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平行世界-3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第三章
  
  
  被拉進平行世界的國.家.意.識有五個,現在只找到兩個,懷疑的名單有十名。

  『哥哥我已經儘量減少人選了,別抱怨我說了這麼多的懷疑名單!』法蘭西斯說:『每個人都有重視的人,所以是每個人都應該被懷疑的。不過在哥哥深思慎密的頭腦下,所以還是把懷疑的名單給整理出來了。』

  無視法蘭西斯最後一句話,亞爾質疑地問:『你應該沒有為誰進行隱瞞吧?』

  『怎可能!我也想盡快把所有人給找出來,然後回去見我可愛的馬修啊!』

  一直沈默不語的柯克蘭開口問:『你們的世界裡有「天然呆」嗎?』

  『啊?天然呆?』

  『例如遲鈍的傢伙之類的。在那十個的名單中有這樣的人嗎?』

  『遲鈍嗎?威尼斯諾、安東尼奧、列支都頗遲鈍的,不過他們都很甜美喔~』法蘭西斯說。

  再度無視法蘭西斯說的最後一句話,柯克蘭說:『那麼便把他們從名單上刪除吧,遲鈍的人是很難進行隱瞞的工作的。不過由於亞爾是負責尋找的,因此再遲鈍都沒所謂。』

  『喂!別以為你外貌與亞瑟一樣便可以亂說話!HERO才不遲鈍!』

  『好吧。我們先到德/國,然後到瑞/士,接著再到意/大/利吧。』柯克蘭毫不在意在說。他根本就是平行世界的『亞瑟.柯克蘭』,只是名字和性格上有點差異而已。

  
  -----

  
  『小香,你站在亞瑟的門前做什麼?』剛好經過的塞/席/爾好奇地看著小香手上的東西問:『這是什麼?』

  『香薰蠟燭。』小香頓一頓,補充道:『有寧神作用的薰衣草香薰蠟燭。』

  『喔......你想給亞瑟?我剛好有火柴喔,要不要?』

  見小香點頭,塞/席/爾便把火柴交給他,然後便笑著離開了。

  ”我認識她的嗎?”小香疑惑地想,不過他依舊維持著臉無表情的樣子進入亞瑟的臥房。

  儘管服用了安眠藥,亞瑟似乎仍然無法平穩地入睡。他的手抓著枕頭,皺著眉,間中發出不安和意義不明的夢囈聲。

  儘管不發出任何聲響地,小香為亞瑟蓋好被子,然後在床邊的桌子上燃點香薰蠟燭,接著便坐在床邊的椅子上。

  被點燃的香薰蠟燭在陰暗的室內發著柔和的光芒,不久後,室內便充滿了薰衣草的香氣。

  也許薰衣草真的發揮了它的效果,亞瑟的神情似乎放鬆了不少。他輕微地動了一下,衣服與被子互相摩擦發出了沙沙的聲響,他磨蹭了枕頭一下,然後繼續沉沉地入睡。

  小香凝視著因為火光的躍動而在亞瑟臉頰上造成的陰影,他伸出手,輕輕地撫摸亞瑟的頭髮。因為他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而那個人不是亞瑟,所以他這麼做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他只是突然想這麼做而已。

  
  突然,陰暗的室內透入了一絲光芒——是亞瑟的上司莎伊娜進來了。

  『小香,為什麼你會在這裡?』莎伊娜問,她似乎對於看見小香在亞瑟的臥房裡的情況感到驚訝。

  ”為什麼人會喜歡問別人『為何要做這種事情』?”小香默默地想著,可是他還是回答了,『香薰蠟燭。』他指著放在桌子上的蠟燭。

  看到燃燒著的蠟燭,莎伊娜微笑道:『是薰衣草嗎?』

  小香點頭。

  『難怪室內會這麼香。對了,我剛好工作完畢,便過來這裡了。我會照顧亞瑟的了,小香你可以離開了。』溫和地笑著,莎伊娜微笑道:『麻煩你照顧他了。』

  ”虛偽的女人。明明對我沒有好感,裝甚麼好人。”雖然這樣想著,不過小香還是聽話地離開了——連同他帶進來的香薰蠟燭。

  
  -----

  
  當亞爾佛雷德等人到達德/國時,天色已經是黃昏了。雖然亞爾佛雷德以外.交.使.節的身份要求與『路德.貝萊爾.維希』(平行世界中,德/國/國.家.意.識的名字)見面,但是卻被以天色已經晚了的原因拒絕雙方的會面。

  『我們歡迎英/國和法/國的外.交.使.節前來這裡,不過由於天色已晚的關係,我國的國.家.意.識建議明天才進行會面,今晚閣下的住宿就讓我們招待吧。』待從禮貌地說,帶領亞爾佛雷德等人前往客房。

  

  在前往客房的途中,亞爾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對了,不知道可不可以先與基爾伯特會面?反正他不是德/國的國.家.意.識吧?』亞爾問。

  ”詢問方式太直接了......”法蘭西斯想,那個『反正』是多餘的啊。

  柯克蘭已經想與亞爾佛雷德斷絕關係了。雖然他希望先與基爾伯特會面是正確的,不過詢問方式真的太無禮了,究竟是誰教導他禮儀的啊?

