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平行世界-6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第六章
  
  
  平行世界裡,亞爾佛雷德和羅馬諾發現路德維希、法蘭西斯以及柯克蘭同時失去了蹤影,只留下三張紙條。三張紙條的內容大同小異,都是平行世界裡的國/家要求他們回去,因此他們先去解決國/家內部的事情,請亞爾等人先自行起程。

  三人一同回國?再巧合也不會這樣子。

  法蘭西斯的話也算了,畢竟法/國的人民並不知道法里斯已經身亡,所以要求法蘭西斯回去也是情有可原。但是德/國不是還有一個貝什米特嗎?最離譜的是英/國,柯克蘭也下台了還要求他回國是怎樣?派德.柯克蘭又不是死了!

  對於紙條的內容,亞爾佛雷德和羅馬諾可不會相信。

  『羅馬諾.尼亞諾大人,關於三人的行蹤,我昨晚有派人進行跟蹤。』一個南/意/大/利/侍從恭敬地說:『法蘭西斯使節和柯克蘭使節先後進入路德維希使節的房間後便再也沒有從房間裡出來。』雖然監視客人的一舉一動是一種失禮的行為,但是侍從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這群聽從愛/莎/尼/亞的話而孤立南/意/大/利的他國國.家.意.識突然來訪,還與我國國.家.意.識裝成熟稔的樣子,誰知道他們的骨子底裡究竟有什麼陰謀!

  『沒有再出來......?』羅馬諾皺起眉頭,隨便地猜測道:『他們該不會是扔下我們,自己回到了現實世界吧?』

  『柯克蘭就是那個帶我們到平行世界的人。』亞爾佛雷德肯定地說:『因為柯克蘭在旅途開始時便一直幫助我,所以儘管他的聲音與那傢伙一樣,我都沒有懷疑他。法蘭西斯和路德維希的失蹤應該都是他搞的鬼吧。只有他們兩人失蹤,可能是因為他們知道了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柯克蘭讓他們「退出遊戲」吧?』

  『喂...他們該不會是被那個混蛋——』羅馬諾發抖地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劃了一下,說:『給幹掉了吧?』

  『要殺的話就不需要等到此時此刻,他們應該被帶回現實世界了。啊!他們竟然能夠發現連Hero我也不能察覺的事情,真不甘心啊!』

  現在只剩下自己和羅馬諾,亞爾佛雷德想自己已經不可以回去英/國、法/國和德/國了。失去了柯克蘭,他也同時失去了英/國.外.交.使.節的身份和權力;失去了法蘭西斯,到法/國等於自殺——法/國一定會向他追究有關法蘭西斯失蹤的事情;失去了路德維希,貝什米特不會歡迎他前往德/國。

  看來自己只可以選擇前進......幸好平行世界的意/大/利擁有全球排行第三的海軍力量,讓意/大/利在國際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然恐怕連與其他國.家.意.識見面的本錢都沒有。

  能夠從亞瑟的控制中脫離並獨/立的亞爾佛雷德並非像眾人想像的漢巴嘎(漢堡包)白痴般思考不經大腦,不然他早已被其他強.國給瓜分了。

  不過羅馬諾才沒有考慮這麼多,他只是為自己接下來的幾天都要與亞爾佛雷德同行的事情感到不幸而已。

  『喂......我們接下來是不是到瑞/士啊?』輸人不輸陣,儘管心裡真的感到十分害怕,羅馬諾還是挺起胸膛問。

  『沒錯!羅馬諾,記得要派遣軍事來掩護我啊!』

  『......知道啦!混蛋!』

  
  -----

  
  在現實世界的法/國,亞瑟正在質問法蘭西斯。

  『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些日子來你究竟到了哪裡?是否與亞爾佛雷德、路德維希、愛德華與羅馬諾一起!』亞瑟怒氣沖沖地問。

