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越矩者-第十章

作者OS: 好耶我終於入正題,我好像看見Happy End在向我揮手(能填完這坑的意味)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亞瑟在懂事之前就已經被人遺棄在孤兒院的門前,從嬰兒衣服的小口袋中得知自己的名字叫「亞瑟.柯克蘭」。他沒有親人,但有家人。對他而言,孤兒院的所有修女和牧師都是他的父母,而孤兒們都是他的兄弟姊妹。雖然嘴上經常與他們吵架,但誰都知道哪一位因為被收養而必須離開時,亞瑟都會躲在被子裡悄悄地哭泣,儘管對方與他認識不足十日。

孤兒院是天主教的教會出資興建的,因此孤兒院裡的所有人都會接受宗教教育,孩子們長大後不一定是虔誠的教徒,但他們每日都相信著犯罪的人會下地獄。

到了十多歲時,亞瑟與一群年齡相若的男生正值叛逆期,也開始會偷偷把色情書刊帶進宿舍裡。從那時期開始,亞瑟便發現自己的異樣。

『我喜歡巨乳,也很欣賞修長的美腿,也認為美麗的女性讓人賞心悅目,但我對著她們就是提不起性慾。在男生們拿著偷來的女性內衣並興奮地自慰時,我就覺得那只是一塊形狀比較特別的布料而已。』亞瑟陷入回憶之中,他努力思考自己是怎樣發現自己的性向。『開始時我以為自己有點性冷感,所以才會顯得性致缺缺。只是在某一日大家都在圍著一起打砲的時候,一個男生握著了我的......』亞瑟沈默了一陣子,然後繼續說:『我被嚇倒了,被對方嘲笑了一番。原本只是一件小事,我卻沒辦法忘記被男生握住那兒的觸感。』

『所以發現了自己是同性戀的事?』

『不。那還隔了一小段時間。』

自從那一次之後,亞瑟每次自慰都會想起那種被自己以外的人給緊握的感覺,這事情發生了幾次之後,亞瑟開始逐漸發現了自己喜歡同性的現實。他對那個握住自己下體的男生沒興趣,但他確實是喜歡被同性觸撫,尤其是健康強壯的大男孩,就像阿爾弗雷德的類型,他會特別的有好感。

只是亞瑟沒辦法接受這個現實,越是發現自己喜歡同性,他就越想讓自己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你能理解嗎?阿爾。』亞瑟苦笑著,沒一會兒他的笑容就塌下來了,他把臉靠在阿爾弗雷德的胸膛上。『在大家都說著同性戀會下地獄、是違反天理、是不可饒恕,連自己都深感認同的情況下,發現自己原來就是一個同性戀。我先是震驚,然後恐懼,最後變得絕望,我就好像感染了絕症一樣,無法治癒自己的性向。』

『......同性戀不是病,亞堤。』阿爾弗雷德抱緊懷裡的戀人,輕撫對方的背想安慰他卻找不到合適的用詞,這時他才察覺到自己不懂得去安慰人。

亞瑟閉上眼,感受阿爾既溫暖又讓人安心的擁抱。『我知道那不是病,但我當時的確是崩潰了。我拚命地想掩飾自己的性向,就像黑色的烏鴉努力把別的雀鳥羽毛貼在身上一樣,我也裝成一個異性戀。不過隨著時間過去,我就覺得自己很髒,充滿了罪惡感,卻又害怕孤兒院裡的人知道我的性向而憎惡我。』

亞瑟開始把自己孤立起來,他經常在外面遊蕩,直到門禁前才會回去。接觸減少讓孤兒院的大家開始不敢與他聊天,連修女和牧師都拿他沒辦法。

『在我十五歲的某一日,我去了一間儘管未成年都可以光顧的酒吧,我只記得自己進去之前發生的事,那時我只是想試試酒精是不是真的能讓人忘卻煩惱。』亞瑟輕笑了一聲,似乎是嘲笑著自己的愚蠢無知。『結果隔日就被人發現我衣衫不整的倒在狹窄的小巷裡,屁股和大腿滿是鮮血乾涸的痕跡。』

阿爾弗雷德把亞瑟抱的更緊了,他親吻亞瑟的額頭,指尖撫摸蓬鬆的金髮,想讓他別太沈溺在自己的回憶中。亞瑟搖搖頭表示自己沒關係,他繼續說:『到底是自願還是被強暴,我是真的完全忘記了。我看上去就一副被男人強暴的慘狀,大家都說我很可憐,因為衝擊太大而連事情的經過都忘記了。我不認為自己可憐,相反我覺得很安心,一個同性戀受到了他應得的懲罰,然後他躺在病床上獲得眾人的原諒,一切都很美好,沒什麼不對。』

身體痊癒後,亞瑟繼續他的學園生活,被強暴的事似乎沒能在他身上留下任何陰影。他持續學習直到17歲剛進大學,學校昂貴的支出讓他不得不開始思考生活費的問題,他不希望自己太過依賴孤兒院的援助。亞瑟留意著身邊的工作機會,需要用心讀書以獲得獎學金的他,並不能在距離學校和孤兒院太遠的地方打工,但學校的工作一向受到學生歡迎,競爭太大讓他有一段時間都找不到好的兼職。

在一次模特兒招聘中,亞瑟很幸運地被學校抽中,那是一份薪金高的好工作,只需要擺出指定的姿勢並維持三小時就會有一筆可觀的收入。

『襯衣半脫,右腳曲起,左腳伸直,身體向前傾,右手抱著右腳,左手伸直並且拿著汽水罐,眼睛向前望。這是我第一份模特兒工作擺出的姿勢。』亞瑟仍然記得當時的情景,他的微笑充滿了對工作的熱誠和滿足。『被大家注視著的感覺很好,就好像原來自己也有好的一面一樣。在工作時我不需要思考自己是不是個同性戀,我只要把工作做好就行了。』

