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生日賀文][米英]姍姍來遲的白色甜品 (上) (R18慎入)

這是給恰奇老伴的生日賀文♥ (2011年就該給的,我拖到2012...OTL)
這次並沒有鎖文,希望各位看的高興並喜歡這篇文
又是TBC,上篇八千多字,下篇的字數會少很多,兩篇字數不平均實在抱歉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國家米x國家英

註: 假設佛/羅/里/達/州等於美/國的下體。
註1: Cream pie, 體內射精的意思。



那是一種熟悉的焦躁感,渾身發燙、呼吸急速、下腹繃緊、雙腿間的海綿體迅速充血,含蓄地形容就是突然有種「想做」的感覺,如果是某個法國混帳就會嘲諷地說「發情」,而亞瑟決定把這種情況歸類為「興奮」。

亞瑟翻著身,想壓下那讓人難受的燥熱,但興奮的感覺依然有增無減。他思考著自己興奮的原因,僅花了一秒便得出因為戀人阿爾弗雷德就躺在自己旁邊的答案。這是沒辦法的事,他是個身體各功能健全的正常男人,然後戀人毫無防備地躺在自己的身旁,加上他們有幾個月沒好好地做了,任誰也會興奮吧?儘管做愛時他永遠都是被插入的那位,但那不影響他現在興奮的反應。

阿爾弗雷德仍然睡的香甜,相比之下,興奮到失眠的亞瑟就像個蠢蛋一樣。沒理由只是為了做愛就把還在睡的戀人挖起床,那就只剩下一個方法——自己上廁所解決。

亞瑟靜悄悄的把被子拿開,用手撐起身體時,一陣快感又讓他倒回床上去,他只來的及用手掩住嘴巴,擋住那差點兒溢出的呻吟。他緩慢地伸手按著自己勃起的部分,隨即因為感受到強烈的快感而蜷起身體,亞瑟更加用力地按著自己的嘴巴,不用說他也察覺到自己現在敏感的不像話,光是睡褲布料磨擦到性器都能讓他感受到愉悅的快感。

這根本沒辦法撐到去廁所,在到達之前他會先爽到雙腿發軟,太久沒自慰的錯——亞瑟壓根兒沒考慮被落藥的可能性,他那被情慾燒的理智短路的大腦做不出這麼複雜的推理。無論如何,他都得先射一次,這身體興奮的快要讓他發瘋。

亞瑟單手把睡褲給脫下來,雙腿間的性器硬直地挺立,前端滲出興奮的汁液,他一邊看著阿爾的睡顏一邊套弄自己,快感讓他不住地發出低沈的喘息,但他仍然不滿足。他扯掉那礙事的被子,直接跨上阿爾弗雷德的身體,用下體緊貼對方的恥部磨蹭起來,這似乎比普通的自慰更加能帶給他愉悅。他閉上眼睛,嘴巴微張地享受在戀人身上搖擺腰部所帶來的快感,阿爾弗雷德的男根因為受到擠壓而逐漸變硬,高挺的帳蓬更加有效地刺激敏感的會陰和陰囊,原本想沈醉在這種感覺多一陣子,只是柱身的漲痛感讓他不得不渴求更多的接觸。

在這種情況下,亞瑟已經無暇去考慮阿爾清醒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他滿腦子只剩下性慾和眼前的阿爾弗雷德。他把阿爾弗雷德的褲子扯落一半,讓裡頭的男根能精神地彈跳出來,這傢伙無論硬著還是軟著時都比自己的那話兒大,要是說亞瑟不羨慕的話那就絕對是謊言,但他亦必須承認沒什麼人能夠比阿爾的佛/羅/里/達/州(註)更加大和能夠滿足自己。他抓起阿爾的左手去握住兩人的性器,然後開始忘我地律動腰部讓自己的莖身磨擦阿爾的陰莖和掌心。

『咕...唔、阿爾...』嘴裡發出幾近無聲的呢喃,下半身卻急躁而大幅度地挺動著,積壓在裡面的濃厚黏液彷彿暴動著想射出卻又被什麼給阻擋住,快感無論怎樣要也還是覺得不足以衝上高潮,亞瑟只好騰出左手去揉弄自己的陰囊,催促囊袋釋放在裡頭醞釀已久的精華。在性器感受到甜美的麻癢感時,亞瑟開始失控地胡亂挺動,不論是速度還是衝撞的力度都足夠吵醒任何一個熟睡的人,但這種情況下亞瑟已經沒辦法停下來,他讓阿爾弗雷德的手握緊自己的前端,莖身和身體都在抖動,鈴口往掌心噴出大量的精液,亞瑟失神地發出舒服的呻吟,享受射精帶來的快感和些微暈眩感。