  『哥哥可以告訴你,那幾天我確是與他們在一起啦。不過到了哪裡和做了什麼,我可不能告訴你!總之,其餘三人一定會在三日後回來,到了那時候你再質問亞爾也不遲。』

  『為什麼你肯定他們會在三天後回來?』

  『無可奉告。』儘管明白這種曖昧的回答只會惹亞瑟生氣,但是法蘭西斯仍然堅持不透露有關柯克蘭的事情。

  法蘭西斯並非故意隱瞞柯克蘭的存在——畢竟他已經全盤告知馬修了,而是他認為柯克蘭一定在某個地方監視著自己。因為若果此時他把在平行世界裡發生的事情告訴亞瑟,誰知道那個柯克蘭因此不高興而做出什麼事情來,所以現在他不能輕舉妄動。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的話,自己應該已經被殺了。看著亞瑟的眼神,法蘭西斯這樣想著。

  『......不要緊,我去問路德維希。』亞瑟咬牙切齒地說,然後拂袖而去。

  『路德維希該不會以為自己可以保護威尼斯諾而把整件事一字不漏地告知亞瑟吧?』像是自言自語般,法蘭西斯喃喃道。

  
  在英/國,馬修要求與亞瑟的上司莎伊娜見面,在侍從向上彙報的期間,馬修有些緊張地撫摸熊二郎的毛皮。

  等待了一刻鐘的時間後,侍從便回來了。

  『......馬修先生到哪裡去了?』明明馬修就站在面前,可是侍從卻彷彿什麼也看不見似的往四處張望,臉上盡是疑惑之色。

  『那個......我就在你的眼前啦......』由於存在感太低的關係,因此馬修經常被他人忽略。對馬修而言,這種被別人當成透明的事件可是再多過一百年也不會習慣的啊。

  『請問馬修先生是有什麼事情嗎?』莎伊娜溫和地問。她喜歡馬修溫和的性格,最重要的是,這孩子的存在對她和亞瑟沒威脅。

  ”法蘭西斯先生說要長話短說......”馬修想起法蘭西斯的叮囑。

  『莎伊娜女士,我只可以在這裡逗留一小段時間,所以只能長話短說,如果有什麼不明白的話,那真的十分抱歉。』

  儘管不明白此話的意思,莎伊娜還是點頭示意馬修可以繼續說下去。

  『這是有關那五人失蹤的事情,當中還涉及亞瑟先生的安全,但是請莎伊娜女士不要告知亞瑟,以免打草驚蛇......』馬修把法蘭西斯告知他的事情一字不漏地轉達給莎伊娜。

  在二十分鐘後,馬修準時離開莎伊娜的府第。他沒有致電也沒有寫信給法蘭西斯,他只是靜靜地返回自己的家,加/拿/大。

  他現在只需要安靜地等待亞爾佛雷德的歸來。

  
  在德/國的亞瑟沒能夠從路德維希的嘴裡套出什麼話來。法蘭西斯至少告訴他失蹤的人會在三天後回來,路德維希卻只給他一句『我沒有必要回答你的提問,請回吧』這種沒用的答覆。

  亞瑟不死心地逼問路德維希近三十分鐘,但是路德維希的耐性絕非這三十分鐘的逼問能夠擊敗的,因此亞瑟最後亦只能氣沖沖地離開。

  小香和塞/席/爾還逗留在意/大/利,所以亞瑟先前往意/大/利接他們,然後三人一同返回英/國。

  亞瑟的休假是五天,提早回國讓莎伊娜詢問亞瑟為什麼不趁休假的機會到別國玩而是返回英/國。

  亞瑟只回答自己已經有充分的休息了,他問莎伊娜有沒有收到有關亞爾佛雷德的情報。

  莎伊娜搖頭。

  亞瑟說『是嗎?』,然後便回房去了。看情況,他似乎只能乖乖地等待,直至亞爾回來後才逼問他有關失蹤的事情。

  
  返回自己房間的小香發現自己的桌上放著一封信,信上寫著『給小香 馬修上』。

  小香拿起信件,原以為是與他感情不錯的馬修寫信給他,但其後才發現這是間諜寫給他的信件。

  拆開信件,內容是紀錄今天馬修與莎伊娜會面的過程。

  ”平行世界嗎?”

