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平行世界-4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P.S.千萬不要拿真實歷史來對照,這篇文的歷史是亂成一團的囧
  
  平行世界
  
  第四章
  
  
  現實世界。

  今日亞瑟休假。他帶著小香和塞/席/爾一起前往威尼斯諾的家,那裡風景優美,是散心的好去處。

  
  而莎伊娜在亞瑟離開後,便詢問旁邊的男子:『依照你的見解,亞瑟的精神狀況是否出了問題?』

  精神科醫師搖頭,他說:『根據我初步的觀察,亞瑟先生的精神狀況良好,應該不會發惡夢才對。』

  『是嗎?』莎伊娜不太相信,不過她並沒有在語氣或表情上展現出來。『那麼就繼續觀察吧。』

  
  
  到了威尼斯諾的家裡,亞瑟發現他的狀態似乎不太好。

  『Ve......亞瑟過來我家玩,我真的好高興......不過,我今日的狀態不太好...Ve...Ve...』威尼斯諾有氣無力地說,他髮尾的呆毛彷彿要顯示主人的心情般,從自然的圓形翹變成奇怪的正方形。

  對喔...他哥哥與亞爾一樣都......

  『Ve...路德不見了,我好擔心啊Ve。』威尼斯諾問:『亞瑟,你知不知道路德跑到哪裡去了?』

  正常而言不是應該先擔心哥哥的嗎?對於威尼斯的脫線,亞瑟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對他說教。

  『抱歉,我不知道。不過我想他應該與其他同樣失蹤的人在一起。』亞瑟安慰威尼斯諾,路德維希與其他四名失蹤的人在一起,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

  聽見亞瑟的安慰,威尼斯諾的心情反而變得更差了。

  ”Ve...路德應該不會不要我的對吧?”

  『威尼斯諾?』亞瑟拍拍他的肩膀,想多安慰他,但是他發現了一件頗為嚴重的事。『小香呢?』他問塞/席/爾。

  塞/席/爾搖頭。她剛才只顧看這裡優美的風景,完全沒有留意小香在何時亂跑了。

  『這個,你是說那個黑髮的小孩吧?剛才我看見他往王耀的別墅(唐/人/街)跑去了。』威尼斯諾指著亞瑟右手邊的方向說。

  『糟了!快把他找回來,他今日沒有抱著熊貓!』亞瑟焦急地說。他可是見識過小香的『七大兇器』的威力啊!

  『Ve?為什麼?』威尼斯諾好奇地跟著亞瑟。

  
  -----

  
  平行世界。

  到達意/大/利已經是中午的時分。由於亞爾等人認為事情應該盡快解決比較好,因此儘管經歷了一場長途跋涉的旅程,他們還是決定不休息,直接前往羅馬諾的居住地。

  不過,他們吃了閉門羹。

  
  『為什麼不願意與我們會面?請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法蘭西斯擺出政客的姿態和態度質問。

  『沒什麼好解釋的。』額頭上有一條呆毛的南/意/大/利/人侍從高傲地說:『我們的國.家.意.識認為不需要與你們商談和約的事情。』

  南/意/大/利/人高傲和囂張的態度讓法蘭西斯有點驚訝。好吧,法蘭西斯承認,縱使這位侍從把他的下巴抬高四十五度,他對自己的視角也不會因此從仰視變成俯視的。但是問題不是在這裡,讓法蘭西斯驚訝的是,如果他在現實世界擺出了威嚇的樣子,那個代表南/意/大/利的羅馬諾可是會害怕得縮成一團的。照這樣看來,平行世界的南/意/大/利/人似乎比現實世界的南/意/大/利/人更加有骨氣。

  法蘭西斯返回亞爾的身邊。他聳聳肩,表示看門人不讓他們進入,他也沒辦法。他用詢問的眼神望著其餘三人。

  柯克蘭搖頭,他沒有軍事力量,所以沒有籌碼與南/意/大/利/人談判。

  路德維希搖頭,他不想利用貝什米特的軍事力量。

  那麼就只剩下......法蘭西斯用不信任的眼神看著亞爾。

  『你這是什麼眼神啦!看Hero怎樣讓這傢伙放我們進去吧!』亞爾得意地走上前,把一封信塞進侍從的手上,說:『既然拒絕會面,那麼看一封信還不成問題吧?請把這封信交給羅馬諾.尼亞諾.瓦爾加斯。』

