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平行世界-2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第二章
  
  
  在平行世界的早上,睡在舖蓋於地板的床單上的亞爾佛雷德,被一道熟悉的聲音給吵醒。

  『啊啊啊......我的頭好痛啊...脖子都痛!』霸佔了房間裡唯一一張床的人撫摸著自己的脖頸,痛得發出嘶嘶的叫聲——他扭到脖子了。

  被吵醒的亞爾有點呆滯地想著,這裡是哪啊?

  啊,想起來了。亞爾再度KY地說:『對了,你是冒牌貨,我在平行世界裡。啊!』

  身體被踩了一下,亞瑟.因斯帕萊.柯克蘭——因萊說:『在我眼中,你就是冒牌的美/利/堅/合/眾/國!我叫因萊,給我好好的記住!』

  
  -----

  
  在現實世界中,莎伊娜再度收到間諜情報,指路德維希、法蘭西斯、羅馬諾和愛德華都失蹤了。

  加上亞爾佛雷德就合共五人了。『......五人同時失去蹤影?』莎伊娜停止批改公文的機械式動作,仔細地沉思著。

  如果要暗地裡結盟,應該沒必要用這種反而更引人注目的方式才對。既然如此,那麼他們應該真的失蹤了才對。

  根據失蹤之人的性格,因一時貪玩而故意鬧失蹤的機率並不大。

  那麼會是因為......?

  『嗚啊啊啊啊啊——』倏地,一道淒厲的慘叫聲打斷了莎伊娜的思緒。

  又來了?

  莎伊娜急忙地往亞瑟的房間跑去——其實也不過是隔壁房間的隔壁而已。

  
  在亞瑟的房間裡,由於需要休息的關係而拉上了草綠色的窗簾,讓房間裡顯得陰暗。在房間的正中央,只見小香努力地壓著亞瑟不斷揮舞掙扎的四肢。亞瑟的眼睛已經睜開,可是瞳孔卻擴張著,也沒能看見眼前的人,彷彿還在深陷於惡夢之中。

  『小香,拍打亞瑟的臉頰讓他清醒過來!』莎伊娜命令道。

  小香立即往亞瑟的臉頰上賞了一個耳光,其聲音之大讓眾人懷疑小香是不是在趁機報仇?

  不過這確實讓亞瑟真正清醒過來了。他的睡衣再一次被汗水沾濕,臉頰和唇瓣都呈現不健康的青白,眼眶也滿載了淚水,他呼吸急促,身體也顫抖著,症狀較上一次還要嚴重。

  輕緩地,小香小心翼翼地在不嚇倒亞瑟的情況下鬆開雙手並且下床,然後輕柔地扶起亞瑟。

  身體仍然微微顫抖著,可是亞瑟知道自己已經脫離了那該死的夢境,他虛弱地說:『是小香嗎?抱歉,我是不是嚇著你了?』

  小香沒回答,說實話他真的被嚇倒了,但是他不想承想。而他又不是那種會故意否認來安慰他人的好孩子,因此他選擇沉默不語。

  『我已經沒事了......小香,你可以離開了。』

  點頭表示明白,小香把枕頭放在亞瑟的背後讓他靠著,然後才決定離開房間。

  『慢著,小香。』

  小香停下來了,他面無表情地看著莎伊娜。

  『離開這個房間時,把你剛才看到的事情全部忘記。』

  從表情上看不出任何的思緒,小香只是以無起伏的聲線回答:『我明白了。』接著便離開了。

  
  ------

  
  與亞瑟相反,因萊並不太注重紳士禮儀和優雅。他坐在椅子上喝著紅茶,說:『有關平行世界的事情,你想知道什麼?』

  『你知道有誰是與我一樣被拉進平行世界的嗎?』亞爾期待地問道。

  『我怎可能知道。給我問別的問題。』

  『每個國.家意識的特質和性格?』

  『你知道這個來幹嘛?』為自己的杯子添滿紅茶,因萊疑惑地問。

  亞爾把從黑衣男子中收到的紙張交給因萊,解釋道:『因為提示上是這樣寫的啊。』

  因萊接過紙張,從上到下的仔細地看了一遍後,便還給亞爾。

  『我與你一起去找吧。』半晌,因萊說:『不然慢慢地把每個人的習性、性格和特點都說出來,恐怕一年也要過去了。』

  聽見這話的亞爾再度KY地說:『咦?你不是本來已經會與HERO我一起行動的嗎?』

  『......我們先去英/國吧。』無視亞爾的話,因萊決定了接下來的行程。

  
  -----

  
  重新換上另一套睡衣,亞瑟的臉色依舊蒼白。由於惡夢的關係而導致身體不適,醫生建議暫時不要飲用任何紅茶,因此亞瑟只喝了一杯牛奶。

  『雖然我認為自己不應該過問太多,但是你的身體狀況似乎不會允許我這樣做。』莎伊娜說:『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夢魘讓你連續失控兩次?亞瑟。』