  『關於這一點,由於路德.貝萊爾.維希大人是不久前才重新接任該位置的,基爾伯特大人需要與之進行交接,因此晚上沒辦法抽出時間。』有著豐富接待經驗的侍從臉不改容地說:『所以還是建議三位先在這裡留宿一晚,明天再會面吧?』

  『交接?德/國的國.家.意.識曾經被轉換過嗎?』亞爾又問。

  ”白痴,這種問題不可以胡亂詢問的啊!你以為自己在這裡還是那個強大的美/利/堅/合/眾/國嗎!”法蘭西斯心裡暗罵著。

  『......?』德/國的國.家.意.識曾經被轉換,這是被公開的事實,儘管平民不知道,一個外.交.使.節也應該知道的吧?侍從的臉色雖然沒有任何變化,但是法蘭西斯和柯克蘭知道這位侍從已經開始戒備他們了。

  幸好,侍從似乎認為亞爾佛雷德的問話只是一種失禮的行為,他沈默了一會,便解釋道:『路德.貝萊爾.維希大人曾經有一段時間失蹤了,由於國/家不可以失去國.家.意.識,因此我們便推舉了同樣是國.家.意.識的基爾伯特大人成為我國國.家.意.識的代表。但是在不久前,路德.貝萊爾.維希大人再度歸國,所以國.家.意.識代表的位置便再度返回路德.貝萊爾.維希大人的身邊。』

  亞爾不予置評地點點頭表示明白了,他已經知道那個『路德.貝萊爾.維希』就是現實世界的路德維希。至於平行世界的路德.貝萊爾.維希,應該已經死了。

  
  法蘭西斯不著痕跡地偷瞄了柯克蘭一眼,只見柯克蘭一語不發。

  ”奇怪,柯克蘭不是平行世界的人嗎?那麼他應該知道這件事情才對啊?”法蘭西斯疑惑地想。”既然侍從能毫不在意地坦白道出自己的國.家.意.識曾經被替換,那麼這件事情應該是眾所周知的......為什麼柯克蘭沒有事先說明?”

  懷疑的種子,已經在法蘭西斯的心裡悄悄地萌芽了。

  
  ------

  
  從趕出亞瑟臥房的小香返回自己的寢室,他鎖上房間的門,然後從自己的枕頭裡找出一張紙條出來。

  紙條上寫著:消失、獨、怨家、沒用兄長、白痴、愛。看上去就只是一堆無法連接起來的單詞。

  ”失蹤的人:路德維希、法蘭西斯、羅馬諾、亞爾佛雷德、愛德華。”小香已經把暗語解讀出來。

  因為小香是被亞瑟所統治,所以在人力的調配方面非常有限。他能夠在亞瑟家裡安插間諜,已經是極限了。

  縱使知道了這件事也不會對自己的生活有任何改變,不過情報這種東西,還是收集越多對自己越有利。

  要把這張紙條銷毀才行。小香拿出了一杯水,然後把紙條當成符紙燒掉,再把燒燬的殘餘物放進盛著水的杯子裡,一邊攪拌著一邊呢喃著不知名的咒語,接著把水倒掉在屋子外的土地上。

  這個行為表示——他要靜觀其變。

  
  
  在寢室裡,亞瑟緩緩地睜開眼,睡眠中沒有發夢讓亞瑟的精神回復了不少,臉色也變得比較紅潤。

  他往左邊望去,不意外地看見莎伊娜又在這裡批改公文。

  『莎伊娜女士,現在已經是什麼時分了?』躺在床上,亞瑟問。

  『已經晚上了。不過不要緊,你可以多休息一會兒沒關係。』莎伊娜微笑道,只有這個時候,莎伊娜的微笑才是最真誠的。『我只剩下這裡的還沒有批改完。』

  『不,請讓我批改吧。』堅持著紳士應該幫助女性的優良傳統,亞瑟說:『待我梳洗完畢後,便由我來批改吧。』

  莎伊娜沒有反對地點頭,她的確需要休息了。

  『對了。還沒有消息,有關亞爾佛雷德的消蹤。』看見亞瑟的身體變得有一點僵硬,莎伊娜繼續說:『不過我們發現除了亞爾佛雷德外,路德維希、法蘭西斯、羅馬諾和愛德華也失蹤了,現在他們還在努力隱瞞這件事情。你試想這會否與亞爾佛雷德的失蹤有關吧。我先返回寢室休息了。』

  說完後,莎伊娜便拿著已經批改完畢的公文離開房間。

  
  五人的失蹤,以亞爾為首,其他四人為後。

  真實得可怕的惡夢,夢的內容是以自己的視覺看著亞爾對自己做出各種......暴行。

  這兩件事會有關連嗎?

