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米英]「母親」與「孩子」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惡魔米x惡魔英 (sweet devil外觀設定)


注意事項:

人物OOC
狗血、老梗有
反派全勝
路人配角大量死亡
血腥表現
happy end ←

如可接受請向下拉↓

不滿足的天使
不知足的天使
不努力的天使
墮落了、墮落了
脫落的白色羽毛下有著黑紫的翅膀
正是惡魔的特徵



亞瑟沒有姓氏,身為天使的他並不需要這種東西,而名字也只是方便人類分辨的代號而已。他就與普通的人類一樣居住在一個小村莊裡,每日都幫忙劈柴和割禾草,遇見不合理的事就加以制止,遇上有需要幫忙的人就給予援助,村裡的人都說雖然亞瑟是孤兒,但他絕對是個好男人。

所以在某一日,他在森林裡抱著一個約兩歲的小男孩回來時,村裡的人也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最多只說亞瑟這個老好人又在做傻事。

同為天使的法蘭西斯警告亞瑟,惡魔喜歡把未成長的小惡魔偽裝成人類的小孩,然後棄置於大草原讓人類收養,吞食人類罪惡而成長的小惡魔到羽翼已豐之時就會殺害養育自己的親人,這個小男孩很有可能就是惡魔的種子。

『沒關係的。』亞瑟摸著小男孩金髮的腦袋,說:『如果他真的愛我的話,就會有著信任和勇氣,壓抑並控制內心的罪惡,而且每日行善。』


小男孩——阿爾弗雷德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長大成人。就如亞瑟所言,他充滿了正義感,看見別人故意把雞鴨放到別人的農田裡會勇於斥責;當天空久久沒有落下雨水時,他會幫忙挖掘尋找地下水,法蘭西斯的警告看起來就只是杞人憂天。

『聽說對面的山頭長有結滿無花果的樹,真想吃一次啊!』

只是無意的一句話,卻讓亞瑟記在心上了。為了給阿爾弗雷德一個驚喜,他拉上法蘭西斯在晚上偷偷到山上尋找無花果的樹。

『如果找到的話,也可以分享給其他人。』亞瑟是這樣說的。

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找,終於找到一棵無花果樹,上頭結滿了果實。亞瑟和法蘭西斯歡喜地用衣服盛著它們,然後趕在日出之前回到村莊裡。

然而踏進村子同時所嗅到的血腥味讓他們心頭一震。


『我還在想你們何時才回來呢。』啃食著誰的心臟,阿爾弗雷德的笑容和語氣就與平日沒有任何的分別,只是那一頭金髮已經變成了代表惡魔的黑色。

——若然人學會愛,就會控制著內心的罪惡,因為他們不希望自己所愛的人被罪惡污染。

『.....!!』亞瑟放下懷裡的無花果,奔向每一家每一戶,比起斥責或者詢問,找到生還者更加重要。儘管只有一個也好,亞瑟急切地想找到一個可以讓他守護的人。

阿爾弗雷德頗有興致地看著亞瑟的表情從著急逐漸轉變成絕望,而法蘭西斯則冷淡地觀望著,他知道長大的惡魔想殺戮時,是不會留下任何的活口。

——若然人不相信世間有愛,就代表他的內心居住了惡魔。

『為什麼?為什麼你會變成惡魔?為什麼啊——』亞瑟拔出了斬殺惡魔的武器,他的眼眶裡溢出淚水,他以為自己給了阿爾弗雷德相當龐大的愛,大到足以防止他長大成惡魔。

『不是變成,而是一開始就是惡魔。』他拾起一些無花果實,用手袖隨便擦幾下就放進嘴裡去。『儘管身邊充滿了愛,還是會有可以當成糧食的貪婪吧。』

阿爾弗雷德張開雙手,毫無防備地面對著亞瑟,也不怕身旁的法蘭西斯偷襲他。『但看在你是我的母親的份上,我可以給你殺死。』看著亞瑟驚訝地張開雙眼,阿爾弗雷德為了證明自己的話還向前踏出幾步,使自己的胸口更加接近對方的劍尖。『覺得疑惑嗎?其實不需要想太多,天下間哪有孩子不是「愛」自己的母親的。』

亞瑟的劍尖顫抖著,到最後下不到手的他把劍摔到地上。

『怎可能...會對你出手呢......』亞瑟難看地跌坐在地上,直到這一刻,他還是無法後悔自己當初作出收養阿爾弗雷德的決定。『這是我最後一次教導你了......阿爾,惡魔是沒有資格說愛的,因為愛對你們而言只是毒藥。』

『......也對呢。既然你決定不殺我,那麼下次見面時,我與你就是敵人了,亞瑟...還有,法蘭西斯。』阿爾弗雷德張開惡魔的翅膀,說了最後的一句話:『不能說愛的話,總能說「喜歡」吧。要是亞瑟是惡魔的話,我一定會很喜歡你。』

