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平行世界-5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第五章
  
  
  雖然被小香擊中的腰側仍然隱隱作痛,但是與在戰爭中所受的傷進行比較,這種疼痛簡直是微不足道,因此亞瑟並沒有為小香的行為感到太生氣,不過為了讓小香不會再犯下相同的事,亞瑟還是稍微懲戒了他——要求小香待在威尼斯諾的家裡直到他回來接他為止。

  亞瑟非常喜歡意/大/利的天氣。與常年陰天的英/國不同,這裡陽光明媚,也許陽光會使建築物變得刺眼,不過亞瑟很喜歡這種眼前一片明亮的視野和感覺。

  ”待亞爾回來後,找空與他來這裡一趟吧。”儘管心中有種不安在吶喊著,亞瑟仍然深信亞爾最終會平安回到他的身邊。

  『塞/席/爾,我們一起回去與小香和威尼斯諾享受下午茶的時光吧。』看見銀製的懷錶快要走到三點整的位置,亞瑟便帶著塞/席/爾,兩人一起返回威尼斯諾的居所。

  
  『小香,在這裡有好好反省嗎?』回到威尼斯諾的居所,亞瑟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詢問小香的反省程度——雖然他完全不期待小香會反省。

  『沒有。我不認為我拿走摺疊椅子有任何錯誤。』小香說:『氣量這麼小,你確定自己真的是日.不.落.帝.國而不是小氣鬼?』

  真是的......我也不認為要求你把摺疊椅子交還給店主有任何錯誤呢!

  雖然想這樣反駁小香,不過亞瑟還是沒有把反駁的話說出來。第一是小香一定會用更毒的說話來回應他——都不知道這孩子的髒話是從哪裡學回來的,其次是自己好歹也是一名年齡過千歲的長輩,沒必要與這名不滿兩百歲的小孩計較。

  『算了。』亞瑟說:『我在外面買了一些甜點,大家一起享受下午茶吧。』

  『Ve~那麼我再做一些甜點吧!』

  『總之不是亞瑟做的焦炭司康餅就好。』

  『什麼!』

  『亞瑟先生,不如我們到庭園享受下午茶吧?我幫忙佈置,亞瑟先生去泡紅茶,好嗎?』

  『啊、好。』

  
  約十分鐘後,亞瑟拿著泡好的紅茶前往庭園。

  威尼斯諾的庭園以鮮花為主。亞瑟認為,在這個飄散著清淡花香的庭園裡享用下午茶是一種極致的享受——如果庭園中間沒有那個pasta造型的水池,那將會更加完美。

  『亞瑟泡的紅茶超好喝的啦!』

  得到美食家的讚賞,亞瑟心情愉悅地微笑道:『你喜歡就好。』他難得地謙虛了一次。

  『亞瑟只有泡紅茶的技術高超啦,與他的廚藝形成強烈的對比。』輕啜一口紅茶,小香說。

  『你在說什麼,小香。』只是拿走你的摺疊椅子而已,有必要為此而每句帶刺嗎?

  『沒什麼,只是認為你泡紅茶的技術和廚藝都是無人能及。不過一個是好的讓人讚嘆;一個是差的讓人驚嘆。』

  ”別與小孩子計較......別與小孩子計較......”亞瑟在心中默念著,強行壓抑掀桌的衝動和慾望。

  亞瑟在心裡嘆息,為什麼他養育的孩子都只有小時候可愛,長大了就只會惹他生氣?

  『亞瑟先生,要吃這個甜點嗎?』用小碟子盛著一件蛋糕,塞/席/爾問道。

  『好的,謝謝。』

  
  -----

  
  平行世界,路德維希的房間。
  

  『你認為柯克蘭有問題?』路德維希壓低聲線問:『哪裡有問題?』

  房間裡只有路德維希和法蘭西斯兩人。法蘭西斯認為把除柯克蘭以外的所有人都叫過來討論只會打草驚蛇(畢竟討論的內容是柯克蘭),因此便決定與最可靠的路德維希討論。

  『很多地方。』法蘭西斯說:『第一,那個穿黑色斗篷的男人的聲音與柯克蘭非常相似......好吧,也像亞瑟的聲音。第二,他幫助我們的目的是什麼?該不會是為了娛樂吧?他又不是亞爾佛雷德。第三,他下台的原因,你應該知道平行世界的美/利/堅/合/眾/國是被柯克蘭消滅吧?派德上台的時候美/利/堅已經滅亡了。正常而言,柯克蘭應該是立功了對吧?可是他卻下台了。第四,平行世界裡,德/國的國.家.意.識曾經被轉換的事情,那是眾所周知的,但是柯克蘭卻沒有事先向我和亞爾佛雷德說明。』

