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米英]The dark King and his haughty Queen (上)(R18慎入)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註: 此乃根據米英MMD Sweet devil人物外觀設定而寫的三次創作,無法接受三次創作者請自行回避


惡魔魔王米 X 惡魔女皇英

阿爾弗雷德從誕生開始就已經被選中為下任魔王的繼承人,他年輕、可愛(長大後變帥氣)、充滿精力而且也有著龐大的魔力,連活了上千年的殭屍王耀都說這個人不做魔王很浪費。在阿爾弗雷德年僅十九歲的時候,魔王就已經迫不及待地把王位過讓給他,對方這種王位彷彿是燙手山芋的態度讓阿爾弗雷德一度猶疑自己是不是應該拒絕接下魔王的位置,但在王耀承諾會在魔王身邊擔任丞相之後,阿爾弗雷德終於在華麗盛大的加冕儀式中坐上魔王的王座。

成為魔王後,阿爾弗雷德才知道有一大群惡魔是不聽從魔王的指揮,代表著貪婪的他討厭權力被分薄的感覺,他向王耀詢問了詳細的原因,才知道那一大群的惡魔是只聽從Queen的命令,而Queen的名字叫亞瑟,是一名驕傲和淫慾的淫魔(男性)。

『魔王大人您也知道惡魔和惡魔之間的交配是生不出惡魔的小孩,能讓擁有生育能力的人類懷上惡魔的孩子就只有夢魔和淫魔。』王耀從手袖裡抽出Queen居住地的地圖,雙手奉上給阿爾弗雷德,在對方接下後繼續說:『Queen是眾多淫魔中魔力最強的,一直以來Queen都是King(魔王)的所有物,但這一任的Queen卻叛逆地作出了獨立的反抗,上任King打不過他,只好把淫慾惡魔的指揮權拱手讓人。』

挑起一邊眉頭,阿爾弗雷德不相信區區一隻淫魔能打敗魔王,淫魔可是人類隨便拿一瓶聖水潑下去都能被溶掉的弱者,除了給其他惡魔洩慾和讓人類懷孕之外就一無是處。要是連一隻淫魔都打不過,阿爾弗雷德實在無法想像上任魔王到底有多弱。

同樣深知這一點的王耀自然了解阿爾弗雷德內心的疑惑,他在後者開口詢問前早一步解答對方:『Queen不是普通的淫魔,他是罕有地擁有兩種罪惡的惡魔,高傲之罪為他提供了大量的魔力,雖然這些力量不足以硬碰硬戰勝任何一任的King,但他可以用別種方法讓對方投降。Queen曾經說過,「他可以讓任何人一瞬間腰軟」。』

這倒是滿有趣的。阿爾弗雷德從知道性事的那一刻起就從未被任何一隻淫魔弄到腰部發軟,王耀的話讓他想一睹Queen的真面目,順便把原本就理應屬於他的權力重新奪回來。


惡魔居住的世界與人類不同,人類的世界充滿了溫暖而刺眼的陽光,而惡魔的世界則是長年陰天。惡魔的力量越大,生活環境會越好,低級的淫魔通常會在露天毫不掩飾地肆意性交和勾引其他惡魔,直到被較高等的惡魔看中才能住在對方的居所裡。阿爾弗雷德依照著王耀給他的地圖向著Queen的居所飛去,他儘量朝著高空飛去,遠離地面傳來的嘈雜聲音,Queen的住所有點遠但對他而言不成問題,他的翅膀讓他能在短時間裡飛到很遠的地方。

Queen居住的地方就像人類的豪宅一樣,黑色的牆面有著美麗的金色紅花紋,地上鋪有整齊平滑的大理石板,道路的兩側是薔薇園,看來Queen喜歡與他身份不相符的園藝,而這個居所也一樣,華麗、氣派,與Queen的身份相比卻顯的有點太小。

『您好,魔王大人,恭喜您正式登基以及您的來訪。』穿著暴露女僕服的淫魔討好地彎腰露出豐滿的胸脯並把尾巴卷成他們認為是魅惑對方的孤度。『請問小的有什麼能為魔王大人服務呢?』

『我要見Queen。』阿爾弗雷德揮揮手,示意自己對她沒興趣。女僕也無意去誘惑對自己沒興趣的惡魔,她爽快地打開了大門帶領阿爾弗雷德進入,大廳迴盪著凌亂的喘息和呻吟聲,阿爾弗雷德有些不滿地皺眉,Queen的住所裡竟然充滿著低等的惡魔,沒架子都應該有個限度吧!敏銳地察覺到魔王的不悅,女僕拍了三下響亮的掌聲,整個房子便一瞬間安靜下來了。

『這裡經常也是這樣子的嗎?經常塞滿低級的傢伙——』

『不。』紅髮惡魔打斷了黑髮魔王的話,他坐在二樓的扶手,居高臨下地看著後者,姿態活像在這裡他才是魔王。『今日只是想要點樂子就把他們叫來了。順便打聽一下新魔王就任的事,不過看來是省了這功夫。』紅髮惡魔上下打量著阿爾弗雷德,後者很肯定這傢伙在他跨間停留的視線比其他地方多兩秒。『幸會,我是Queen,亞瑟。』