身體因為高潮而造成的顫抖在經過一小段時間後逐漸平伏下來,亞瑟放鬆雙手的力度,檢視自己射出的濁液,大部分都濺在阿爾的掌心上,一小部分沾在對方仍然堅硬的性器上,看起來就像阿爾弗雷德往手裡噴發了一次卻沒有獲得滿足般下流色情。亞瑟對自己說,要停下來,然而身體卻完全違背指令,他抓起阿爾弗雷德的手舔舐上頭的精液,連指縫間的一丁點兒也不放過,只要幻想那帶著餘溫的體液是阿爾剛才射出的,亞瑟就無法自控地想要全部舔食,並且想要更多。這種只要是阿爾弗雷德的東西就想全部擁有的心態曾經被對方指責為變態,但亞瑟認為佔有慾強烈的阿爾弗雷德也好不上哪兒去。

沈迷於滿足口慾的亞瑟完全沒發現身下的阿爾弗雷德在凝視著自己,直到兩根手指竄進自己的嘴裡大肆攪弄時才察覺對方早已被自己吵醒。『唔嗯...阿爾......』亞瑟的話因為舌頭被壓住而含糊不清,濕潤的綠眸透露出驚訝和未褪去的情慾,受到誘惑的阿爾弗雷德撐起身坐在床上,他的聲音因為剛起床和興奮而低沈沙啞。『這是什麼?半夜發情的小貓咪,嗯?亞瑟。』抽出沾滿唾液的手指,在亞瑟解釋之前先封住他的唇,阿爾弗雷德的心情雀躍,他在亞瑟的晚餐裡下了聽聞效果強烈的春藥,之後便一直期待藥效的發作,他沒想到這春藥會在他等的不耐煩而睡著後才開始發作,但這種驚喜也很不錯。

『啊...阿爾......』感受到阿爾弗雷德在舔著自己的虎牙和隔著睡衣愛撫自己的腰背,亞瑟覺得自己又要興奮起來了,新鮮血液爭先恐後地向下衝去填滿海綿體。『阿爾......嗯...』想哀求阿爾再多摸一些,身體卻興奮的渾身發抖,導致他除了呻吟和「阿爾」之外就說不出一句完整句子。全身熱的發燙,透氣的睡衣因為吸了汗水而變得悶焗,顫抖著想解開鈕釦讓對方直接愛撫,卻因為指尖使不上力而無能為力。『拜託......阿爾...摸一下......』亞瑟焦躁地磨蹭阿爾弗雷德,誠實地要求著。

被亞瑟磨蹭和渴求的感覺非常好,阿爾弗雷德隔著衣服撫摸底下已經挺立的乳頭,用衣服去磨擦那敏感的紅點,刺激對方發出更甜蜜的吟哦。發現亞瑟把手指伸進鈕釦之間的縫隙去直接搓揉另一邊被冷落的部分,阿爾弗雷德便拉開他的手阻止他。為自己和亞瑟脫下被汗水浸濕的睡衣,這時阿爾弗雷德才發現亞瑟的皮膚因為藥效而泛紅,那看起來很好吃的肌膚讓阿爾弗雷德忍不住去啃咬,在上頭留下鮮紅色的吻痕,也不忘用嘴仔細品嚐那兩顆細小而有彈性的乳頭,彷彿是什麼美食般使勁地吸吮,舌尖上下挑逗戳弄,直到兩邊均紅腫濕潤才鬆口。阿爾弗雷德滿意地看著自己努力的成果,在亞瑟身上留下痕跡讓他有種亞瑟只屬於自己一人的滿足感,填滿他因為佔有慾而飢渴得瘋狂的內心。

『阿爾......不行了...嗯......』把身體靠在阿爾弗雷德身上,亞瑟主動把對方的手拉至自己的性器上。亞瑟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異變,首先是突然性致高昂,接著是原本已經是性感帶的地方莫名地變得更敏感,光是乳頭被揉捏就已經有強烈的舒服感,被舔弄時幾乎要射精,但剛才沒能射出來的結果是現在那邊脹痛的讓人難受。

