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平行世界-7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第七章(最終章)
  
  
  亞瑟迅速地拿出放在枕頭下的槍枝,指向這個與自己外貌一樣的柯克蘭。

  只要扣下扳機就可以殺掉這傢伙,可是亞瑟卻沒有開槍。

  『怎麼了?不敢開槍了?還是怕我死掉後,你的小情人就回不來了?』看穿亞瑟心思的柯克蘭嘲笑道:『這樣的話,就到我殺你了喔。』

  柯克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倒亞瑟,然後用雙手掐住他的脖子。

  『別妄想對我使用魔法!』在亞瑟想施行魔法前,柯克蘭便鬆開掐住亞瑟脖頸的手改為抓著他的雙手。亞瑟彷彿聽到一些骨頭碎裂的聲音,很痛,他的手腕沒辦法動了,而且魔法也沒辦法使用。

  『放心吧。你待會兒便會死掉,所以不需要在意這些小疼痛。』輕柔地把亞瑟無力的雙手放下,柯克蘭說:『是不是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和你是「一樣的」,可是魔法能力卻比你強?』

  骨頭碎裂的痛楚讓亞瑟幾乎昏厥,可是他仍然努力保持清醒——若果昏迷了,自己便一定只有死路一條了。他咬牙切齒地說:『你這傢伙究竟咒殺了多少人!』

  聽見亞瑟的話,柯克蘭撫摸他的頭髮輕笑道:『不多,萬多個美/利/堅/合/眾/國子民和五個國.家.意.識而已。這對我們而言,真的不多,對不對?』

  亞瑟睜大雙眸,他眼前的這傢伙是惡魔......

  咒殺他人能夠讓魔法能力增加,可是亞瑟是有信仰的(國.家子民信神),不論他還是他的國.民都認為這是惡魔才會用的。亞瑟不屑使用咒殺術,因此他的魔法大約只有把別人變成小孩子和召喚妖精等等非攻擊性的能力。

  ”失蹤的五人和被殺的五人,那五個國.家.意.識就是平行世界的亞爾、法蘭西斯、路德維希、愛德華和羅馬諾?”

  『只要把你殺死,我要做的事情就可以完成了。』柯克蘭凝望亞瑟的眼神彷彿像是看著情人般溫柔似水,他的指尖在亞瑟脖頸的大動脈上輕輕摩擦,這讓亞瑟感到噁心,這傢伙在亂摸甚麼!

  『你只是一個瘋子。』用同樣的眼神回望他,亞瑟輕聲地說。

  柯克蘭無聲地笑著,他用力掐住亞瑟的脖頸,在亞瑟缺氧昏迷前鬆手。看著亞瑟臉色泛紅和不住地咳嗽,柯克蘭仍然維持他那完美無暇的紳士微笑。

  『沒錯,我是瘋狂的。』

  然後,掐住脖子的手再度用力。

  
  -----

  
  平行世界。

  
  亞爾佛雷德幾乎要罵髒話了,那個該死的因斯帕萊還真的把他送來這裡了!

  
  「回去平行世界的那一天將會是最危險的時刻,柯克蘭一定會挑那個時間殺死亞瑟,所以請你一直陪伴著亞瑟,引開柯克蘭的注意力——法蘭西斯先生是這樣說的。」

  
  亞爾佛雷德回到現實世界的那一日,他的弟弟馬修傳達了這句話給他。

  本來想說『為什麼我要聽他的話』,怎知道卻發現馬修不見了。

  沒辦法之下,他只好聽\法蘭西斯的話。

  雖然不知道法蘭西斯有著什麼樣的計劃,但是亞爾佛雷德知道,如果自己在這裡多停留一秒鐘,亞瑟的危險便會大一成。

  
  把三步併為兩步趕到愛/莎/尼/亞,結果卻被邊境的守衛擋住。

  『我要與你們的國.家.意.識愛德華見面!』

  『我們拒絕讓意/大/利的外.交.使.節入境。』亞爾佛雷德發現,原來愛/莎/尼/亞和意/大/利的關係可說是差勁透了。

  ”這裡的意/大/利究竟與多少國.家交惡了啊!”