故意用挑釁的視線把亞瑟從頭到腳仔細地看了一遍,亞瑟似乎不介意對方失禮的眼神,反而擺了幾個姿勢讓阿爾弗雷德能看的更加悅目。在四目對視時亦毫無退縮或移開視線的意思,在那個森林綠雙眸中阿爾弗雷德看不出恐懼,也看不見厭惡,那眼神就像看著自己的子民一樣溫和而高傲,理所當然的讓人反感的同時又對這個人產生興趣。

『我是King,阿爾弗雷德, Queen的另一半——本應如此。』阿爾弗雷德想起王耀的話,亞瑟雖然血統低賤卻仍然是罕有之物,就像兔子的紅眼一樣少見而珍貴,雖然一時半刻都無法放下自己那種從小就開始被灌輸的階級觀念,但阿爾弗雷德承認他欣賞Queen那猶如王者般的姿態,這讓他想得到他,剝開他黑色禁慾系的軍服,使他在自己的身下展露出更多的神態。『我想以你的智慧,應該猜的出我來這裡的目的吧?』

『不外乎是那幾個目的。為了擁有淫魔和夢魔指揮權的愚者,斥責低賤淫魔不應該擁有指揮權,卻連淫魔小小的魅惑都抵擋不住而幾乎被榨乾,結果成為比淫魔也不如的賤民。怎樣?這一任的魔王也打算做一下賤民好讓自己變得更勤政愛民嗎?』把扶手當成滑梯從二樓滑落至一樓,在亞瑟接近時阿爾弗雷德感受到性慾在逐漸升溫,Queen在警告他,用著無色無味的催情氣體意圖驅逐他。

『你就沒想過我來的目的就只是想與Queen交配一下嗎?』伸出想摟亞瑟的腰卻撲了個空,阿爾弗雷德若無其事地收回手,說:『如果我是為了指揮權而來,你打算怎樣對付我?用你的肉體來打消我的念頭嗎?在我身下扭腰用著淫蕩的嬌喘聲來讓我忘記自己的目的?』

對阿爾弗雷德侮辱的字眼無動於衷,亞瑟還是保持他的微笑,他散發出更濃烈的催情荷爾蒙,暗示對方別太洋洋得意地以為剛才那些就是極限。『的確是打算用性事來讓你放棄,不過不是以我的身體,而是以萬千淫魔的身體來榨乾你。在你身上的魔力和體力全被淫魔榨乾之後,把你脫光帶上頸圈去遊街示眾,黑色的漆皮項圈很適合你,你認為呢?』

『要是真的想讓我發狂的話,再貼近一些比較好吧?』這次亞瑟沒有避開阿爾弗雷德的雙手,後者環著他的腰讓他們的下腹、大腿和私密處都緊貼在一起,輕輕磨蹭讓亞瑟感受到那把褲襠高高撐起的碩大男根,手掌握住亞瑟的臀部儘情揉捏,牙齒輕咬耳尖往耳窩吹氣。亞瑟森林綠的眼睛瞇了起來,這具敏感的身體和無可避免的淫蕩天性讓他在阿爾弗雷德的挑逗下輕易地變得興奮,高傲的他不打算跟著對方的步調走,尤其是他還不清楚魔王的內心在打算怎樣的如意算盤,但肉體的燥熱難耐使他感到自己必須被些什麼狠狠操弄。

『我們來打賭吧?阿爾弗雷德。』亞瑟一邊說一邊愛撫對方,『一對一的,看誰能先榨乾對方,我輸了就給你想要的,我贏了的話......就戴上頸圈做我一日的狗,如何?』

『要是我拒絕呢?』

『那就不是一對一而是一對千萬了,在別人的窩巢裡搶東西能不能成功也是賭博的一種,要是不想賭的話歡迎離開,我會盡Queen的職責把你恭送至大門的,我的魔王。』

阿爾弗雷德不認為亞瑟會遵守承諾,但也不打算拒絕。舒服痛快的性愛誰不想要呢?反正他絕對不會輸。


亞瑟的書房充滿了文靜的氣息,書櫃們在其中一面牆壁上整齊地排列著,裡面塞滿了不同的書籍,另一面緊貼牆壁的矮櫃上有未完成的刺繡和一些毛娃娃,牆上掛滿了手工的刺繡品,牆角有幾盤看不出品種的綠色植物,床帳是米白色的蕾絲支架睡簾。撥開窗簾向外面看去,會看見下方的薔薇園。