亞瑟似乎不知道自己被下藥,他表現得手足無措,無助地散發出渴求被阿爾擁抱的氣息,與平常時冷靜又愛嘴硬完全相反的可愛讓阿爾弗雷德矛盾地想疼愛他也想欺負他。『光是捏乳頭,亞瑟這邊就快要射出的樣子喔......平常這樣捏也能射出嗎?』看著亞瑟喘息著搖頭,阿爾弗雷德就覺得自己的臉頰興奮的發燙,他現在就想擁抱亞瑟,用力地佔有直至對方全身都留下自己的氣息。

『覺得舒服的話,射出來也沒關係喔......』在亞瑟的耳邊呢喃,溫熱的吐息噴在耳廓使他敏感地輕顫,阿爾弗雷德的雙手從腰部向上重力愛撫,然後同時往胸前兩邊的突起揉捏幾下。

被揉捏的同時快感猶如電流般迅速向下竄去,強烈的刺激讓亞瑟發出帶有哭音的呻吟,全程都沒被觸摸過的性器斷續地射出黏稠而白濁的精液,濺在微紅的胸腹上形成色情的景象,亞瑟無力地倒在阿爾身上。雖然已經高潮了兩次,但只要聞到阿爾的氣味,亞瑟就不禁興奮的呼吸急促,渴望與戀人結合的慾望讓他下意識地擺動臀部。

『就像好色的小貓一樣用屁股磨蹭我呢...而且光是被捏乳頭就射出來了,亞瑟真的好色......』阿爾弗雷德用手沾起腹部上的精液,然後伸至亞瑟的嘴邊說:『如果是小貓的話,就應該喝牛奶吧?不乖乖喝牛奶的小貓就沒獎勵喔...』左手帶有暗示意味地捏著亞瑟結實的臀部,中指若有若無地擦過燙熱緊閉的後庭。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乖巧地舔著自己的指尖,那看起來津津有味的表情和動作使他不禁做出了吞嚥的動作,他靜悄悄地從床頭櫃中摸索著,感謝亞瑟永遠會把潤滑劑放在裡面,不然他就只能像斷背山的男主角一樣把唾液充當潤滑,然後無奈地來一場不盡興的性愛。

受不住亞瑟那欲求不滿的神態,阿爾弗雷德把他壓倒在自己身下,滿是潤滑液的手很容易便把一根手指插了進去,亞瑟的身體比平時更加柔軟放鬆,阿爾弗雷德推測是因為春藥有讓肌肉放鬆的功效。亞瑟咬緊枕頭發出苦悶的呻吟,內壁被攪動讓他感到既舒服卻又想要更多,剛剛才獲得舒解的慾望又一次變得硬直,亞瑟忍不住扭動腰臀,想擺脫那幼細的手指好讓給其他更粗的東西插進去。

『別亂動。』阿爾弗雷德半懲戒地往亞瑟的臀部上打了響亮的一巴掌,腸壁也感受到傳遞過來的震動,在疼痛之前亞瑟覺得快感的成份比較多,他鬆開那快要被他咬破的枕頭,轉過頭哀求阿爾。『拜託...哈......阿爾...進來......』再也顧不了羞恥,亞瑟主動伸出手把阿爾的手指拔出來,單手掰開一邊臀瓣暗示著自己可以被填滿更多。

阿爾弗雷德也感到無法忍耐,他扶著亞瑟的臀部,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男根推進去,柔軟的腸壁包緊柱身,蠕動著彷彿是想把異物推出體外,也像是想讓對方更加深入般的欲拒還迎。當陰莖全數埋進亞瑟體內後,剛才一直憋氣的兩人才開始大口喘息。『好緊...亞瑟你沒關係吧?』比平常更加緊緻的壓迫感讓阿爾弗雷德察覺到剛才的擴張準備還是做的不足夠,雖然舒服但他還是比較在意亞瑟的感覺,儘管他現在直想用力抽插,但要是亞瑟覺得疼痛,他還是會咬牙把自己的大傢伙給拔出來。

亞瑟無力地搖頭,在阿爾插入時他的確是感到一股熟悉而讓人難受的異物感,但興奮的身體很快便把這種感覺切換成充實感,並且逐漸享受這種飽滿的感覺。『...動吧,沒關係......嗯啊...』亞瑟半閉眼簾呻吟,腸壁緩慢地被拉扯磨擦,被對方抽送時所帶來的填滿和排洩感說不出是舒服還是難受,但只要想到對象是阿爾弗雷德就會有種上癮的快感。