  亞瑟不認為會有相關的地方。

  那麼事情究竟是怎麼的?亞爾跑到哪裡去了?為什麼會發那種彷彿是真實的夢。

  亞瑟完全沒有頭緒。

  
  -----

  
  平行世界的隔日,當亞爾等人梳洗及用餐完畢後,便前往會客室與路德維希會面。

  事情比想像中順利。法蘭西斯向路德維希說明了自己的情況後,路德維希便承認了自己是現實世界的人了。而他亦說出自己同樣是被一個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拉進平行世界,而人質是威尼斯諾。

  『這個世界的路德.貝萊爾.維希已經死了,那名可疑的男人要求我偽裝成那個人,不然便要對威尼斯諾不利。為了不被發現,我兩日以來可是不眠不休地請教哥哥......嗯,是平行世界的哥哥,路德.貝萊爾.維希的飲食習慣是怎樣的。』

  『飲食習慣...?』

  『他只有飲食習慣是與我不一樣的。』路德維希補充道。

  『哥哥我要裝的人可是整個性格都不一樣!』法蘭西斯嫉妒地看著路德維希,怎麼這小子會這麼輕鬆!

  『別這麼說,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能迅速地把你給找出來。』柯克蘭說:『對了,我是平行世界的亞瑟.因斯帕萊.柯克蘭,叫我柯克蘭便可以了。』

  路德維希點頭。

  『那麼,哥哥我先整理一下名單,現在被懷疑的人就只剩下羅馬諾、瓦修、羅德里赫、伊凡和娜塔莎了。既然已經找到了路德維希,那麼便不要浪費時間,儘快前往意/大/利,找到其他的人然後返回現實世界吧!』

  正當眾人打算表示同意後便立即起行時,一道聲音打斷了他們。
  

  『我反對!』
  

  基爾伯特.貝萊斯.貝什米特從門外走進來——他一直都在外面竊聽著。

  『要去的話,你們三人去!WEST要留在這裡,這裡需要他!』貝什米特表情兇狠地說:『別想從我手裡搶走WEST!』

  『他才不是你的WEST呢!』亞爾佛雷德再一次發揮他的KY大使風格。『你的WEST已經死了,這個是另一個世界的路德維希!』

  貝什米特當然知道他心愛的弟弟WEST已經死去,只是被別人赤裸裸地說出事實,就只會讓貝什米特更加震怒。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

  『既然如此你便應該放他走!』在貝什米特說出下一句前,法蘭西斯大聲地說。

  『我不可以失去WEST!』用比法蘭西斯更大的聲音,貝什米特吼道。

  接著,貝什米特用期望的眼神看著路德維希說:『WEST,留下來陪我好不好?哥哥不會阻止你每七日回到現實世界一日的,你只要留下來就好了......WEST!』

  路德維希搖頭了。

  『對不起,哥哥。但是這裡並不是屬於我的世界,所以......』

  打斷路德維希的話,貝什米特激動地勸說:『只要你留下來這裡就會是你的世界啊!你也不是說過,這裡與現實世界沒分別的嗎?你在那裡可以擁有的,這裡也可以擁有的啊!』

  『儘管如此,我還是要走。對不起,我有我自己必需行走的路。』別開視線,不看那個擁有與自己兄長相同容貌的人蒼白的臉色。路德維希堅決的對亞爾佛雷德說:『我們到意/大/利吧。』

  亞爾點頭,然後要求侍從帶領自己離開這裡。這種別離的戲碼讓他想到了不好的回憶,他只想儘快離開這裡。

  
  正當他們離開這裡時,貝什米特追上來了。

  『WEST,你會回來看我的對吧?』帶著隨時崩潰的笑顏,貝什米特說:『會來看我的對吧...?』

  路德維希很清楚,現實世界的基爾伯特並不會以這種表情和語氣哀求他。那位經常把『本大爺一個人也很快樂』的話掛在嘴邊的兄長一定會乾脆地讓自己離開,然後自己一人生悶氣或喝悶酒。

  明明知道平行世界的貝什米特不是現實世界的基爾伯特,可是路德維希還是心軟了。

  『我會回來看你的。』他說。

  貝什米特愉快地笑了,他說:『我會等你的,所以一定要回來看我。我會管理好這個地方,讓你可以隨時回來。』然後便往與路德維希相反的路回去了。

  話雖如此,但是貝什米特和路德維希也知道,他們不會再相遇了。
  

  那只是一個,美好的謊言。
  



作者的話:

雛鳥系列裡的獨/立/戰/爭中,亞瑟出現了失憶
而平行世界裡的柯克蘭,就是『沒有』失憶的
我設定的柯克蘭就是把『愛你就是要殺你』觀念發揮至極限的孩子
而亞瑟就是愛你所以放你走的類型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