  『請離開。』邊境的守衛已經開始動作,似乎想把亞爾拖出境外。

  但是守衛們的手才剛觸摸到亞爾的外套時,他們已經被亞爾打暈了。

  『既然用正當的方法行不通,那麼我就用武力進去!』

  
  『如果我失蹤超過五天時,請把這封信件交給我的上司。』愛德華把信件交給侍從。

  一個國.家如果失去國.家.意.識,就只有衰敗亡國一路。平行世界的愛/莎/尼/亞失去了國.家.意.識卻沒有亡國,大概是因為有自己的頂替吧。但是,當自己回到現實世界後,這個國.家恐怕就要消失了。

  愛德華不想在知道這個事實的情況下,仍然冷漠而自私地回到現實世界,儘管這裡只是一個與他無關的地方。

  所以,他為這個國.家準備了一條道路,一個比滅亡好一些的路——成為英.國.殖.民.地。

  這樣的話,至少能夠保住愛/莎/尼/亞這個名字和其人民。

  然後在時間的流逝、文化的轉變、血統的混雜,新的國.家.意.識會誕生。

  
  『我的上司不是笨蛋,他一定明白我的用心。』愛德華微笑道:『看來我要找的人到了。』

  門外砰啪砰啪的聲音越來越接近,最後砰的一聲,門把被門外的人直接踢爛。

  亞爾佛雷德推開失去門把的門,無視向他舉槍的侍從,直接走到愛德華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領,說:『我管你承認還是不承認,總之我知道你是現實世界的愛德華就是了!快點兒讓我回到現實世界!』

  『......難道你就不能讓我說一句開場白嗎?』

  『誰管你要說什麼話啊!現在我找到最後一人了,為什麼我還不能回到現實世界!』

  ”不良紳士養育的小孩也是不良小孩......”愛德華想,但是他沒有把心中的話給說出來。

  『跟我來吧。』拉著亞爾佛雷德的手腕,愛德華帶領他進入一個房間,裡面有一個魔法陣。

  不用愛德華說明,亞爾佛雷德也知道這是柯克蘭留下來,讓他們兩人回到現實世界的工具。

  他們踏入魔法陣後,眼前的景色便從房間轉換為大草原。

  『......去他媽的!』亞爾佛雷德終於忍不住罵起髒話來。

  柯克蘭把他們送到現實世界的北/意/大/利去了。

  
  -----

  
  亞瑟不知道自己已經流了多少血液、被掐住又放開脖子多少次了,他的腦袋因為缺血和缺氧而變得昏昏沉沉。他想嘔吐,但是胃裡空空如也,根本吐不出任何東西。他的耳邊迴盪著柯克蘭的笑聲,那傢伙簡直是一個變態。

  『也許你只以為是巧合?你會發惡夢都是我作的好事,不過,只有最後兩個夢是事實喔!』

  必須...拖延時間。亞瑟的嘴努力地開合著,吃力地吐出一句話。『平行世界的亞爾...的死亡......是你做的...?』

  『勉強吧。那時候我只是想用刀子把他手腳的神經割斷,好讓他再也沒辦法逃開而已,誰知道他會傾前來讓刀子刺向自己的胸口自殺?他以為這樣子就能在我的身邊逃開?太天真了!』

  『人都死了......』

  『他沒有死!他的屍體我有收好!待我殺了你以後,他就再也沒辦法逃離我的身邊了! 』柯克蘭的指尖再度用力。從他的力度可以感受到,他已經玩膩了折磨遊戲,決定給亞瑟一個痛快了。

  
  『小香,接著!』門外傳來威尼斯諾的聲音。

  啪勒!門把被某些利器砍爛了。

  
  『什麼——』來不及反應,柯克蘭已經被釘死在牆壁上。

  小香右手拿著晾曬衣服用的叉子——叉子尖銳的地方刺進柯克蘭的胸口裡,並把柯克蘭釘在牆壁上,左手則拿著菜刀。

  『你這個連地圖上也看不見的微細地方竟敢——』

  『太長了!』小香說。他左手的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柯克蘭的脖子斬去——刀子沒入柯克蘭一半的脖子。

