐富有生命力的男根,亞瑟先是伸手愛撫阿爾弗雷德的大腿內側,慢慢向上然後用拇指磨擦大腿根部,接著一手按揉小球另一手緩慢套弄柱身,在阿爾弗雷德因為快感而忍不住再把陽具往嘴裡推進時,才開始動起舌頭舔弄吸吮圓潤的龜頭。先用舌尖輕輕打圈,然後用舌葉包裹上下磨擦,在吸吮的同時前後搖擺讓敏感的包皮繫帶在舌頭上來回磨蹭,雙手也沒有閒下來,一手輕柔地揉搓陰囊,另一手則有節奏地套弄柱身。阿爾弗雷德享受地挺動腰部,每次抽出龜頭都會被用力吸吮的感覺讓他欲罷不能,插入時會感受到口腔的濕潤,還有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因為自己的插入而被濺出嘴外,他抓住亞瑟的金髮,原本只是想逗弄亞瑟,卻沒想到對方會認真服務自己,讓他開始掙扎著到底要在那濕潤溫暖的口腔裡還是緊窄火熱的腸壁裡射出他的男性精華。

『這樣子...夠了吧?阿爾......嗯唔...』結果是亞瑟先一步吐出那滾燙的男根,隱藏在半閉眼簾下的綠眼勾引著同樣興奮的阿爾弗雷德,他的情慾旺盛的快要把那雙眼睛染成陰暗的墨綠。受到誘惑的阿爾弗雷德立即撲上去與亞瑟接吻,瘋狂舔吮對方嘴裡混有茶香和淡淡腥氣的軟舌,亞瑟一邊回應一邊以小腿催促地磨擦那堅硬的陰莖,下一秒便被阿爾扣住雙腿的腿窩向下壓,大腿壓在胸膛上加重了腰部的負擔,亞瑟知道自己隔日一定腰酸到不得了,但撐開後庭擠入腸壁的碩大器官把他的思考全部弄散。

『哈啊...亞瑟那邊很軟,太棒了,亞瑟......』阿爾弗雷德把整個人都貼在亞瑟身上,這使亞瑟的雙腿更加被壓近至胸膛,小腿感受到對方結實的胸肌因為性興奮而急速地起伏,年輕肌肉下蘊含的力量讓亞瑟迷戀不已,他抱著阿爾弗雷德,指尖在金髮裡穿梭著,指腹親暱地愛撫戀人的耳垂。阿爾弗雷德嘆息著,他用鼻頭磨蹭亞瑟的鼻和臉頰,互相交換灼熱的鼻息。當他緩慢地律動的時候,亞瑟仰起頭呻吟,要求阿爾再快一點,濕軟的甬道已經能輕易地包容粗壯的巨物,溫柔的進出就只會讓他想要更多。

這次阿爾弗雷德沒有讓亞瑟忍耐,他伸手握住亞瑟的陰莖上下套弄,使對方在自己的身下舒服地翻騰,沒被手臂擋住的左腿因為快感和下身的抽送而下意識張開,其後像是被吸引一樣扣在阿爾的腰上,隨著對方的動作而抽動著。『唔...唔啊...阿爾,再多一點......』亞瑟的身體蜷縮,興奮得不住地顫抖、頻繁卻不規則地收緊下身的肌肉、被握在戀人掌心裡的性器溢出幾滴前列腺液,但他仍然渴求著更多,彷彿被對方做壞才能平息那股由性慾帶來的焦躁感。

『亞瑟你真的...很貪心呢!』阿爾弗雷德一邊說一邊順應戀人可愛的要求加快了速度,他啃咬亞瑟的手臂,讓那邊也留下點點的紅印。『笨蛋、別咬那邊...嗯啊、那裡...好棒......』亞瑟用力挺起他的腰和屁股去迎合阿爾的插入,前列腺受壓的快感無論體驗多少次也不會厭倦,他的呻吟含著濃濃的鼻音和倫敦口音,既甜蜜又性感,讓阿爾弗雷德為了聽見更多而刻意頻密擠壓那美妙的性感帶。

儘管想多壓抑一陣子也沒辦法,射精慾望在性器連續受到刺激的下逐漸強烈,阿爾弗雷德雙手抓住亞瑟的臀部,順從本能的渴望使勁地讓自己深入對方,腸道柔軟卻有力地吸吮自己肉棒的感覺讓阿爾弗雷德發出混濁的咕嚕聲,他感受到自己的陰莖漲硬的發痛,急著想把包裹在囊袋裡的生命精華全數灑進對方體內,然而一陣又一陣從性器傳來的快感卻又讓他矛盾地想多忍耐一會。他知道亞瑟也在這種發洩和忍耐的慾望之間掙扎著,於是他伸手捏緊亞瑟性器的頂端部分。