  侍從雖然覺得疑惑,但是還是把信送進去了——如果他沒有來回檢查信件讓信件被弄皺的話,亞爾佛雷德會更加滿意。

  亞爾有信心,如果羅馬諾看了信件後還要把他們趕走,那麼他一定是尼亞諾(平行世界中南/意/大/利/國.家.意.識的名字);如果請他們進去,他就是現實世界的羅馬諾了。

  
  『我們的國.家.意.識邀請你們進去。』語氣仍然高傲的侍從說:『抱著感激的心情進去吧!』

  『哥哥覺得,還是現實世界的羅馬諾比較可愛......』

  路德維希沒有回應法蘭西斯的話。他悄悄地詢問亞爾,『信件的內容是什麼?』

  『喔,這個啊。』完全沒有壓下聲線的亞爾毫不在意地說:『不就是「回到現實世界就送你下地獄」而已。』

  『......』無可否認,這對羅馬諾而言是最具威力的要脅。

  
  -----

  
  在現實世界的意/大/利,亞瑟在王耀的別墅的其中一個地方找到了小香。

  『太好了,終於找到你了......請把你手中的摺疊椅子放下,小香。』亞瑟說。

  小香的手裡抱著在某一間店舖裡找到的摺疊椅子,雖然依舊是面無表情,但是亞瑟和塞/席/爾也能夠看出,小香的心情很好。

  小香十分喜愛摺疊椅子,可惜在亞瑟家裡是不會有這種東西的——誰會把既不優雅又具殺傷力的東西放在家裡啊?因此今天能夠得到摺疊椅子讓小香感到愉快。

  對於亞瑟的命令,小香決定裝著沒聽見。他緊緊地抱著摺疊椅子,絲毫沒有把手中的椅子歸還給店舖主人的意思。

  『小香!』

  『......哼!』小香抱著椅子走到亞瑟的身邊,然後用力地把椅子攻擊亞瑟的腰側。

  『啊!』 『Ve!』 『亞瑟先生!』

  無視痛得蹲下來的亞瑟,小香面無表情地轉身,把摺疊椅子打開並且坐上去,然後說:『老闆,麻煩給我一份餃子!』

  
  -----

  
  平行世界。

  
  『嗚......你們這群混蛋竟然這樣威脅我......混帳,為什麼安東尼奧不在這裡啦!』羅馬諾帶著哭腔抱怨著,當他看到那封威脅信時,他便老實地承認自己是現實世界的羅馬諾了。而他的人質是安東尼奧。

  『你也是被那名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拉進平行世界的嗎?』心裡想著這個人與尼亞諾的性格真的是天壤之別的柯克蘭問道。

  『對啦!你這個不屬於現實世界的死LP,從哪裡出生便滾回那裡啦!』儘管氣勢上比別人輸上一截,嘴巴仍然不饒人。

  柯克蘭的臉上帶著微笑,他可以肯定,如果身邊有剪刀的話,他一定會在羅馬諾的舌頭給剪下來,好讓他再也說不出髒話來。

  感受到柯克蘭的殺氣,羅馬諾的身體抖得更厲害了。

  
  『好了,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人了。』路德維希打破了這個狼與小白兔對視的氣氛,他說:『瓦修、羅德里赫、伊凡、娜塔莎,四個懷疑名單中,其中一個應該會是現實世界的人。』

  『你這個土豆混蛋別亂做隊長啊!最後一個人難道就不能是伊莉莎白、北歐五人組、波/羅/的/海/三/國嗎?』羅馬諾故意刁難道。

  你不如說所有國.家.意.識都是懷疑對象?眾人默默地反駁羅馬諾。

  『如果四個懷疑名單都是平行世界的人的話,那麼再到波/羅/的/海/三/國吧,我想看看平行世界的托里斯有著什麼樣子的性格。』亞爾說:『反對意見不予接受。』

  『不論如何,今日就先在這裡休息一晚吧!哥哥已經很累了。』他不是年輕氣盛的小伙子也不是像路德一樣的軍人,禁不起連續不休息的旅程。

  『對喔!我都忘記你是個被稱為「第二個意/大/利」的大叔了!』

  『哥哥我才沒有這種稱號!』

  『今日在這裡休息一晚吧。』路德維希制止了接下來的爭吵。『因為羅馬諾是自己人,不會傷害我們,所以我們應該趁這個時間在這裡養精蓄銳。其他地方的話,那裡的國.家意識未必會歡迎我們。』如果其他地方不歡迎他們的話,他們晚上就只好到邊.境露宿了。