惡魔毫無留戀地飛走了。亞瑟抹去了臉上的淚,在法蘭西斯的幫助下挖了一個又一個的洞,他們把屍體放進去,為他們立碑,並祝福他們的靈魂能到達天堂。

小村莊也無法待下去了,亞瑟和法蘭西斯收拾了行李便離開了小村莊,前往更加遙遠的地方居住。


他們到了很遠的村莊暫住,亞瑟總是悶悶不樂,也擔心哪日會碰見阿爾。如果他們一碰面就要廝殺的話,那麼他情願一輩子再也看不見他。

『如果你墮落成惡魔的話,就可以去見他了。』

被法蘭西斯的話吸引了注意力,亞瑟停下了進食的動作。

『比起貪吃、貪婪、嫉妒、憤怒、懶惰,淫慾反而會更加容易使人墮落。』法蘭西斯說:『用什麼方式也可以,讓自己感受到一次性慾的感覺。要是感到罪惡感,那就代表你還是天使;要是有上癮的感覺的話,就代表你即將墮落。』

『為什麼要與我說這種話?』亞瑟搖搖頭,說:『我真搞不懂你。比起天使,我更加懷疑你其實是偽裝成天使外貌的惡魔。』

『因為哥哥相信世界的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啊!』法蘭西斯充滿自信地笑著。『無論你最後的選擇是什麼,其實都是已經被安排好的了。並不是說這就是命運,而是這一切都在「祂」的預料之中。「祂」了解你,所以知道你會作出什麼選擇。儘管你因為變成惡魔而殺死我,也只不過是因為我的生命盡頭就是在那時候。同樣的道理,你與阿爾弗雷德總有一日會死在天使們手裡。』

亞瑟失神地看著吃到一半的玉米伴飯,他好像明白了一些道理。


惡魔們聚集在一起,啜飲著從罪人身上榨出的血液。阿爾弗雷德雖然到達完全期不久,在力量上卻超越了許多年長的惡魔,因此他可以先挑選自己喜歡的罪人血液,順便聆聽最新的八卦消息。

『我對低級的垃圾沒有興趣。』熟悉的聲音出現在不遠處,阿爾弗雷德質問身邊的隨從是否有天使混進來了。

『不,這裡沒有天使啊,大人。不過近來有一位充滿吸引力的淫慾惡魔加入了,大家都想與他幹一炮所以......啊,就是他!』隨從輕聲地說,他偷瞄著淫魔緊窄的細腰和跨下,要不是太露骨的注視和強上都會被這位惡魔給打個落花流水,他早就脫下褲子與他幹了。

『嘛,至少要像這傢伙,才能夠上老子的屁股。』紅髮綠眼的淫魔笑的甜美而挑釁。『好久沒見了,阿爾。』

『沒想到你一下子就能變成惡魔了啊!』阿爾弗雷德上下打量著亞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光是看著亞瑟就有種想剝光他衣服的躁動,只是看見就能讓人產生衝動的淫魔倒是很少見。

『怎樣?我誘人嗎?』

『我不怎樣喜歡男人和紅髮的。』阿爾弗雷德故意這樣說,他想知道亞瑟的反應。

『你是想考驗擅於變化的淫魔嗎?』亞瑟輕笑了幾聲,說:『但我不打算用這種方法。只要把你身邊的東西全毀了,你就會覺得我是最好的了。』

他們對視著,然後大笑。

『我很「喜歡」你呢。』



END



人物介紹:


阿爾弗雷德: 惡魔的「種子」,被棄於森林裡。天使亞瑟把他帶至村莊後,便一點一滴地吸收著人類散發出的罪惡。到達足以自立的完全期後便殺害了村莊的人,並吞噬其心臟。對「母親」亞瑟抱有特殊的情感,想與之亂倫。被人類的貪婪和貪食所飼養長大的惡魔。

亞瑟: 被人類的善良所培育的天使,其後被惡魔和內心罪惡污染而墮落成為惡魔。因為「孩子」血洗村莊而產生了對良善的質疑,加上法蘭西斯的話,決定賭一次進行了自慰的性行為,自此逐漸墮落成惡魔。被自身淫慾所污染培育的惡魔。對「孩子」阿爾弗雷德抱有特殊情感,不介意亂倫。

法蘭西斯: 年長的天使,因為看慣了生死而對死亡冷淡。相信愛可以改變一切,但同時也堅信有善必有惡,教導了亞瑟許多的道理,同時間接讓對方變成惡魔。就是這種讓人無法捉摸的觀念和態度,使亞瑟和阿爾弗雷德也沒興趣殺他。被人類的愛與溫柔所培育的天使。





作者的話:

昨日突然想到的一篇,聖母化和墮落後充滿淫慾氣息的亞瑟、
天使般的正義和充滿了天真的殘酷的惡魔阿爾弗雷德
還有就是彷彿看破了一切卻很路人的法蘭西斯(法叔淚目)
因為太想表達出天使的那種絕對包容和良善
所以大家的性格都OOC了
順帶一提,有關法叔說惡魔最終會被天使所消滅
要是米英會死的話,一定是死在法蘭西斯的手裡
因為法蘭西斯很年長而米英太嫩(薑是老的辣啊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