『不到床上來嗎?』亞瑟已經脫下了褲子半躺在床上,在黑色的軍服上衣襯托下,亞瑟的肌膚顯得更為蒼白,雙腿間粉色的性器已經完全勃起,告知對方這具肉體的興奮程度。

沒有詢問亞瑟為什麼不脫下所有衣服,阿爾弗雷德上床去擁抱他,兩人互相廝磨了好一陣子,然後由亞瑟為對方脫下黑色的上衣和軍褲。阿爾弗雷德毫不掩飾地向對方展示自己那根比對方還要傲人的碩大分身,在亞瑟的眼睛微微睜大時他感到自己的驕傲心態獲得了充分的滿足。

亞瑟的手上下套弄著對方的男根,捕捉到節奏後便用舌頭舔弄前端直到怒漲的龜頭變得濕潤。把陰莖含進一半後阿爾弗雷德發出享受的嘆息,淫魔總是有著優秀的舌技,但他必須承認亞瑟的嘴巴比任何一位他品嚐過的淫魔都要銷魂,在吸吮的同時舌頭靈巧地舔遍整根柱身,整根吞入後收縮舌根的部分,讓對方感受冠狀溝被緊緊包裹的快感,在阿爾弗雷德幾乎壓抑不住抽插的衝動前就吐出興奮的陽具,改用手套弄為對方稍微降溫,另一手按摩揉搓下方柔軟的囊袋,每當鈴口滲出少量而透明的黏液時,亞瑟都會伸出舌尖舔走。雖然比試內容是誰先榨乾對方,但亞瑟並沒有急著迫使阿爾弗雷德射精,反而是用心地服侍對方,這一點讓阿爾弗雷德開始懷疑亞瑟的目的,這可能是令他放下戒心的手段,又或者Queen太久沒做了,就隨便找了個藉口與自己上床,無論答案是哪個都有著它的麻煩。

曲起大腿以膝蓋磨蹭亞瑟硬挺的性器,在那對綠眼染上情慾的快感後阿爾弗雷德說:『你打算只用口交來榨乾我嗎?那你應該需要付上一輩子閉不上嘴巴的代價才有可能成功。』

『謝謝你善意的提醒,但我認為被榨乾的人會是你而不是我的嘴巴。插入之前先給嘴巴好好品嚐是我的習慣,要是射出來的東西太淡薄就沒資格插進去,不過我相信你有這個資格,魔王的加冕典禮應該讓你禁慾了好一陣子。』舌葉緩緩地從根部向上舔過柱身,舌尖誘惑地挑弄射精口,微微挑釁的表情讓阿爾弗雷德想用力射出——好使對方因為發現自己的厲害而流露出吃驚和讚嘆的表情。


在亞瑟再一次的含入硬挺的陰莖時,阿爾弗雷德扶著他的頭開始試著緩慢的律動,發現亞瑟沒有抗拒甚至是調整角度方便他更深入後,他開始逐漸加快自己挺腰的速度,每次深入時亞瑟都會發出苦悶的低吟,喉頭震動龜頭的感覺充滿了刺激的快感。在感到射精的衝動後,阿爾弗雷德的動作亦開始變得粗暴,彷彿要把對方的喉嚨給刺穿一樣使勁挺進,然後在射精的前一秒把性器完全抽出,只差一步就能到達頂點的陰莖突突地跳動著,阿爾弗雷德把沾滿了滑溜唾液的柱身往亞瑟的臉上蹭,亞瑟沒有反抗的放任他這樣磨蹭了好一陣子,最後才握住似乎已經腫脹至極限的柱身上下套弄,另一手則用掌心在前端打圈,一會兒後阿爾弗雷德便全身緊繃的把黏稠滾燙的精液射至亞瑟的左手上。沈浸在久違的高潮中的阿爾弗雷德並沒有仔細留意亞瑟的表情,不然他就會發現對方的臉頰微微泛著粉紅,嘴唇也彷彿是發現了什麼極品似的流露出滿意的微笑。

『喂,你的歲數應該是再年輕一點吧,外面宣稱的一百五十歲一定是騙人的。』故意張開五指讓阿爾弗雷德清楚看見手指之間連結著的黏稠銀絲,濕軟的舌頭舔著指縫間的濁液。『射的時候很有力,量也很多,上了年紀的傢伙應該不會這麼有勁兒。我猜猜看......五十歲以下,怎樣?有猜對嗎?我這年一百二十三歲吧,生日是什麼時候我早就忘記了。』

『十九歲。沒想到淫魔能從精液中猜到對方的年齡啊,是因為與太多不同種類的傢伙上床的關係嗎?說不定會連三頭犬的歲數也能從精液中嘗出來?』伸手握住亞瑟的性器,不輕不重地套弄起來,亞瑟發出享受的呻吟,把手上的精液全送進嘴裡後,他趴在阿爾弗雷德身上用自己勃起的男根磨蹭對方的下腹,他必須把阿爾弗雷德的性慾重新挑起才能讓對方插入自己。至於剛才阿爾弗雷德說的話,擅長進行腦內過濾的亞瑟大概只接收了魔王只有十九歲這個訊息。