內壁在緩慢抽動下逐漸放鬆,比起剛才彷彿用力抽動就會被撕裂的緊窄,現在放鬆卻依然緊緻柔軟的感覺更能增加這場性愛的愉悅。阿爾弗雷德嘗試加快挺腰的速度,確定亞瑟沒有表現出抗拒後便開始以慣常的節奏來抽送,小幅度而深入地抽插的同時單手握住亞瑟滾燙飽脹的陰莖上下揉弄,讓亞瑟一同體會性器被刺激的快感。

『啊啊!啊不......嗚唔......』屁股被阿爾弗雷德打了巴掌,被打的震動從外部傳遞至體內,使腸壁更加鮮明地感受到碩大男根的體積和活動。幾秒後阿爾弗雷德又往屁股上打了一下,彷彿對這種行為著迷一樣毫不厭煩地拍打著、揉捏那結實中帶點彈性的臀瓣,享受亞瑟反射性的緊縮和驚喘。發燙的感覺使亞瑟知道自己的臀部被阿爾打的泛紅,響亮的巴掌聲讓他感到羞恥,然而身體深處卻湧出一陣刺激感,加上前方被揉搓和後方被操弄的快感,使亞瑟連一句抗議也說不出來。亞瑟緊抓住手中的枕頭,呻吟摻雜了難耐和期待,就像每一次高潮前的反應一樣渾身繃緊,莖身在阿爾弗雷德的掌心裡輕顫著,預兆裡面的熱液即將要全數噴出。

『唔啊、阿爾......阿爾...!』叫喊著戀人的名字,亞瑟的眼框裡溢出激動的淚水,他弓起腰身至極限,前端噴發出一股股黏液,高潮的快感依然強烈的要把意識給完全吞噬,亞瑟無意識地憋住呼吸,感受著那麻痺四肢的絕頂快樂。他痙攣的腸道緊密地纏繞著阿爾弗雷德粗壯的陰莖,即使最後那一點的精液都已經射出,腸壁和身體還是禁不住地輕微抽搐。

在亞瑟高潮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停止了律動,只把自己的陽具埋入最深處,享受腸壁那種幾乎要把自己帶上高潮的頻密抽搐,直至亞瑟的身體放鬆下來之後,才平穩有力地繼續抽送,在一次用力的插入下,阿爾弗雷德也低吼著在亞瑟體內射出大量濃稠滾燙的精液,他趴在亞瑟背上享受餘韻,在最後一絲的快感也散去時才抽出垂軟的男根。


被阿爾弗雷德那種體重給壓住實在沒辦法甜蜜起來,亞瑟一邊喘息一邊用手肘輕打身後人的腰側,讓阿爾把身體向旁邊倒去。大腦裡妨礙思考的混濁污雲逐漸散開,四肢也在歇息期間逐漸回復力氣,他撐起上身,一股異樣的感覺惹得他發出輕吟。『嗯...奇怪了......』夾在小腹和床之間的性器迅速地勃起,火熱的情慾又一次在體內燃燒起來,亞瑟倒回床上去,他主動伸手握住阿爾的男根套弄,讓那根與自己一樣尚未滿足的兇器充血膨脹。濕潤的綠眼對上了戀人天藍色的眼睛,帶有潮濕的溫暖吐息噴在對方的臉頰上,有點癢和甜蜜感。

亞瑟緩慢地眨眼,他的嘴唇吐出大膽的邀請, once again,阿爾弗雷德肯定自己聽見了,儘管亞瑟的聲音聽起來是這麼輕微的幾不可聞。他按住戀人的後腦,把對方拉向自己的同時也傾前去親吻那柔軟的唇瓣,用舌尖挑開牙齒然後把舌頭探進對方的口腔。亞瑟熱情地回應著,逐漸回復力氣的身體讓他不再像剛才一般只能軟軟地被對方擺佈,他的舌頭靈巧地與阿爾糾纏,分泌的唾液不是被對方吞下就是從嘴角溢出。嘴以外的地方也沒有閒下來,他們互相擁抱,雙腿交纏在一起,胸膛和下體都緊緊地貼在一起,雙手愛撫對方的後背,不住地扭動磨蹭彼此的身體,兩根勃起的性器在腹部之間被推擠磨擦,帶來的快感讓亞瑟一邊接吻一邊發出歡愉而可愛的哼聲。唇舌分開時,他們也大口喘息,就像剛做完一次一樣。