  如果柯克蘭殺死亞瑟,對自己而言只有壞處沒有好處。自己仍然是被亞瑟所統治,亞瑟死了,自己的去向也會成為一個問題。

  考慮了一會兒後,小香把信件燒燬,與上次一樣把燒燬的殘餘物放進盛著水的杯子裡攪拌,然後把水拿出去倒掉。

  重新返回房間,小香從懷裡拿出一個被紙包著的東西,把紙給拆掉——裡面是一把菜刀,小香的七大兇器之一。

  若果被亞瑟發現可是會被沒收的,小香小心翼翼地把菜刀收到亞瑟找不到的地方。

  
  -----

  
  三日後,平行世界。
  

  在這三天裡,亞爾佛雷德終究沒能找出剩下的一人,而羅馬諾已經對他發出不下百次的抱怨了。

  平行世界的瓦修並不歡迎他們,他們可說是前腳踏入瑞/士境內,下一秒便立即被亂槍掃射出境。

  平行世界的羅德里赫也好不了哪裡去,這時亞爾佛雷德和羅馬諾才知道,平行世界的奧/地/利和意/大/利關係並不好。

  平行世界的伊凡和娜塔莎是已婚關係,當他們一臉甜蜜地誠意邀請亞爾佛雷德和羅馬諾前往西.伯.利.亞時,亞爾便知道,這對夫妻並非自己要尋找的人。

  
  『混蛋!你全都猜錯啦!現在該怎麼辦啊!』狼狽地從俄/羅/斯內逃出的羅馬諾問。

  『嗯...今日是回現實世界的日子,回去後詢問誰人與我們一樣失蹤了不就行了嗎?哈哈!』亞爾佛雷德說,這個方法他早已想到了,這七日的尋找只是想看看是否能夠猜中其他四人的身份,讓自己能夠提早回去現實世界而已。

  『笨蛋!這不是犯規嗎!誰知道那個帶我們進入這裡的混蛋會否因此把我們幹掉啊混帳!』

  
  『我不會殺你們,你們大可以放心。』突然出現的柯克蘭站在羅馬諾的背後,在他的耳邊輕聲地說。

  被這種悄悄話給狠狠地嚇一跳的羅馬諾立即跳到亞爾佛雷德的身後,而亞爾佛雷德則是用著審視的目光看著柯克蘭。

  『你這一身裝扮真的只有俗氣可言啊!』亞爾佛雷德嘆息地搖頭。

  『......這不關你的事。』柯克蘭深呼吸,把怒氣給壓下。他的身體已經很差了,沒必要浪費珍貴的體力來與他吵架。

  『我會把你們帶返現實世界,你們可以藉此知道最後一個人是誰,不過你們必須回到平行世界把他找出來才算完成遊戲。我警告你們,不可以把平行世界的事情告知任何人,不然的話,我一定會殺死你們重視的人。』

  『沒問題。因為我也不想被亞瑟擔心。』亞爾佛雷德不在意地聳肩說。

  『那麼就回去吧。』

  
  -----

  
  當亞瑟看到亞爾佛雷德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是在發夢。

  明明只是沒有亞爾的消息七日,對一個擁有無限壽命的國.家.意.識而言,七日的時間像是眨眼的時間一樣短暫。只是對亞瑟而言,這七日彷彿像是千年般漫長。此時亞瑟才真正地體會到,亞爾佛雷德對自己有多重要。

  但是......

  
  『你這個笨蛋笨蛋笨蛋!這些日子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抱著亞爾,亞瑟搥打他的肩膀。

  『這個......Hero我跑去環遊世界了!羨慕吧!』

  ......誰會相信這種解釋?