『那我可是你的長輩了,小鬼。』儘管雙臀被阿爾弗雷德握住搓揉撫弄,而自己亦下流地摩擦對方的腹部,亞瑟還是保持著王者的氣質,名為高傲的罪彷彿已經深植那人的身體甚至是靈魂,導致他在性慾的洗禮下雙眼依然擁有清澈的綠色。阿爾弗雷德瞇著眼睛,這個人游刃有餘的樣子讓自己感到不爽,然而也更加激起了他想獲得對方的慾望,他是第一次如此渴望擁有一個人,而這個人還要是與他爭權的Queen。

分開臀瓣把兩根手指插入穴口,阿爾弗雷德察覺到亞瑟的腸壁莫名地濕潤滑溜,他可不記得男性淫魔有自行分泌潤滑液的能力,那就只剩下一個可能性。『在我之前就已經先與別的傢伙做過了?』阿爾弗雷德的心中有點不滿,他當然知道亞瑟不是處男,這地方沒有一隻淫魔會是處男,但他不喜歡做後來的人,要他插入一個佈滿他人精液的腸道裡是沒可能的,儘管那腸壁的主人是他想擁有的Queen。

『自從我成為Queen之後就沒有人能插進去,包括上一任那位無論是力還是粗都不合格的King。』感覺到阿爾弗雷德在把腸壁裡的黏液挖出外面去,亞瑟覺得有點好玩,他先把軍服外套給脫下來,然後說:『我有隻我慣用的觸手寵物,雖然不夠粗但優點在於怎樣都不會累,可以陪我玩很久。希望你的大傢伙不是射兩次就會完蛋,要榨乾我你至少得射個七次——啊嗯......』

阿爾弗雷德毫無預警地整根沒入導致亞瑟在把說話給說完之前便先一步發出了誘人的喘息,他發現自己的腸壁在飢渴地夾緊灼熱的肉棒,這個至少三十年沒有被男性性器寵愛的身體下意識地想討好難得進入自己體內的傢伙,這時亞瑟才真正地考慮這場賭博的勝利者會是誰,因為這具肉體在一面倒的渴望對方榨乾自己,他內心一邊說著髒話一邊想他不能成為輸的那方。

『不把襯衣脫掉嗎?你的乳頭也硬起來了。』隔著襯衣用兩指夾著挺起的乳首細細磨擦,綿密卻細小的快感就像電流般在身體四處亂竄,亞瑟把唯一的衣物也脫了下來,露出因為長年沒有外出而帶點病態白的膚色和胸前剛才被捏的正舒服的突起。拉著阿爾弗雷德的雙手讓對方繼續愛撫自己的胸膛和揉捏胸前挺立的紅點,亞瑟喜歡肌膚與肌膚之間互相接觸的親密感,與寂寞無關,那只是昔日他還是人類的時候最渴望擁有的東西。

在開始抽插的時候他們一致地閉上自己那張只會與對方唇槍舌劍的嘴巴,亞瑟規律地上下擺動著,捕捉著自己和對方也喜歡的節奏,他很快便發現阿爾弗雷德喜歡完全插入。『啊啊...好棒......』亞瑟一邊扭動腰臀一邊套弄自己勃起的柱身,被巨大肉棒抽插的充實感讓他的理性被抽離身體,他全身的細胞都因為難得的性愛而發出歡愉的尖叫。當他發現阿爾弗雷德握住自己的腰部打算一個翻身把他壓在身下時,習慣位於上位的亞瑟下意識地把黑色的惡魔尾巴當成鞭子一樣往對方的臉揮去。亞瑟成功地用尾巴賞了一個耳光給對方,但同時亦觸怒了阿爾弗雷德。

亞瑟只覺得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道給推倒,在倒在床上後阿爾弗雷德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對方有力而迅速地抽插,每次飽滿的龜頭都會來回擦過前列腺,強烈的快感讓亞瑟想尖叫出聲時,才真正察覺到自己的脖子被阿爾弗雷德捏的死緊。快感的呼叫與肺裡的空氣被堵住,亦無法吸入新鮮的空氣,亞瑟知道阿爾弗雷德在憤怒,但他不打算道歉求饒或者坐以待斃,在床上一邊做愛一邊被對方捏脖子死並不是他所追求的死亡方法。他拚命的想拉開阿爾弗雷德的雙手,但那傢伙的力度大的可怕,他開始抓對方的手腕,抓破了皮就往血肉裡挖,要是平常人早就痛的連性慾都失去,然而阿爾弗雷德的雙手卻能夠絲毫不動,下半身的性器依然精神地在腸道裡來回搗弄,讓亞瑟同時感受到痛苦與快樂。