  法蘭西斯停下來,一口氣說了這麼多的論點,他的肺部需要換氣。

  路德維希點頭。他認為法蘭西斯的論點有道理,柯克蘭幫助他們應該是另有目的,這件事情應該不是表面所說的『遊戲』這麼簡單。

  『而且我剛才發現了一件事。』法蘭西斯把聲音壓得更低。『我看見柯克蘭在房間裡掐住自己的胸口痛苦地呻吟,我懷疑他患上了什麼病。』

  聽見這話的路德維希皺眉,他沒有聽說過胸口痛對國.家.意.識而言是代表了什麼意思。如果柯克蘭是患上了人類的疾病的話,下台就有了合理的解釋。不過,胸口痛應該是心臟病的病徵吧?

  『是有了心臟病嗎?那是絕症啊。』

  法蘭西斯搖頭表示他也不知道。

  『假設柯克蘭是那個穿黑色斗篷的男人,以及法里斯等人是被他所殺。若果真的有心臟病的話,那麼帶我們來到平行世界的目的是什麼?該不是死前的玩樂吧?我只能猜到他想拖延時間,可是他為了什麼而需要拖延我們......或者只是亞爾佛雷德一人的時間?』

  『......他是想對亞瑟做什麼?』有點遲疑地,路德維希猜測道:『「隱藏」的人可以自曝其身份讓遊戲時間縮短,所以應該不是意圖拖延我們的時間;亞爾佛雷德是負責「尋找」,因為不知道從何找起而花費較多的時間,所以想拖延的對象應該是亞爾佛雷德。他的人質是亞瑟,而亞瑟與柯克蘭的外貌一樣,照理推斷,柯克蘭的目標是亞瑟——前提是柯克蘭就是那個穿黑色斗篷的男人。』

  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法蘭西斯已經深信柯克蘭的身份就是把他們拉進平行世界裡的傢伙。

  法蘭西斯站起來,決定把兩人的推論告知亞爾佛雷德時,眼前的人讓他怔住了。

  
  那個穿黑色斗篷的男人就站在法蘭西斯前方不遠處,可是他和路德維希竟然完全沒察覺。

  法蘭西斯和路德維希立即把槍枝拿出,並且把槍口指向那名男子。

  
  『雖然我認為你們總有一天能夠推斷出我是柯克蘭的結論,不過卻沒有想到短短三天內便被發現呢。』神秘男子把帽子拉下來,露出了金髮綠眸和微笑著的蒼白容顏。

  『你想怎樣?殺了我們滅口嗎!』路德維希說,大有如果真的打算殺我們,我們會與你拚了的氣勢。

  聽見路德維希的話,柯克蘭以輕笑幾聲來表達他對『滅口』一字的嘲笑。

  『我的目標的確是亞瑟.柯克蘭,目的確實是拖延亞爾佛雷德的時間。為了讓你們可以進入平行世界,我已經親手殺了法里斯等人,但是,這不代表我要花費更多的心力和力氣來殺你們。』

  『為什麼?』法蘭西斯問。

  『沒有殺你們的必要。』柯克蘭說:『我殺死的五個人代表「親愛的人(美/利/堅)」、「結怨的人(南/意/大/利)」、「血親(法/國)」、「敵人(德/國)」和「不熟悉的人」。對我而言,你們什麼都不是,所以不需要殺你們。』

  『那麼你接下來計劃殺死亞瑟嗎?』路德維希問。他要盡可能從這個人的嘴裡套出更多的情報。


  柯克蘭微笑道:『不知道呢。反正無論我說是與否,你們都會認為我會去殺亞瑟.柯克蘭吧。』

  『也對呢。那麼最後的一個人是誰?』法蘭西斯試探問。

  『告訴你們也沒關係,是愛/莎/尼/亞。』柯克蘭說:『不過我想你們應該沒機會向亞爾佛雷德通風報信了。時機未到,我可不能讓亞爾佛雷德提早回到現實世界。既然如此,就只好請你們先回去現實世界了。』

  『慢著!如果我們突然消失的話,亞爾便會起疑!』法蘭西斯說。

  『不要緊。因為我會陪著你們到現實世界,所以儘管他起疑也不會有對質的對象。』柯克蘭臉色冰冷地說。

  在眨眼之間,房間裡的三人都消失不見。

  
  -----

  
  現實世界裡,剛洗澡完畢的亞瑟正在煩惱地翻找著他的行李。

  ”怎麼辦?真的忘了帶過來了...安眠藥......”