『還沒滿足?』

『嗯哼。你這裡不也是很硬嗎?快插進來吧?』

『你的臉紅的像花園種的玫瑰一樣。』把亞瑟拉起來,阿爾弗雷德從背面抱著他,堅硬的部份磨蹭著戀人的背部。以為對方想從背後插進來,亞瑟主動地想伏下身子,卻被阿爾弗雷德制止了。『面向這邊...坐下來吧,亞瑟。』阿爾弗雷德把光線柔和的床頭燈關掉,改為打開明亮的室內燈,一開始兩人都因為白光佈滿整個房間而不適應地瞇起眼,但習慣後亞瑟便知道對方的想法——床邊的全身鏡剛好就對著他們。

『笨、笨蛋......面對著鏡子怎可能專心...』

『沒問題的喔,有鏡子就更加能對準,不是嗎?』阿爾弗雷德扣住亞瑟的下巴迫使他面對鏡子,後者的眼神飄移卻又忍不住往鏡子方向偷瞄幾眼,難耐地搖晃著身體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阿爾弗雷德也不著急,他有自信亞瑟會先因為忍不住而屈服。

顫抖著手握住阿爾飽滿的男根,指尖能敏銳地感覺到那細薄的表皮下,滾燙的血液在血管裡有力地流動,亞瑟套弄了幾下,背後傳來阿爾壓抑的喘息,原本環在自己腰身的手向上愛撫,指尖來回拉扯騷弄兩顆紅腫突起的乳頭,一陣麻癢感向下竄去,加劇了原本就燒得難耐的火熱慾望,亞瑟咬了咬牙,扶著那碩大的陰莖推進自己的體內。

『啊...唔啊......』腸壁在前端進入後就反射性地收縮,亞瑟感受到背後的阿爾弗雷德全身繃緊起來,同樣身為男人的他當然了解阿爾此刻想用力挺進去的本能衝動,但他實在沒辦法加快自己與對方完全契合的速度。曲起的雙腿沒辦法好好控制力度,原本想調整身體的平衡,卻沒想到只埋入前端的性器便因此而滑了出來。『唔喔——亞瑟,你該不會是與我鬧著玩吧——』阿爾弗雷德的臉皺成一團,這一刻真想問亞瑟平時的性愛技術到底跑哪了,掉進泰晤士河裡面去了嗎?他只好雙手扶著並掰開亞瑟的臀瓣,重新把前端抵在那柔軟的微凹穴口,微微挺腰催促亞瑟再來一次。

『誰有空逗你玩!啊哈——插、插進去了......』在阿爾弗雷德的幫助下,這次的插入比剛才順利多了。整根沒入的感覺實在太強烈,亞瑟的雙腿抽動著,差一點便高潮的感覺讓他既舒服又不滿足,他前端滲出幾滴半透明的液體,在鈴口結成小水珠的模樣讓阿爾弗雷德不禁用指腹將其抹去再塗在亞瑟的唇瓣上。『光是插入就已經想射了嗎?亞瑟......』往耳朵吹一口熱氣,柔軟的舌尖輕柔地舔舐耳窩,在亞瑟敏感地張嘴呻吟時把指尖放進去翻弄磨擦舌葉,另一手按揉因為有定期鍛鍊而有點結實的小腹,性感帶被細緻愛撫讓亞瑟扭動著想逃避,腰部的擺動和腸壁不規律的蠕動刺激著深埋其中的男性器官,阿爾弗雷德發出享受的嘆息,低沈男聲振動著耳膜,性感得讓亞瑟著迷,甚至為了聽見更多而開始上下搖晃。

眼睛不經意看見鏡子反映的畫面,比起自己飢渴地吞吐碩大的男根,阿爾弗雷德那半閉的眼簾、泛紅的臉頰和緊繃的肌肉反而更加讓他興奮,他盯住對方的臉,直到兩人的視線在鏡子對上時,亞瑟的臉頰一下子染成鮮艷的紅色,他終於感到羞恥地別開臉,卻被戀人扣住臉頰接吻。已經不知道是晚上的第幾個親吻,但兩人還是毫不厭倦地在對方的嘴裡進行小型戰爭,柔滑而強韌的舌互相推擠,好讓自己的舌頭能深入對方的口腔裡盡情品嚐當中的柔軟和味道,在亞瑟的舌尖成功探入阿爾的嘴裡時,後者卻抱住前者的大腿開始加速律動,原本尚能忍受的平穩快感一下子變得強烈,使亞瑟不得不後退大口喘息呻吟。『笨蛋、差點兒就咬到舌頭了啊......』