窒息讓亞瑟的腸壁開始失控地劇烈收縮,性器被絞緊的快感讓阿爾弗雷德湧出射精感,他一邊作出最後的衝刺一邊觀察亞瑟的反應,他很高興地發現亞瑟的眼神出現了高傲以外的色彩,因為窒息式性愛而出現的快感、痛苦和絕望而出現的混濁暗綠色。無法呼吸而溢出淚水,雙手和脖子都沾滿屬於他的鮮血,亞瑟的生死大權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使阿爾弗雷德感到極度興奮,但他不打算就此殺死亞瑟,因此在他與亞瑟都因為這種性愛而到達高潮射精後,他在後者昏厥前就鬆開了雙手。

亞瑟弓起腰劇烈地咳嗽,新鮮的帶氧血液湧向他的臉頰使其呈現健康的紅色,阿爾弗雷德抱起對方為他拍背,心想這樣的亞瑟可愛多了。他欣賞Queen的倔強和高傲,然而這點並非他真正想得到的部分,就像栗子或者荔枝一樣,人們以欣賞其美麗的外表來作出挑選,但他們想要的往往是那堅硬外殼下柔軟甜美的果肉,阿爾弗雷德也不例外。

『怎樣?射出了這麼多,你應該也覺得舒服才對。』用指尖愛撫亞瑟沾著精液的小腹,亞瑟敏感地繃緊身體,阿爾弗雷德覺得剛才痛快射了一次的男根在腸壁的夾緊下又有重新充血抬頭的衝動,他不是縱慾的人,但亞瑟似乎就是有一種特別的吸引力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想佔有他。

『對,舒服斃了,真是托這淫魔血統的福。』吃了個大虧的亞瑟不認輸地瞪著阿爾弗雷德好一陣子,他知道自己是絕對贏不了,阿爾弗雷德太年輕氣盛了,從一開始選擇單對單他就已經註定了會輸。儘管交出指揮權,亞瑟還能夠做萬人之上的Queen直到King厭倦他,但亞瑟絕對不允許自己落的如此下場,那不如叫他去死。

他得想辦法好讓阿爾弗雷德不再過來搶他的指揮權。『我們做一樁交易好嗎?』稍稍停頓了一會兒,他繼續說:『我可以重新回到King的身邊,但必須讓我繼續持有淫魔和夢魔的指揮權。』

『這是你的讓步嗎?Queen。』阿爾弗雷德輕笑著,他舔著自己的傷口,被亞瑟抓傷的地方便開始用著肉眼可見的癒合,直到連一絲曾經受傷的痕跡也看不出來。『你是憑著什麼來認為我一定會答應?無論是Queen還是指揮權,原本就只屬於King一人。』

『不答應也沒關係,我會以我的性命相搏。』亞瑟直視著阿爾弗雷德,他不會畏懼任何事,沒什麼比失去唯一擁有的東西更加可怕。『你太強大了,King。我可以肯定接下來的二百年你都會是強大而無人能夠動搖的King,但Queen平均每十年就會換人。要是把一切還給你然後十年後我失去所有,那倒不如現在就為了我所擁有的權力免被奪去而被殺。』

『你不怕死嗎?』

『連剛才的虐待都能感到快樂的淫魔身體,死亡根本就只是另一種高潮而己。』

阿爾弗雷德認為Queen在逞強,眼前的紅髮惡魔在懼怕某些事物,導致他必須緊緊抓住自己的指揮權來獲得安心。阿爾弗雷德緊抱著亞瑟,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他覺得自己內心的某處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挑動著,使他想安撫亞瑟的不安,儘管他自己根本不知道亞瑟是在害怕著什麼。

『沒問題,我答應你。而且你可以放心,只要我還是King,你就會是我的Queen。』

『為什麼不殺我?把危險的傢伙留在身邊是你的興趣嗎?噢,還是你的自大終於讓你的智商退化了?』

對方沉默了好一陣子,正當亞瑟以為對方不打算回答自己時,阿爾弗雷德親吻了他的唇。這讓他有點吃驚,雖然他們還維持著插入的狀態,但目前的情況沒必要也沒理由讓阿爾弗雷德需要親吻他。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想得到你。我喜歡你的身體也喜歡你那倔強不認輸的個性,你要回來我身邊我求之不得,那我就能讓你也喜歡我了。』把亞瑟推倒在床上,阿爾弗雷德再一次親吻他,發現感覺不壞後試著把舌頭伸進去舔弄對方的口腔內壁,把每一次都舔遍後滿足地退出。

『果然是腦殼壞了,不然就是本身智商太低。王耀是瞎掉了才挑你做魔王...唔!』腸壁被迅速撐開的感覺讓亞瑟知道阿爾弗雷德勃起了,雖然不想承認,但在身體感受到充滿活力的灼熱肉棒時,他就會情不自禁地想扭腰誘惑對方來操自己,他得費盡全身的氣力才能壓抑這個該死的本能。