『嗚啊!阿爾...放開手!要射了、快放開...』亞瑟拚命地扭動,但阿爾的手卻依然牢牢地扣住那裡,那憤怒的叫聲很快便變成帶有哭音的哀求,在亞瑟眼角泛紅而且帶著眼淚時,阿爾終於鬆開手,他們互相緊抱到達高潮。亞瑟全身繃緊,性器射出大量淡色的精液,沾濕了兩人的小腹,他聽見阿爾舒服的低吟,腸壁也感受到陰莖的彈動和射精,但這些似乎因為高潮快感過於激烈而失去了真實感。


『亞瑟?』發現背上雙手的力度逐漸放鬆,感覺到不對勁的阿爾弗雷德撐起了上身,卻發現亞瑟倒在床上毫無反應。阿爾弗雷德急忙地退出自己的性器,搖晃及拍打對方的臉頰。非常幸運地,亞瑟很快便清醒過來,他扶著額頭,含糊地呢喃呻吟著,然後又變成哀鳴,『啊、腿,右腿好麻...』從插入開始就一直曲起緊貼身體的右腿在伸直時才感受到一股難耐的麻痺感,阿爾弗雷德幫忙按摩了一陣子才緩過來。

亞瑟感覺自己的骨頭都要散開了,除了呼吸之外就渾身無力地躺在床上,連稍微活動指尖的力量也沒有。阿爾弗雷德有點擔心地看著虛脫的戀人,他思考亞瑟前前後後射了多少次,四次?還是五次來著。無論如何也是超出一個正常男人能承受的範圍,尤其是亞瑟處於被插入的一方,體力的消秏比自己還要高。他決定隔日就要把剩下的春藥全部丟掉,那藥的效果太強烈了,甚至為亞瑟的身體帶來了負擔。

『你還好嗎?亞瑟。』

『做了這麼多次還能好才奇怪吧?』給對方一個白眼,亞瑟無力地打著呵欠,疲累感在高潮過後一下子湧了上來,讓他連被對方抱去洗澡也表現得抗拒,就只想安靜地在床上大睡一場。『嗯...好累。阿爾,幫我蓋一下被子...』滿身的汗水在蒸發的時候帶走了熱度,讓亞瑟感到寒冷,但他實在提不起力去幫自己蓋被子,他只能拜託阿爾,然後也不管對方會不會幫忙就閉上了眼睛。

還沒被體溫弄暖和的被子蓋在身上時讓亞瑟不禁怕冷地發顫,但隨後便被火熱溫暖的肉體抱著,那是阿爾弗雷德。戀人的氣息溫柔地包裹自己,感到安心的亞瑟意識逐漸模糊,沒多久就睡著了。


於早上吵醒他們的是阿爾弗雷德在睡前調好的鬧鐘。


鬧鐘的響聲為了吵醒貪睡的人而被設定成刺耳而密集的鬧鈴聲,在十秒內它已經成功把阿爾弗雷德從夢境中拉回現實,但在叫醒床上的另一人之前先被這位美國人給按下停止按鈕。阿爾弗雷德重新倒回床上,他邊揉著眼睛邊搖晃亞瑟,說:『亞瑟,再不起床就來不及喝早茶了。』

還沒從短短三小時的睡眠中補充足夠的體力,亞瑟的臉不滿地皺了起來,這導致他的粗眉毛幾乎要連成一線來表達不滿,這有點好笑,但阿爾弗雷德又覺得有著粗眉毛的亞瑟還是這麼的可愛。現在他的戀人把頭擠進自己的胸膛,駝鳥心態地認為躲在這兒就不會再被吵,信任著自己並把自己當成安全的避風港讓阿爾弗雷德的內心變成棉花糖般又甜又軟,他摸著亞瑟微黏的背,努力地想吵醒對方。『不喝早茶嗎?亞瑟。』