  『......!』柯克蘭睜大了雙眼,想開口說話,卻只有鮮血流出。

  『說太多廢話會很容易死,你不知道嗎?怎樣?被一個「小的連在地圖上也看不見的微細地方」殺死,感覺是不是很獨特?』小香仍然面無表情,但是眼中卻閃爍著兇殘的光芒。

  小香把菜刀從柯克蘭的脖子中拔出,鮮血像小型噴泉般不斷噴濺而出。鮮血弄污了傢俱,也讓小香的臉龐上沾滿鮮血。

  在柯克蘭旁邊的亞瑟也被鮮血濺中,只是他本身的身體上也有不少屬於自己的血液,因此看上去沒太大分別。

  ”那孩子......已經......”亞瑟昏沉地看著小香。”習慣殺人了嗎?”

  接著亞瑟便昏迷了。

  
  
  當亞瑟再度清醒時,大約是一日後。
  在亞瑟清醒前——

  
  
  如果一個人喜歡你,那麼那個人就不會為難你;但是若果那個人討厭你,那麼不論你做什麼,那個人都會在雞蛋裡挑骨頭。

  小香認為自己應該是遇到後者的情況。

  『為什麼要擅自作出殺死因斯帕萊的決定?』莎伊娜問。小香知道,莎伊娜不喜歡他,因為他什麼都做不到。

  『因為我認為亞瑟的傷勢不能再拖延下去,所以我決定殺死因斯帕萊,纏鬥只會拖延時間。』在這個時候,把亞瑟的名字拿出來做擋箭牌就行了。

  『......』果然,把亞瑟的名字抬出來,莎伊娜就不會再刁難下去。認為小香的分析有道理,因此最後莎伊娜只是揮手表示他可以離開了。

  
  當小香離開房間不久後,亞瑟便清醒了。

  
  「亞瑟先生的傷勢並不重,只是失血過多而已,記得這幾天要多吃有營養的食物就可以了。」這是亞瑟的精神科醫生——現在已經變成家庭醫生,一名年約三十的男子的診斷結論。

  只要多吃有營養的食物就可以了。這樣認為的亞瑟不顧亞爾和莎伊娜的勸阻,堅持下床工作。

  
  兩日後,亞瑟邀請亞爾佛雷德、法蘭西斯、路德維希、愛德華和羅馬諾前往他的家裡,目的就是討論有關柯克蘭的事情。

  『事情不是告一段落了嗎?』亞爾問。

  『別傻了,我們像傻子一樣被帶進平行世界又回來現實世界,不論怎樣都應該要搞清楚那傢伙的目的吧?』法蘭西斯反駁亞爾的話。

  『那個,請問亞瑟先生是否知道「他」的目的了?』愛德華問。

  亞瑟點頭。

  『之前法蘭西斯告訴我被殺的五人分別是代表著什麼。如果沒猜錯,他應該是想殺死我, 然後取而代之。接著再想辦法殺死亞爾,讓平行世界的亞爾佛雷德取而代之。順帶一提,平行世界的亞爾佛雷德是被他誤殺的。』

  『只要有人民的話,國.家.意.識就永遠都不會死亡,「他」的目的是想讓平行世界的亞爾佛雷德成為現實世界美/國的國.家.意.識?』愛德華問。

  給予讚賞的眼神,亞瑟點頭表示愛德華的分析是正確的。

  『那麼為什麼要殺死其餘四人?』路德維希問。

  『其中一點是「指標」,用咒殺術殺死他們後,他們代表的國.家會成為「指標」,作為進入平行世界的降落點,這樣做能夠節省不少體力。』亞瑟說:『另一點就是防止魔法反彈。他使用的全都是禁忌的魔法,很容易會反彈到自己身上。殺死有意義的五個國.家.意.識,就可以避開反彈的問題。殺六個也可以避免反彈,可是再多就不行了。同時亦代表,他不可以亂殺國.家.意.識,殺死我後就不可以殺亞爾。』