『別叫其他男人的名字,我不喜歡。』懲罰性地往亞瑟的肩膀咬了一下,對方從嘴裡溢出的呻吟讓他抬起頭來。『你喜歡疼痛嗎?』

『我操你的!淫魔面對所有的感覺都能轉化成快感,所以被虐待至死都不會覺得痛苦,平時唸書太少嗎——不。』在阿爾弗雷德解釋前亞瑟已經先一步找到對方無知的原因,他糾正自己的話。『對了,你只有十九歲。你不是因為腦殼壞了所以智商低,而是你的智商本身就很低。』

『因為喜歡了你,所以我變蠢了吧。』阿爾弗雷德舔著亞瑟脖子,上頭深紫色的瘀血在他的舔舐下顏色逐漸變淡消失。『你是我的Queen所以你也會喜歡我吧。喜歡上我以外的人什麼的,我不會接受。』

亞瑟只覺得這一任的King精神有毛病,他們在幾分鐘前還在針鋒相對,結果現在眼前的人就前一句喜歡後一句喜歡。感覺自己被對方戲弄的羞辱感讓他氣的想再一次用尾巴抽打他,但理智制止了他這樣做,因為剛剛他們承諾了雙方的KingQueen關係,現在的他是King的所有物,除了繼續擁有指揮權之外,他不能反抗King的任何一切。

『我不會愛上任何人,但要是你願意滿足我的生理需要我會很感謝你。』深埋在體內的男性性器已經好一陣子都沒有律動,性慾被輕易挑起的亞瑟快要無法忍耐,但他無法拉下面子去哀求對方快些操他,位於下方的他也不想像是個蕩婦一樣扭腰渴求對方的抽插,儘管他的身體他媽的想這樣子做!

『那就說你喜歡我。我不動的話你會很辛苦吧?』事實上阿爾弗雷德也痛苦地忍耐著,勃起的陽具被包裹在緊緻柔軟的腸道裡,對方每次收緊都在挑戰他的理智,他只好抽離一半讓自己冷卻一點。

『嗚唔——』亞瑟雙手抓緊身下的床單,他賭氣地向後移動想讓阿爾弗雷德的男根退出他的體內。『那我還不如找我的觸手寵物——嗯啊!』

阿爾弗雷德抓住亞瑟的腰使勁一拉,原本已經抽離了一大半的肉棒重新挺進對方的深處。『我會把你的寵物給剁成碎片餵三頭犬,然後我會代替它來每日滿足你。快說你喜歡我嘛,說了我們都能舒服了,舒服的事你也喜歡吧,亞瑟。』

別叫我的名字,你這個渾球!抓著阿爾弗雷德的雙臂,亞瑟閉上雙眼,喜歡而已,一秒就能說出來的了。『可惡......我喜歡你...啊、啊喔!』在說出喜歡的同時亞瑟的雙腿被大大分開,碩大的性器迫不及待地開始律動,迅速而穩定地磨擦腸壁裡的每一部分,滿足對方每一寸都想被疼愛的慾望。

在擦過某處的時候,亞瑟幾乎整個人都跳起來,一直留意著對方反應的阿爾弗雷德往同一個地方多磨蹭幾下,亞瑟難耐地扭腰,他環抱著阿爾弗雷德的背發出撒嬌似的喘息,讓後者知道那裡是他的敏感帶之一。阿爾弗雷德不知道亞瑟的呻吟是摻雜了求饒的意思還是單純的想要更多,他憑著直覺律動,同時享受每次插入抽出時都會被夾緊的快感。

『別再弄那邊...啊呀......』前列腺被一直重點磨擦雖然舒服卻過於單調,亞瑟不得不提醒對方自己的其他部分也在渴求寵愛。阿爾弗雷德的技巧不算好,但亞瑟還是感到滿意,在脖頸沒被捏著的情況下他能夠清楚體會到對方強勁的速度和力度,被填滿的快感猶如電流般竄過全身讓四肢發軟,然而後庭卻興奮地以收緊放鬆來迎合性器的操弄。前方勃起的生殖器被阿爾弗雷德握住套弄,指腹在敏感的射精口上來回滑動磨擦,彷彿是在催促的動作使亞瑟幾乎高潮,卻又因為被指尖堵住而無法真正射精,矛盾而又快樂的刺激感讓他不禁弓起身體要求更多。他的尾巴像是交尾的蛇一樣纏上阿爾弗雷德,像是挑逗也像是討好似的扭動輕掃對方的腰背,從亞瑟沈溺在性愛快感的表情中能看出他完全沒發現自己在下意識的用尾巴向對方撒嬌,阿爾弗雷德不禁再一次與亞瑟接吻,而這次亞瑟也有好好的用唇舌回應他的熱情。

『唔嗯......』雙唇分開時亞瑟發出了軟膩的呻吟,快要到達高潮的興奮使腸壁收縮,讓原本窄小的腸道更加充滿壓迫感。腫硬的陰莖誠實地傳遞著被突然夾緊的刺激感,阿爾弗雷德加快挺腰的速度,巨大的黑色肉翅因為亢奮而完全張開,讓亞瑟籠罩在陰影下。