自那一日開始,亞瑟認為自己看見了生命的曙光,他找到了他想追求的目標,從工作中他覺得自己被肯定了,那種滿足是做任何事都得不到的。

負責招聘和介紹模特兒的導師法蘭西斯認為亞瑟擁有天份,經由他的介紹亞瑟免除了抽籤的程序,成為法蘭西斯指定的考試專屬模特兒。

『他說我那頭亂糟糟的頭髮和很粗的眉毛應該會讓考生很傷神...那個混帳!』亞瑟咬牙切齒地說,要不是前一刻亞瑟還在敘述他可憐的過去,阿爾弗雷德一定會忍不住大笑出聲,要是笑出來的話就糟了,亞瑟最討厭別人嘲笑他的眉毛。

在大學畢業後,亞瑟尋找模特兒的工作並不順利,模特兒這一行充滿了競爭者,儘管手持著法蘭西斯的推薦信,要獲得公司的青睞還是不容易的事情。沒辦法之下亞瑟只好與法蘭西斯商量並拜託對方為自己介紹工作,裸體模特兒一職就是經由法蘭西斯的姊姊芙蘭索娃絲介紹的。

『芙蘭女士是一位資歷深厚的裸體模特兒,有關這行的規矩和知識都是她教導我的。我發現比起普通的模特兒,裸體模特兒似乎更加適合我,我喜歡人們注視我的身體,然後專心地繪畫他們的素描,沒有任何批評或沒有任何竊竊私語,這樣的環境能讓我心情平靜,也覺得自己的身體是乾淨的。至於工作完後會手淫......我對視線很敏感,被凝視會讓我發情,我知道那是莫名其妙的性癖,這點你早就知道吧...』

『被我注視著感覺如何?有讓你像是吃了藥一樣把持不住嗎?』在他們交往一星期時阿爾弗雷德便從亞瑟口中得知有關他那特殊的性癖,比起戀人是不是變態,阿爾弗雷德更加擔心在公眾廁所裡自慰的亞瑟會不會被變態發現,被了避免被變態抓住把柄然後被威脅(亞瑟: 你不就是那變態嗎!),他們約法三章,要是亞瑟想做就一定要找阿爾弗雷德,自己解決的話一定要在私人場所中進行,要是違反規定就停職一星期,反對意見不予接受。雖然不滿阿爾弗雷德的做法,但基於尊重戀人的想法,亞瑟還是答應了,而代價就是如果亞瑟到較遠的地方工作而不能找阿爾的話,阿爾必須與他玩電話性愛——視象通話那種。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你那眼神就好像想把視線實體化來操我一樣,好色的要命。』看見阿爾漲紅著臉,認為對方還是很純情的亞瑟愉快地笑著,他抱著阿爾,再一次地認為能與阿爾成為戀人是一件幸福的事。

不打算再拿戀人開玩笑,亞瑟繼續敘述他的過去。『差不多工作了一年的時候,有一個男性追求我,不過一個月就分手了——不,分手這個詞太溫和了,應該說,我甩了他,又或者是我們根本不是情侶,打從一開始就不是,這樣說應該比較合適。那個人不是真心喜歡我,他只是想與我上床然後拍下我被上的裸照,毀掉我的工作和前途而已。』沉默了半晌,亞瑟補充道:『我知道這件事,是在我發現我的裸照被匿名者發送電郵給全公司的人的時候。在這之前我被下了安眠藥昏睡了一整晚。』亞瑟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對方為什麼非要趕走他不可,但原因已經不重要,因為現在的他在美國發展了新生活。

阿爾弗雷德看著亞瑟的臉,後者的表情相當平靜。『芙蘭女士建議我到美國生活,在那邊她有一棟前夫留下給她的屋子,可以先給我居住。我擁有的存款足夠讓我在美國生活上好一陣子,她叫我在事件平息後才回去英國。那年我差不多要到二十二歲。』亞瑟今年二十三歲,代表他已經來了美國定居一年多。

『亞瑟你要回去英國嗎?』

『不,我回不去的了。儘管回去了也不能繼續做裸體模特兒,而且在這裡我有工作,也有你。』亞瑟看著阿爾弗雷德,他緩緩說出自己不能回去英國的主因。『我在出發的那一日,特意去買了鐵鎚,叫老闆幫我包的好好的。然後我拿著它往那男人的腦袋上,不輕不重地,敲了一下。』

阿爾弗雷德的雙眼微微睜大,他愣住了,但亞瑟還在繼續說,像是話閘子打開了關不上。『我在他昏倒時有好好接著他,也肯定那只會讓他腦震盪一星期左右,我不打算殺他,但我想去懲罰他。』

亞瑟沒有殺人,太好了。阿爾弗雷德的大腦有點遲鈍地想,但他對自己看見的畫面感到震驚。他想起他母親說的話——

「你不覺得小亞瑟有對很像精神有問題的人才會有的眼神嗎?」

『阿爾?』亞瑟搖著他的手臂,說:『你還好吧?別與我說這樣子就嚇倒你了。』

雖然只有很短的一瞬間,但阿爾弗雷德認為自己看見了,那種難以形容,平靜中帶有瘋狂,平時安分守己,但被觸碰逆鱗就會發狂的眼神,在短暫的幾秒中浮現在亞瑟的雙眼上。

亞瑟是真的,精神出了毛病。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