『抱歉,親愛的。就像你鏡子裡看見的,我會再溫柔點。』把戀人的集中力重新帶領回全身鏡上,阿爾弗雷德的律動緩慢的磨人,帶點粗糙的掌心先是輕撫臉頰,吸引對方去注意自己手部的活動,接著繼續下移,按摩柔軟的脖頸和緊繃的肩膀,揉搓胸膛前細薄的肌膚,最後兩手的指尖都準確地捏著兩顆挺立的乳頭。『用著溫柔的方式讓你高潮。』他補充道。

阿爾弗雷德耐心地搓揉,用適中的力度去挑逗這兩顆腫脹敏感的突起,用指腹把它按進去,然後用指甲輕輕騷弄直到重新挺起,接著兩指夾住,像是想從裡面擠出什麼似的來回拉扯,間中指尖只在乳暈的部分打圈,輕撫那軟硬適中的乳頭。在仔細玩弄前方的紅點時,下身的挺動並沒有停止,持續給予後庭快感來增加對方身體的敏感度。

乳頭被玩弄的感覺細弱卻刺激,在前列腺被頂中的同時捏著乳頭,會爆發出一種強烈而刺激的甜美快感,亞瑟把頭靠在阿爾的額側,手緊抓住對方的手臂以免自己的身體因為太舒服而失控抽動。快感猶如電流般迅速向全身蔓延,流過的地方都會舒爽的毛孔張開,同時悄悄地帶走體力,剛開始時還能用大腿支撐身體去迎合阿爾的律動,但沒多久後肌肉的力量就被快感給抽走,發軟的身體只能把主導權拱手讓人,被動地承受阿爾的律動。

『看著前面,亞瑟,你至少要知道自己正在與誰做愛。』阿爾親吻那可愛的柔軟耳垂,亞瑟敏感地縮著脖子,他看著鏡子,被阿爾撞的亂晃的身體並沒有對他辨識眼前的景象造成太大的影響。因為感到舒服而面露興奮的阿爾,以及儘管想努力忍耐,也會在阿爾的愛撫和佔有下露出色情表情的自己,儘管不去看也知道的事實,然而在真正看見阿爾眼中的自己時,一股強烈的興奮蓋過所有的矜持和羞恥——也許他與阿爾做愛時從來也沒有那兩種東西,在身體興奮至極點的情況下,實在是沒辦法讓大腦運行愛以外的情緒。雙腿間的性器已經硬的發痛,想套弄它的慾望洶湧而出,受不住那股極欲發洩的射精感,亞瑟伸手握住那燙硬的莖身不住地套弄,半閉著眼睛呻吟,等待著精液射出時那一瞬間爆發出的解放感和高潮,阿爾弗雷德卻在他即將洩出前拉開他的雙手。

亞瑟發出了痛苦的哀叫,在差一點就能高潮的情況下被戀人制止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他發狂地扭著腰,渴求著更多一點的刺激,或者刺激阿爾讓對方把持不住用力抽插自己,但阿爾卻不為所動,亞瑟聽見他壓抑的喘息,知道對方儘管要辛苦忍耐也要壞心眼地欺負自己。亞瑟咬著牙,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哀求。『拜託...阿爾,別折騰我...嗯啊......給我射出來......』

『亞瑟怎可以只顧住讓自己享受呢?這裡要是不撫弄的話會很寂寞吧?』阿爾弗雷德的挺動還是維持著那折磨人的速度,他抓住亞瑟的手去愛撫那被充分疼愛的乳頭,對方敏感的緊縮又讓他忍不住低吟了一聲,他也快要到極限了。『就像剛才我做的,你也試試看,你絕對會喜歡的。這樣子我也能握住你的腰好好滿足你,對吧?』

『笨蛋、我平時根本不會摸那邊啊......』要是認真去反駁的話一定會沒完沒了,亞瑟決定順著阿爾的意思去做,他回憶著阿爾剛才的動作去揉捏自己的乳頭,尋找適中的力度去取悅自己,同時下身不住地扭動,催促並渴求阿爾的動作。