『啊啊......我快...啊...』努力抱著磨蹭對方的身體,肌膚緊密接觸、肉體的碰撞全轉化成甜蜜愉悅的快感。阿爾弗雷德加重了揉弄性器的力度,刺激的感覺讓亞瑟大腦一片空白,無法再忍耐的,亞瑟在對方一記有力的挺進下顫抖著到達了高潮,身體抽搐著把白濁的精液射出至阿爾弗雷德的下腹上,『唔啊、啊......King...』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呻吟混雜了對阿爾弗雷德的渴求,亞瑟只是享受著猶如潮湧般的快感、阿爾弗雷德有力的擁抱和對方往自己體內注入精液的滿足感。

全身放鬆躺在床上喘息,任由阿爾弗雷德啄吻自己的脖頸,亞瑟承認自己很久沒有享受這種激烈而痛快的性愛,比聽命於自己的觸手不同,與阿爾弗雷德做愛的快樂刺激的讓人再三回味,而且有上癮的危險。久久沒有被被男性精華滋潤的後庭飢渴著想要更多,阿爾弗雷德亦敏銳地感覺到亞瑟的穴口在微微收縮。『亞瑟,叫我的名字吧。』愛撫那帶點汗濕的身體,按揉連接翅膀的肩胛骨,鼻尖磨蹭因為高潮而紅潤的臉頰,親密的廝磨為阿爾弗雷德帶來一種像是情侶互動的滿足感。

『阿爾弗雷德。』挑起一邊的眉毛,亞瑟用著毫無起伏的聲調敘述了魔王的名字,這很顯然不能讓剛剛墜入愛河的魔王感到滿意。

『叫我阿爾,你是第一個可以這樣叫我的人。』用著巧勁揉捏亞瑟的後頸,對方雖然面露不滿但還是忍不住舒服地瞇眼。阿爾弗雷德當然知道要亞瑟立即愛上他是沒可能的事,不過他能先征服眼前這位惡魔的身體,然後讓他的心再也離不開他。

『如果你用King的權力來命令我,我自然會遵從你的意願。』亞瑟故意強調雙方之間的關係,暗示對方無需多做一些無聊的事。

阿爾弗雷德像是聽見什麼笑話似的掩著嘴笑,被對方嘲笑的不爽的亞瑟用力收縮後庭,重要部位被緊絞一下總算讓這位無禮的魔王止住了笑聲。『高傲、倔強、不服輸,要是你突然用甜膩的聲線呼叫我的小名,也許我還會比較失望,但我真的愛死你高潮時叫我King。我用King的權力命令你,叫我阿爾,不論是現在還是接下來我們相處的日子裡,你都必須叫我阿爾。』

『好吧,既然答應成為你的Queen,就隨便你喜歡吧,阿爾。』放棄與年輕的魔王爭論下去,反正他保住自己的指揮權就已經足夠,儘管日後對方花心拋棄自己另立皇后,他還是能用手中的指揮權讓對方不好過。

『還有就是把那觸手給丟棄吧,以後只有我能滿足你的需要。』緩慢地退出亞瑟的身體,阿爾弗雷德用唇舌品嚐對方的胸膛和小腹,在到達肚臍時用舌尖挑弄,撩撥亞瑟的性慾。

沒有阻止阿爾弗雷德的挑逗,淫魔的本能就是一直進行性行為,直到體力秏盡或者死亡為止。若果是平常亞瑟大多會壓抑這種一無是處的本能,但今日他認為自己可以放縱一下,他是真的太久沒有與人進行性愛,導致他懷念人的體溫。看著阿爾弗雷德專心一致地舔吻著自己的身體,亞瑟有種被寵愛著的感覺,他像是被什麼燙到似的把臉別開。阿爾弗雷德也許真的是在寵愛著自己沒錯,但那也只是因為自己是他的新歡的關係,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的淫魔長的比他甜美性格比他嬌嗲可愛,待阿爾弗雷德再長大一些,就會很快另結新歡然後把自己放到一邊去——

『嗚嗯!』硬挺的性器被阿爾弗雷德用指尖懲罰性地輕彈一下,微弱的痛感和快感使亞瑟不禁低嗚出聲,但隨即又在柔軟舌葉的舔弄下改發出享受的喘息。知道對方在警告自己別分心,不過亞瑟還是不服氣地用腳輕踢阿爾弗雷德的肩膀以作報復。

就像發脾氣的貓一樣。阿爾弗雷德在心底裡暗笑,表面上繼續不動聲息地為亞瑟口交。他含著亞瑟然後頭顱前後活動,間中用舌尖舔吸圓滑的前端,一手揉弄鼓脹的睪丸,另一手則以兩根指尖插入按撫內裡的敏感帶,這成功地取悅亞瑟的身體。亞瑟仰頭呻吟,魔王為自己口交為他帶來極大的滿足感,濕潤溫暖的口腔亦讓他欲罷不能地想享受更多,他壓著阿爾弗雷德的後腦使他的性器能夠更加深入,他律動著腰部想往裡頭射精,卻在噴發的前一刻壓抑自己的慾望把性器抽出,他不想阿爾弗雷德被精液嗆倒。雖然看著堂堂魔王因為被嗆到而咳的滿臉通紅是一件有趣的事,但要是對方惱羞成怒或者來不及退出而一口咬下去的話,吃虧的還是自己。

