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越矩者-第十一章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以芙蘭的角度敘述亞瑟的過去。因此這篇阿爾的戲份偏少

「如果出生的是男孩子,那就改名做亞瑟吧?」
「你不覺得這名字太常見嗎?」
「常見不好嗎?比起獨特,我認為平靜的人生才是最好,親愛的。」

芙蘭索娃絲堅定地相信這個幸福會持續下去,這種心態一直維持至喜怒無常的天神決定把這一切收回時轉變成絕望。一場公車翻側的車禍顛覆了她的生命,她的丈夫因為患有心臟病而在車禍中病發逝世,她腹中的胎兒則是因此而流產。體質本身就容易出現流產的她,經此一劫後就更加難以平安孕育生命,但芙蘭索娃絲並不在意這一點,因為唯一有資格讓她懷孕的男性已經到了遙遠的天堂。

在意外發生後,無法接受現實的芙蘭索娃絲一度在醫院裡情緒失控,她號啕大哭,不斷慘叫和亂砸東西,完全失去了自理的能力。她接受弟弟法蘭西斯的照顧和定期接受心理治療,在一年後逐漸從意外的陰影裡走出,重新投入裸體模特兒的工作。


芙蘭認識亞瑟的契機,就是在法蘭西斯任職學校的某次模特兒招聘。法蘭西斯捧住一小疊的應徵表,拜託芙蘭隨便抽一張,恰巧就抽中了亞瑟的應徵表。自那一刻起,芙蘭就沒辦法不去在意這個名為亞瑟的孤兒,她知道這是一種感情轉移,對死去的胎兒「亞瑟」的愛,改為灌注到孤兒亞瑟身上。

她拜託法蘭西斯多多照顧這位讓她有親切感的孩子,又要求對方把亞瑟邀到家裡一起進餐,越是相處就越是覺得亞瑟倔強的可愛,她開始把亞瑟當成自己的孩子,用著母親的心態去照顧和關心他,她曾經試過用旁敲側擊的方式來打探亞瑟成為她養子的意願,但亞瑟總是把話題岔開。在亞瑟畢業後,她熱情地詢問對方需不需要她幫忙介紹工作,但又一次地被對方婉拒。雖然熱情總是遭到拒絕,但芙蘭並沒有與亞瑟計較,母親並不會與孩子計較付出的多寡,對吧。

亞瑟畢業後,因為一直找不到模特兒的工作而找法蘭西斯求助,剛好芙蘭知道自己任職的公司在招聘裸體模特兒,就順勢把亞瑟介紹進去,並教導他裸體模特兒的專業知識和技巧。亞瑟的表現很好,他順利通過試用期並且與公司簽訂了為期一年的合約。一起工作後,芙蘭與亞瑟相處的時間比以往也要多,芙蘭高興地發現亞瑟開始把她當成家人,也許只是把她視為姐姐而不是母親,但對她而言這已經是個天大的喜訊。

只是人生並非一帆風順,在亞瑟工作快滿一年,一個芙蘭休假而亞瑟上班的日子裡,前者在公司電郵的收件箱裡,發現一封附件全是亞瑟裸照的電郵,下面還寫有「PERVERT!!(註1)」的侮辱性字眼。芙蘭的臉色一下子刷白,她想致電給亞瑟關心他的情況,但門鈴狂亂的響聲讓她知道那個需要被她關心的人就在門外。

那是亞瑟生命中最糟的一日,他腳步不穩地衝進芙蘭的家裡,像是個不知所措的孩子渾身發抖著,眼框裡泛著淚,說話語無倫次,呼吸急速的讓芙蘭擔心他下一秒會暴斃。但此時的亞瑟說不定覺得死掉了還比較好,他一生之中最大的秘密也是最大的髒污被他信任的人給完全揭開並暴露在眾人的眼前,猶如雛雞被捏著脖子般痛苦地發出難聽的叫聲。他聽不見芙蘭的聲音,只覺得一切都完蛋了,所有人都用著看Pervert的眼光鄙視著自己,黑色的沼澤伸出黏濕噁心的手想把他拖曳進去成為那腐爛泥土的一部分,他會死掉,因為「罪行(同性戀)」被發現而死亡。

『怎麼辦?怎麼辦......』亞瑟臉色發青,他的身體下意識地搖晃著,表現出他此刻的極度恐懼和焦躁,他不敢去想像未來會發生的事。有聽說過以前的英國人會怎樣處置紅髮的國民嗎?全部當成女巫(罪人)活活燒死,然後他就是那個被發現是紅髮的國民了!

芙蘭拿了一杯混有安眠藥的溫水,餵著亞瑟喝下去,但水在滑過舌根時就被反射性嘔吐出來。『別嘔出來,乖乖的喝下去,對,乖孩子。』

在安眠藥發揮藥效時,亞瑟搖晃的幅度變得更加大。『我要死了嗎?芙蘭。我要死了嗎?』那變得無力的四肢和沉重的眼簾加重了亞瑟的不安,但最後他還是不勝藥力的倒在地上陷入睡眠。

芙蘭吃力地把亞瑟拖上沙發上(她可沒那個力氣把一個成年男性拖上房間裡的床),她撥電話給法蘭西斯,一邊交代亞瑟的情況一邊把家裡能自殘的東西全收起來。

『說實話,芙蘭,我認為亞瑟真的需要一個心理醫生。』法蘭西斯在電話另一頭說:『半個月前他向我們出櫃時,反應也是這樣子。』

『我知道,但是他不願意我也沒辦法。』儘管把亞瑟視為自己的兒子,也不代表芙蘭會擁有母親的權力,尤其是亞瑟根本只把芙蘭當成知心好友或者是姐姐。『亞瑟看起來很糟,也許他應該去美國避風頭。給我知道是哪個混球幹的,我一定要拿酒瓶打他一頓!』