看見亞瑟因為投入在享受快感之中而再度遺忘了眼前的全身鏡,阿爾弗雷德這次沒有提醒他,而是雙手扣著對方的腰開始快速律動。忍耐太久讓阿爾弗雷德像是隻發情的野獸般使勁地抽出插入,腸壁在頻密的磨擦下反射性地收緊作為回應,陰莖被緊緊包住讓他忍不住發出半是低吼半是喘息的呻吟,他感受到血液往下衝去,導致他的性器比剛才還要更加滾燙堅硬,叫囂著要射精。

在阿爾弗雷德高潮之前,亞瑟因為前列腺被擠壓和乳頭的快感而先一步到達了頂點,他的手指捏緊了胸前的飽滿紅點,渾身繃緊地射出黏白的精華,亞瑟發出愉悅的氣音,積聚在裡面的壓力一下子洩出帶來了美妙的高潮快感,少量卻分段射出的精液濺在鋪有昂貴羊毛地毯的地上,大腦閃過一陣痛心的情緒,但他很快便決定之後才去拯救那可憐的地毯,他渾身發軟地躺在阿爾身上享受高潮的餘韻,以及對方在自己緊窄的腸壁裡跳動著射精的些微興奮感。

『啊...真舒服......』被阿爾弗雷德緊抱,戀人略高的體溫和氣息都細緻地包裹著自己,感到放鬆的亞瑟不禁舒服地發出嘆息。亞瑟還是隱約地感覺到身體內部莫名的躁動,只是因為射精後的不應期而被壓抑下來,但他知道不久後自己會再一次渴求與阿爾結合,然後讓雙方獲得心神迷醉的高潮也讓自己被對方Cream pie(註1)。



(TBC)



後記:

近來突然驚覺自己不是每篇文都寫有R18慎入的字眼
今晚大概會全部補回來,請誤入的各位別介意>A<

Comment

NoTitle 

呼呼呼呼沒關係我一點兒也不在意X-(
老伴把這篇寫出來真的是太好了!!美味!營養!(?
唉唷從一開始就這樣♥亞瑟這個小色鬼:PPPP
之後還去舔阿爾手上沾的東西……這色氣的妖精究竟想把我折磨到什麼地步!!!!我要瘋了媽媽!!!!←

還有我真的無法抗拒阿爾稱呼亞瑟為小♥貓♥咪♥
之後老伴要寫的貓耳呀內褲的我都呵呵呵呵地期待著
極有佔有欲的阿爾簡直帥死了:$:$:$
謝謝老伴成全我光捏乳頭就能高潮的野望!!!!!!> <

鏡子PLAYX-(X-(X-(
變得很主動欲求不滿的眉毛♥
被這樣那樣對待只要是阿爾就一切OK♥
最後是CREAM PIE!!!!!♥♥
嗯嗚這個眉毛太可口了,老闆來一打!!

結果我也廚廚的發表了噴一堆愛心的留言
真對不起……但是我下篇還是會這樣留!(被揍
  • posted by 恰奇 
  • URL 
  • 2012.06/17 19:18分 
  • [Edit]
  • [Res]

Re: NoTitle 

> 恰奇老伴

太好了那麼我期待妳2012生日時會給我什麼要求(爆
好孩子要多吃肉才能長大X-( 吸收完足夠的營養後要再給我肉啊!!(?
因為吃了春藥而發情的亞瑟真的很萌♥雖然後期無法表達出藥效發作的激情,但...以後再改善?
感覺眉毛就是會乖乖把阿爾的東西都舔進肚子裡去!!就只是因為阿爾是自己的戀人!這個貪心的工口大使!
快找誰寫口交給我看啊拜託!!!(被拖走

色情的小貓咪♥因為想要了就去磨蹭能給他滿足的阿爾!!
有哪隻貓能像眉毛這麼色啊♥
真希望阿爾能再多欺負眉毛的乳頭:$:$那真的很棒♥乳頭PLAY,讚

眉毛根本就是爽到沒空看鏡子X-(X-(我都快要不知道鏡子到底要用來搞什麼了X-(!!←
反正眉毛只要有阿米就萬事OK了啊X-(
喜歡Cream Pie對方和喜歡被對方Cream Pie,試問如此合拍的兩人不做情侶要做什麼(喂
連續射了五次的眉毛應該累到不行www軟綿綿的賴床實在想寫很久了♥

謝謝老伴來留言>3<♥
  • posted by 小雅 
  • URL 
  • 2012.06/17 21:50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