阿爾弗雷德沒有接受亞瑟的好意,他上前再次含入亞瑟的性器,並單手扣住亞瑟的腰讓他無法後退。在有力的吸吮和舔弄下,亞瑟很快便忍不住在阿爾弗雷德的嘴裡獲得了高潮,他痛快地把精液全部洩出,躺在床上享受射精的快感和餘韻。

帶點腥苦的味道,但感覺不討厭,如果是亞瑟的他會想品嚐更多。他把亞瑟射出的液體全吞下去,然後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用指尖撫弄因高潮而變得極為敏感的龜頭。

『啊!慢著!給我停下來——嗚啊...唔、不要弄那邊......』他尖叫著想掙扎卻被阿爾弗雷德壓住半邊身體,亞瑟的身體劇烈地顫抖,鈴口不由自主地張開,猶如獲得高潮一樣,一發不可收拾地射出透明的尿液,大量的液體沾濕了床單,同時為亞瑟帶來極大的解脫快感。他失神地喘息,回憶剛才對方給予自己的感覺,雖然被觸撫時很痛苦,但其後的解放感還頗不錯。


(TBC)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小雅=7=/
打上R18慎入時不禁吐槽自己,我到底有哪幾篇米英不是R18的...
如果以為我真的寫文寫的如此快,大家就錯了
這篇是3月時開始寫的XDDD(自爆
兩個月啦還不完艸
原本想說,我還是能寫S眉毛的(挺胸)
結果呢,大家看的出,半路就變M了
下篇的字數會比較少,我們下篇見>wO

Comment

Queen眉毛胚囉胚囉X-( 

結果我用了如此恥的標題XDDDDDD
唉唷不管是哪一篇我都一定要嚎叫亞瑟到底有多性感可愛
我的字彙怎麼這麼少無法表達我對眉毛的愛意呢!!!!!!

QUEEN和KING的題材加入惡魔實在是太萌了//////
帥氣年輕的KING配上高傲艷麗(???)的QUEEN
雖然亞瑟的過去真讓人心疼但接下來就有KING來好好疼愛他了,可以預見之後的眉毛會有多愛老爺X-(X-(

眉毛,丟掉你的觸手寵物吧,他們會讓阿爾氣瘋的
而且凡事都是用新鮮的最好(被封口

雖然途中就因為戀愛而看起來有些腦袋短路的KING,
但顯然他能夠大大滿足長年來饑渴的女王陛下♥
我真的對這種稱呼一點抵抗力都沒有………!

嗚嗚有幸參予討論和看第一手的我真是太幸福了,
期待接下來的甜蜜情結♥
老伴的R18真是美味極了!!請繼續寫!愛你!
  • posted by Chaki 
  • URL 
  • 2012.05/02 00:50分 
  • [Edit]
  • [Res]

Re: Queen眉毛胚囉胚囉X-( 

> 結果我用了如此恥的標題XDDDDDD

這標題恥的好X-(
真想用胚囉胚囉的動作來表達對眉毛的愛意X-(!!
眉毛怎麼就這麼可愛誘人><!!惡魔眉毛簡直就是小妖精中的小妖精啊!

Queen和King的設定真的很萌(自HIGH中)
比起普通的惡魔,魔王和女皇似乎更加萌
逐漸打開眉毛心房的阿爾,然後愛上阿爾,變成每日渴求阿爾疼愛的小妖精wwww
可惡真想寫他們的日常!!(別再挖坑啦

要是觸手寵物亂摸阿爾的話,阿爾大概就要發動King的權力把觸手丟出門或者剁掉餵狗XDD
亞瑟你想想,阿爾那根比較大、動的比較快、又比較有力、比較能溫暖他、還會射出牛奶滋潤你、還可以用言語羞恥PLAY你!!(閉嘴
多讚啊!一個阿爾就有這麼多的優點,所以還是快些讓你的觸手寵物變成普通的擺設吧!

戀愛能讓阿爾回復十九歲的智商XDD
沒人覺得King狀態的阿爾老練的不像話嗎?雖然這樣的他帥呆了www
讓女王陛下打開他心中的開關,變成十九歲的一夜七次狼...(誤

嘿嘿嘿現在看著老伴寫給我的文章我爽到不行wwwww
冬天!火辣辣的熱情米英(爆衣
誰說在夏天想冬天就能散熱X-(我現在熱到不行X-(X-( ←
老伴的工口也越寫越好了!請讓我們繼續互相努力,也愛妳!
  • posted by 小雅 
  • URL 
  • 2012.05/07 01:02分 
  • [Edit]
  • [Res]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