『......別吵。』亞瑟咕噥著說,他無力地拍了阿爾一下,然後繼續入睡。阿爾弗雷德聳肩,他不太介意亞瑟昨晚說要喝早茶(亞瑟每日都要喝早茶)現在卻醒不來,畢竟只要想一下昨晚他被自己疼愛了多久,就無法不去體諒他的疲累。但渾身黏濕的睡回籠覺大概會做惡夢,於是阿爾弗雷德抱起亞瑟,決定帶對方一起去洗澡。也沒打算找一件毛毯披著亞瑟或者包著自己,阿爾弗雷德就這樣赤裸裸的抱著同樣一絲不掛的亞瑟推開房門,也不怕途中有可能會被僕人或者秘書碰見,大膽的越過走廊到達盡頭的浴室。

先把浴缸開滿水,然後阿爾弗雷德便抱著亞瑟進去,至少有一半的水被溢出浴缸外,這種猶如小瀑布的畫面無論看多少次他還是會覺得很有趣,甚至會像小孩子一樣故意搖晃身體讓更多的水被溢出去。亞瑟發出了不適的呢喃,坐在浴缸上讓他的腰和屁股都散發出陣陣的酸痛,連熱水也無法舒緩,他古怪地扭動身子,讓自己伏在阿爾身上,雙手為了不讓自己滑下去而抱著對方的脖子,覺得這姿勢比較舒服他便安靜下來了。

『都泡在水裡了,亞瑟你就不能醒來一下嗎。』揉揉那凌亂的金髮,對方慵懶地磨蹭自己的頸窩,算是給了個回應。阿爾弗雷德輕撫亞瑟浸泡在溫水中的淡紅身體,上面的汗水和精液很輕易就溶入水中,比較麻煩的是後庭的清理。他單手分開亞瑟其中一邊的臀瓣,然後另一手把中指伸了進去。

『痛...笨蛋,你在做什麼啊。』亞瑟吃痛地扭動著,被性器磨擦過度的後庭紅腫敏感,光是一根手指的插入也會感覺到腫痛。『水都要跑進去了!』

『清理啊,先忍耐一下,很快就好。』純熟地把裡頭的精液挖出來,順便揉搓手感良好的屁股,直到清理完才放開,這時亞瑟的臀部已經被揉的泛紅。

洗澡完後亞瑟也完全清醒了,但他的臉色依然臭得像受污染的河道,他拒絕阿爾弗雷德的幫忙,堅決用著彆扭的步姿走向客廳。他的臭臉色直到嚐到第一口紅茶時才緩和過來,繃緊的臉放鬆下來時有種說不出的疲倦,光看著就讓人擔心。

『懶得煮早餐了,來翻熱昨晚的晚餐吧。』亞瑟打開冰箱把昨晚吃剩的煎牛肉拿出來,阿爾弗雷德認出了這就是被他下了春藥的那碟。他急忙地把牛肉從亞瑟手中搶走,在亞瑟不解的眼神中把牛肉塞回冰箱裡。『還是別吃這碟牛肉了!早上應該吃培根煎蛋還有茄汁豆才是正統的英式早餐啊,不是嗎!』他可不想亞瑟到了中午再度發情,然後做愛的兩人因為縱慾過度而昏迷結果被秘書發現送醫,那真的太丟臉了!

亞瑟懷疑地瞇眼,接著他決定認同阿爾的話,雖然紅茶配什麼英式食物都非常完美,但還是培根和煎蛋才有早餐的味道。

『好吧,你根本是怕我吃了那碟牛肉就會發情對不對?』亞瑟難得地說了個色情的冷笑話,他看見阿爾臉色大變,以為對方聽不懂,就補充了一句。

『——因為吃牛肉會增強男人的精力啊。』
『亞瑟你知道我在那裡下了春藥嗎!』

Dead air (冷場) ,還有自堀墳墓。

『啊啊,難怪我昨晚會這麼瘋狂啊。』

『喔不,亞瑟,你聽我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雖然昨晚的你真的性感透了。

看著阿爾弗雷德慌張地想解釋卻找不到好理由,亞瑟的內心悄悄地偷笑起來。

喜歡與阿爾做愛的他哪可能會因此而生氣。

阿爾真的太可愛了,亞瑟這樣想。



END



後記:

抱歉老伴我這麼晚才更新!這不要與我絕交!(跪
還有很希望這篇文妳會喜歡>////<

這一次不是睡著了就END,而是加插了早晨的情節
新嘗試,希望不會寫的太難看
這篇的眉毛沒什麼羞恥心的感覺...因為就只有阿爾看見自己的姿態,而阿爾又是自己的戀人,那還有什麼好羞恥呢,對吧XD
下一篇應該是內褲梗,近來發現外國一個內褲品牌廣告超火辣!我決定拿這個做梗
那麼,大家我們下一篇見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