  不論亞瑟怎樣問,亞爾還是給他同一個答案。亞瑟是不會相信這種解釋的,亞爾的隱瞞讓他的心裡有點失落,他不明白為什麼亞爾要隱瞞他的行蹤,難道他就是如此不被信任嗎?

  雖然心裡多少有著疙瘩,但是亞瑟亦不會因此而與亞爾鬧翻,最後亞瑟只是說了一句『算了,你沒事就好』便不再追問,這讓亞爾鬆口氣。

  『今晚要在這裡住下來嗎?』亞瑟問。他是不會承認自己期待著亞爾的回答。

  『好啊,我要與你一起睡。』

  『笨、笨蛋!誰要與你一起睡啊!』臉紅的在發燙,亞瑟努力想掙開亞爾的擁抱。

  
  
  把累積了一星期的熱情和慾望都發洩出來後,亞瑟便累極而睡了,粘著身體的白液就待到明天再洗澡吧,天知道那些白液是什麼和他們剛才做了什麼激烈的運動。

  讓亞瑟秏盡體力的元兇就躺在他的身邊,亞爾把亞瑟因為汗水的關係而粘著額前的頭髮撥開,憐愛地吻上他的額。

  亞瑟的睡眠似乎不安穩,他皺著眉頭,這讓他的粗眉變得更顯眼。亞爾輕揉他的眉心,但是似乎沒什麼用。

  亞瑟好像在發惡夢,原先只是皺眉頭,現在呼吸開始急促,他發出不安的呻吟,身體亦微微地動著。

  『亞瑟?亞瑟?』亞爾輕搖他的肩膀,想讓他清醒。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亞瑟伸出雙手揮舞著,像是想抓著什麼,他只是一直夢囈著『不要』,聲音越來越大。

  『亞瑟!』亞爾一個大叫,讓亞瑟清醒了,他的雙眼帶著淚,神智清醒,比起上兩次好多了。

  『亞爾......』亞瑟用力地抱緊自己的愛人,壓抑從心裡湧上的恐懼感。

  『怎麼了?』沒有調侃他,亞爾輕拍亞瑟的背,安撫他的情緒。

  『我夢到自己親手殺死你......』放鬆懷抱,亞瑟看著亞爾,確認他毫髮未傷。『但是,只是一個夢而已。』他說,然後重新擁抱亞爾。

  亞瑟不打算告訴亞爾自己近日來一直在發惡夢的事情。也許這就是自私吧?自己希望亞爾不要隱瞞自己任何事情,自己卻對他有所隱瞞。

  感受到亞瑟的不安,亞爾正想開口說出什麼話時,眼前的身影讓他全身僵硬了。

  『怎麼......?』亞瑟順著亞爾的視線方向望去,眼前的人讓他定住了。

  
  柯克蘭輕輕地微笑,說:『我就給你們一些時間穿上衣服吧,不然就太失禮了,不是嗎?』

  終於發現自己與亞爾一樣赤裸著身子的亞瑟瞬間紅透了臉,他急忙地把散落在地上的睡衣穿上。看見他狼狽的樣子,柯克蘭輕笑幾聲。

  『你是誰!』被柯克蘭的嘲笑激怒,亞瑟質問道。

  『平行世界的你,亞瑟.因斯帕萊.柯克蘭,叫我柯克蘭吧。』柯克蘭說:『亞爾佛雷德的失蹤就是因為我使用魔法把他拉進平行世界。順帶一提,其他那四人都是。』

  視線從亞瑟轉移至亞爾身上。『一日的時間已經到了,就請你到平行世界了。有一點要告訴你,只有你一人到平行世界。找到愛德華之後就可以回來了喔。』

  『誰要再回去——』

  『你沒有選擇的權利!』一手把亞爾佛雷德推下床,地板上的魔法陣閃爍了一下,亞爾佛雷德便消失了。

  亞瑟知道那個魔法陣是什麼,只是現在的事情讓他反應不及。

  『好了,現在只剩下我們兩人了。』柯克蘭愉快地微笑著。

  
  『你有什麼遺言想說的?』他問。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