  『要借刀殺人嗎?可是會有誰能夠殺死他啊!』坐在愛德華旁邊的羅馬諾問。

  『我不知道。但是他總會有辦法。』亞瑟聳肩,說:『他的目的大概就是這麼多。簡單來說就是為了一個人而折騰我們所有人。』

  『......算了,反正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路德維希淡淡地說。

  『反正我們這裡沒有人死就好啦!我要回去了!』 羅馬諾離開了。

  『既然沒有什麼事情的話,那麼哥哥我也離開了喔。』法蘭西斯站起身,然後與路德維希一起離去了。

  在場只剩下愛德華、此屋的主人亞瑟和壓根兒沒有離開念頭的亞爾。

  『亞瑟先生,如果當年在獨.立.戰.爭中,你堅持討伐亞爾佛雷德先生的話,是不是就會變成那位因斯帕萊.柯克蘭呢?』

  看見亞瑟因為這句話而變了臉色,愛德華急忙說道:『其實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只是突然有這種猜想而已。』

  『那麼,我先回去了。』認為此地不宜久留的愛德華匆忙地離去。

  
  『......』

  『......亞瑟。』

  『我沒事。』亞瑟把頭枕在亞爾的肩膀,說:『因為我不是他......所以,我一定不會變成他那種樣子的......』

  
  
  時光飛逝。

  
  1997年7月1日。

  
  今日是小香回去王耀身邊的日子。

  『7月1日,同時也是馬修獨/立的日子呢。』亞瑟念舊地說。『1867年和1997年,明明是很長的時間,可是我卻覺得一眨眼就到了。』

  『啊啊。』小香少有地流露出笑容,他說:『感謝你多年的照顧了。你做的司康餅還真的不是普通的難吃。』

  『......我日後探望你的時候會帶司康餅給你做禮物的。』亞瑟皮笑肉不笑地說。

  『謝謝你。我會把它作為真菌培植之用的。』

  『你......!』

  『感謝您。』在亞瑟發怒前,小香搶先對他作了一個九十度躬身。

  這可是嚇倒亞瑟。小香雖然沉靜,但是這不代表他是有禮貌的孩子。突如其來的禮儀讓亞瑟不知如何反應是好。

  『以前的我只是一個有著「瀑布灣」的小海港,現在能夠有如此繁榮的面貌,你功不可沒。』小香誠懇地說。

  『.....你真的不打算獨/立?』亞瑟認真地說:『我有能力讓你獨/立。』

  小香淡淡地笑著,他搖頭。

  『像我這種「打開地圖也看不到」的微細地方,獨/立了就只會讓別人更加看不見我而已。而且,訓練軍隊也是要錢的啊。有免錢的就要用免錢的,是我的原則。』

  亞瑟聳肩。既然小香決定回去,他也不會阻止。

  『要變得更有錢啊。』亞瑟揮手,說:『回去你哥哥身邊吧,他已經等了好一陣子了。』

  小香點頭,然後毫不留戀地離開亞瑟,回去他的兄長——王耀身邊。

  
  『回去吧。』亞爾走到亞瑟身邊,說。

  『不,多待一會兒吧。』

  亞瑟就一直站在那兒,直到再也看不見小香的身影才與亞爾一起回去。
  

  
  『住在亞瑟家裡,他有沒有欺負你阿魯?』王耀問。『如果他欺負你了,告訴我,哥哥幫你討回來阿魯。』

  『不用了。他沒有欺負我。』

  『......小香,你會捨不得嗎阿魯?』

  『不會。因為......』

  
  
  因為時間會沖淡記憶、歷史和情感,留下來的只有文字的記錄。

  所以......

  沒什麼好感傷的。


  
  時間可以沖淡這一切。
  
  <完>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