誰也看得出亞瑟無法再在那間公司工作,身為介紹人的芙蘭幫亞瑟請了有薪假期和遞上辭職信。公司不希望事態擴大,因此假期和辭職申請很快就批准了。芙蘭把自己的建議告訴給亞瑟,意外地,睡了一覺的亞瑟變得非常平靜,睡前那精神崩潰的模樣就像做夢一樣。

『亞瑟,你要做我的養子嗎?』芙蘭拿出認養相關的文件,她直覺地覺得,要是現在不問,大概以後都沒機會再問了。『我知道這時你大概不想理會這件事,但是兩日後你就要去美國......』這意味著他們的交流會減少,唯一的聯繫就只有那間借住給亞瑟,屬於芙蘭的屋子。

她期盼亞瑟會答應,但失望地亞瑟還是搖頭拒絕了。『我不可以拖累妳。而且名義這種東西,就只是名義而已,我們執著的應該是內心怎樣看吧。』

『如果是指同性戀的話,那些事根本——』

『不,這與我是不是同性戀並無關係。』亞瑟打斷了對方的話。『我不會忘記妳和法蘭西斯的,在事情平息之後,我會回來英國探望你們——也許會帶著我的新情人。』

芙蘭沒有再反駁或者試圖勸說,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亞瑟,希望美國的開放風氣能改變亞瑟的想法,至少讓他別覺得自己身為同性戀就是種罪。


在安眠藥的藥效消退後,亞瑟在清醒的同時也有種特殊的感覺,就像有人為他脫下擋住視線的面紗般,視野變得清晰,大腦也莫名地冷靜。他平靜地與芙蘭對話,毫無異議地接受了去美國的建議,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這個世界似乎變得與自己無關,感情和理智似乎被分割成整齊的兩部分,感情的開關被關掉然後只剩下理智在運作。

出發前一日,他去了賣雜貨的店子裡,買了個鐵鎚,拜託老闆包得緊密一點,然後他在無人的小巷裡埋伏著,在那個散播他裸照的男人出現時,悄悄地拿出鐵鎚往對方的頭上砸下去。鐵和頭骨的碰撞發出了沉悶的「咚」一聲,他在男人昏迷時抓住對方的後衣領,以免他倒下時大腦和磚頭地有過份激烈的接觸。穿戴著皮手套的手儘管觸碰到對方也不怕會留下任何痕跡,亞瑟確認對方沒死掉後便迅速逃離現場,他避開警察巡邏的路線,以免在回家前就先被警察給抓住,儘管英國警察的溫和親切是世界皆知,也不代表他們會對一個帶有鐵鎚的成年男性溫柔。

一個同性戀受到了他應得的懲罰,然後他躺在病床上獲得眾人的原諒。
一個犯事者受到了他應得的懲罰,然後他將會躺在病床上獲得受害者的原諒。


出發當日,法蘭西斯特意駕車送他去機場,亞瑟就像沒事人一樣辦手續,直到飛機起飛並在美國降落,也沒有任何警察過來拘捕他,亞瑟知道他成功了。他倒在新居的床上呼呼大睡,在睡醒後,他覺得感情又與理智融合在一起了。



亞瑟迷迷糊糊地張開眼,大腦有點分不清夢境和現實,他邊揉著眼睛邊翻身,眼前睡得香甜的阿爾弗雷德讓他僅花了一秒就知道剛才的全都是夢,現在這個才是現實。為了配合亞瑟的習慣,阿爾弗雷德與亞瑟一起睡覺時會裸睡,避免衣物在皮膚上壓出印痕,除此之外,雙方也喜歡肌膚直接觸碰的親蜜。

怎麼會突然夢見以前的事呢,一定是因為睡前與阿爾說了自己的故事。亞瑟調整了一下姿勢,讓自己在阿爾弗雷德的懷裡躺得更舒服,他藉著清晨的微光觀察阿爾的睡顏,對方可能在做好夢,導致他的臉上露出了傻子的笑容,亞瑟發誓他真的看見阿爾的嘴角有著可疑的透明液體,他幾乎百分之百肯定那染濕他枕頭的口水就來自阿爾的嘴裡。在耀眼金髮上那一撮不羈的呆毛,似乎也與主人一樣休息著,軟軟的躺在枕頭上,被自己的想像給逗笑,亞瑟輕笑了幾聲,他伸手撫摸阿爾溫暖的臉頰,突然有點感傷。

阿爾是同性戀,亞瑟也是個同性戀,但是為什麼在亞瑟眼中,阿爾就像白鴿(註2)而自己就像隻烏鴉——或者是隻麻雀(註3)?亞瑟當然知道那是觀念和心態問題,只是他就是沒辦法去改變。

但是,他非常高興阿爾弗雷德願意待在自己的身邊,明明有著更好的選擇,阿爾卻還是挑選自己成為他的戀人,並且對自己說出我愛你。

『謝謝你,阿爾。我也愛你。』

亞瑟已經無法想像失去阿爾弗雷德的日子會是怎樣。


(TBC)


註1 : PERVERT, 行為反常、性變態的意思。也有辱罵同性戀者的意思,在照片下寫這個英文是暗指亞瑟是個同性戀。

註2 : 白鴿有和平的意思,在亞瑟的角度就是無犯罪、乾淨的人。

註3 : 在英國,皇室視烏鴉為寶貝 ; 而看見麻雀代表有壞事要發生。

Comment

路人 

後續希望www
  • posted by  
  • URL 
  • 2012.09/16 23:25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