  服食安眠藥的亞瑟不會在睡夢中發惡夢,因此亞瑟對安眠藥產生了些許心理依賴。發現自己忘了攜帶安眠藥,這讓亞瑟有些情緒不安。

  往窗外望去,天色已經昏暗,相信外面已經沒有營業的商店了。亞瑟考慮不如問威尼斯諾有沒有安眠藥好了,但是他又不想被威尼斯諾知道他需要服食安眠藥才能安穩入睡的事情。結果,他還是停留在自己的房間裡。

  『應該不會再發惡夢。』亞瑟喃喃自語。

  
  
  『吶,熊三郎,你說法蘭西斯、還有其他人都到哪裡去了?』馬修抱著他的北極熊『熊二郎』問。

  『誰?』

  『我是你的飼主,加/拿/大的國.家.意.識馬修啦。』

  當馬修收到諜報,法蘭西斯和其他四人一同失蹤的時候,馬修便立即前往法/國,要求與法蘭西斯會面。

  但是,法蘭西斯的上司派人轉告他,法蘭西斯因為有要事而不在法/國,希望他能夠先回國。

  雖然沒被別人當成透明讓馬修感到高興,但是他當然不會因此被沖昏頭腦而相信這種話,他堅持要在法/國等待法蘭西斯回來。

  只是,法蘭西斯已經失蹤了三日了。

  ”過了今日,就是失蹤第四日的開始了。”馬修鬱悶地想,他覺得自己應該上床睡覺了。

  
  突然,隔壁房間出現了一些碰撞聲,引起了馬修的注意。

  ”天色已經這麼晚了,還會有誰在醒著呢?”

  抱著好奇心,馬修抱著熊二郎前往隔壁敲門。

  『那個,我進來了。』馬修的聲音微細的近乎無法聽見,他不知道門內的人是否有聽見他的說話,但是他還是開門了。

  讓他感到驚訝的是房間內的人竟然是他一直在等待的人法蘭西斯。

  『法蘭西斯先生?!』因為驚訝的關係,所以馬修的聲音變得比較響亮了。他上前扶起跌坐在地上的法蘭西斯,問:『這些日子裡你發生什麼事了?我一直都在擔心你!』

  法蘭西斯的表情比馬修更驚訝,他沒有想到自己還真的回來現實世界了,而且馬修也平安無事。

  這樣子的話,把事情告訴馬修應該沒有關係吧?柯克蘭的目標只是亞瑟一人......

  『馬修,接下來我說的話,你千萬別說出去,儘管是亞瑟也不行。』

  如果是馬修的話,一定知道應該怎麼辦。

  
  
  亞瑟.柯克蘭在嘔吐——他又發惡夢了,這個夢嘔心的讓他胃部抽搐。

  如果夢裡是他和亞爾,即使是惡夢,夢裡的人至少還是他和亞爾。可是......

  與法蘭西斯,那個紅酒混蛋做愛......他媽的這是什麼該死的惡夢!給我滾出去吃屎去吧!

  在夢裡自己竟然還興奮地扭腰,該死的那才不會是自己!

  明明只是惡夢,可是亞瑟卻錯覺地感到自己的胃裡充滿著黏稠的白色液體和口裡彷彿彌漫著苦腥的味道,罪惡感和噁心感讓他的胃抽搐痙攣著,他把胃裡的東西全都嘔吐出來——嘔吐物只是單純的食物殘渣。

  為什麼會發這種夢,他又不愛法蘭西斯!

  儘管胃裡已經空空如也,亞瑟仍然不斷乾嘔著,他的眼睛因為嘔吐感的刺激而滴下液水。

  
  「你確定自己真的是日.不.落.帝.國?」

  
  倏地,亞瑟想起小香的話,這讓他停止嘔吐。他站起來,從牆壁的鏡子中看見自己憔悴的容貌。

  「你確定自己真的是日.不.落.帝.國?」,亞瑟彷彿聽見小香的聲音不斷地在自己的耳邊迴響著,他的頭腦清醒多了。

  也許他已經失去了日.不.落.帝.國的力量,但是當中的榮耀和精神是永遠不滅的。他不應該、也不可以,因為惡夢這種軟弱的原因而讓自己的容貌和精神變得憔悴。

  對,他是大.英.帝.國的國.家.意.識亞瑟.柯克蘭。

  冷靜下來的亞瑟漱口,把口中的酸苦味道沖走,而且也洗澡了。

  
  『Ve!亞瑟,別睡了!』威尼斯諾突然跑進亞瑟的房間裡大叫道:『你在浴室?別洗了,有很重要的事情!』

  『發生什麼事了?』亞瑟從浴室裡走出來。因為天快要亮的關係,他不是穿著睡衣而是正式的服裝。

  『法蘭西斯哥哥和路德回來了!』

  『什麼!』

  
  原以為是失蹤的五人都回來,可是亞瑟卻失望地發現,回來的人只有法蘭西斯和路德維希而已。

  亞爾佛雷德仍然失蹤。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