  認為路德維希說的有道理的亞爾等人點頭表示同意,然後就在羅馬諾的分配下到自己所屬的房間好好休息。

  
  -----

  
  由於亞瑟對小香的行為感到憤怒,因此小香被軟禁在威尼斯諾的家裡。

  『Ve~小香,這個娃娃給你抱。這是你哥哥王耀最喜歡的Gitty啊。』

  小香一臉厭惡地推開娃娃。

  『不喜歡?那要不要pasta?絕對比亞瑟的料理美味喔~』

  『......好,謝謝。』

  
  -----

  
  平行世界,亞瑟.因斯帕萊.柯克蘭的房間。
  

  柯克蘭倒在床上,他用力掐住自己的胸口,痛苦地喘息——他的子民在離棄他。
  

  「求您不要出兵討伐了,我們再也無法忍受妻離子散的滋味,懇求您,承認美/利/堅/合/眾/國的獨立吧!」

  「暴君......!」

  「美/利/堅/合/眾/國的國.家.意.識是被詛咒術殺死的——我們現在的國.家.意.識是惡魔!」

  「神啊......為何我們的國.家.意.識會利用惡魔的力量消滅敵人啊......」

  「惡魔......!」

  「他不是我們的國.家.意.識!我們投靠愛/爾/蘭吧!」

  
  『嗚嗚嗚......』柯克蘭痛的呻吟。他的身體上沒有任何傷口,可是他卻覺得自己的血液不斷地流失著,空虛感充斥著他的體內,讓他感到呼吸困難。

  人民離棄他的速度比他想像的還要迅速。他的身體代表大/英/帝/國的土地,他的精神代表人民。失去了土地,他還有重新的機會;可是失去了人民,他就只有死路一條。

  別說是支持半年了,這個身體的精神已經......連十天也沒辦法支撐過去。

  『我還需要......多...一些時間.....啊......』

  
  柯克蘭痛苦地呻吟著。門外的法蘭西斯不知道自己應否進去他的房間還是傳叫醫生。

  自從離開德/國後,法蘭西斯一直想找機會與柯克蘭單獨談話,可惜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時機。

  法蘭西斯懷疑柯克蘭幫助他們的動機,還有好奇柯克蘭下台、法里斯等人死亡的原因。

  而且,他懷疑柯克蘭就是......

  『誰在外面?』

  『啊...不就是哥哥嘛~』心裡被嚇一跳的法蘭西斯微笑著說:『因為你是隊中唯一一個平行世界的人員,所以哥哥害怕你會寂寞~來吧,這裡只剩下你和我,你可以盡情擁抱我沒關係~』

  展開雙臂的法蘭西斯原以為自己會被柯克蘭痛揍,又或是會被罵變態。可是出乎意料地,柯克蘭真的走上前擁抱法蘭西斯。

  ”原來這孩子還有可愛的地方嘛!”有點驚訝的法蘭西斯想。

  原本還在想柯克蘭比現實世界的亞瑟可愛多了的法蘭西斯,在柯克蘭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時,便決定回收剛才的想法。

  『啊...你竟然向我那優美的肉體揮拳,你那一拳是怎樣打下去的?』

  被法蘭西斯噁心的言詞弄得雞皮疙瘩掉滿地的柯克蘭生氣地說:『就是這樣打下去的!別給我用那種語氣說話,噁心死了!我不寂寞,不需要你的安慰,所以你可以離開了!』

  柯克蘭把法蘭西斯推出自己的房間,說:『我很累,需要休息。到了晚餐的時分再叫醒我吧。』接著便把門關上。

  『那麼你為什麼要抱我啦......』法蘭西斯喃喃道。『沒機會與他談話了......』

  
  第一日,我們來到平行世界。亞爾與柯克蘭相遇。

  第二日,找到法蘭西斯,也就是我。然後到達德/國。

  第三日,找到路德維希,找到羅馬諾。

  那麼再過四日,我們便會回去現實世界一日......慢著。

  法蘭西斯發現,如果要找到被拉進平行世界的人,只要在回到現實世界的時候,調查這段時期失蹤的名單就行了。儘管那名穿黑色斗篷的男人再厲害,也不能阻止消息的傳達吧?

  既然如此,這個遊戲最多只能維持九日......進行這個遊戲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感覺上,就像想拖延時間似的。”法蘭西斯想。

  但是目的是什麼?

  平行世界裡死去的五人、被拉進來的五人、意義不明的遊戲、聲音像亞瑟的神秘男人、柯克蘭的病(剛才在房間裡的事情),裡面會有關係嗎?

  法蘭西斯覺得自己一頭無緒。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