  撫摸著被小香刮得紅腫的臉頰,亞瑟說:『與真實無異的夢。』

  『不是斷續的夢,也不是模糊的夢,彷彿是真實的夢。剛才我夢見亞爾用繩子勒著我的脖子,明明是夢,可是當時我真的覺得自己無法呼吸......』掩著臉,亞瑟不想回想那些夢境。

  知道亞瑟沒有把整個夢的內容都說出來,但是莎伊娜並不打算強迫他——反正她已經請了精神科醫生了。

  『我幫你準備一些安眠的藥物,你再休息一下吧。總不能因為惡夢的關係而一直不睡覺。我先離開了。』莎伊娜溫和地說,然後便離去了。

  房間裡再次只剩下亞瑟一人。

  只要閉上眼,就彷彿會再度感受那些精神上的折磨。

  在安眠的藥物到手前,亞瑟根本不敢睡覺。

  
  -----

  
  前往英/國是因為亞爾身上近乎是身無分文,以及他的身份敏感的關係,所以因萊必須先使用自己的權力為他建立一個合適的身份。

  不然的話,恐怕會連別的國/家的門檻也無法跨過去。

  雖然因萊已經下台了,可是他仍然擁有身為『國.家意識』的權力,因此有關亞爾佛雷德的身份很快便解決了——外.交.使.節。

  不過,如果亞爾有仔細留意的話,便會發現知道因萊身份的人們都有意無意地避開因萊。

  『喂,亞瑟,我們接下來到法/國那裡好嗎?你這裡的東西真的不是人吃的,還是法/國的料理比較好。』完全沒有考慮自己就站在因萊家裡的亞爾說。那個批評的聲音之大讓所有聽見的人都暗地握緊拳頭,心想這個不了解英/國美食的臭傢伙到底是從哪個該死的地方跑過來的,而且還要讚美他們的死對頭法/國!

  『我是亞瑟.因斯帕萊.柯克蘭,你可以叫我因萊。』緩慢而咬字清晰地,因萊再次要求亞爾佛雷德別稱呼他為亞瑟。

  只要稍後懂得觀言察色,便能夠看出因萊已經非常生氣了,可是亞爾仍然把他KY的風格發揮至極限。『可是因萊這個名字真的很難聽啊!雖然你是一個只有外貌與亞瑟一樣的山寨貨,不過我也可以稍微委屈自己,叫你亞瑟啦。』

  『......你這個死傢伙的名字會比我好嗎!!你出生就是為了過來挑釁我的對不對!我應該在看到你的時候就把你塞回你媽的娘胎裡而不是讓你在這裡耍KY!!』

  幸好他們已經離開了皇室重地,不然只怕會被士兵給關進大牢裡——儘管其中一人是皇室成員。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發狂與暴走之後,因萊決定讓亞爾((委屈地))叫他『柯克蘭』。

  『好吧,「柯克蘭」,我們現在便去法/國的家裡吧!』沒有詢問柯克蘭的意願,亞爾已經拉著他的手前往名為法/國的目的地。

  ”我已經沒有與這個白痴外交大使吵架的力氣了。”精神上接近虛脫的柯克蘭想。

  自己還剩下多少時間?不多吧?應該連一年也撐不下去。

  看著被亞爾佛雷德抓住的手,柯克蘭微笑了。

  也罷,幫助這傢伙也沒所謂,就當作死前的娛樂吧。

  
  
  『法蘭西斯.法里斯.波諾弗瓦大人,英/國的外.交.使.節,亞爾佛雷德.瓊斯先生和亞瑟.因斯帕萊.柯克蘭先生前來與您商討有關和.平.條.約.續.約的事宜。』門外的侍從恭敬地傳話。

  糟糕了!

  法蘭西斯焦急地想,他還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來偽裝法里斯啊!平行世界的亞瑟不是已經下台了嗎?為什麼會以外.交.使.節的身份跑來的啊?

  
  在一日前,法蘭西斯與亞爾佛雷德一樣,被一名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拉進了平行世界。那名男子要求法蘭西斯偽裝為已經死亡的法/國/國.家.意.識法里斯,不然的話便殺死現實世界的馬修。為了讓馬修免於陷入危險之中,法蘭西斯答應了那個人的要求。

  可是......

  
  適應的時間真的太短了!法蘭西斯在心裡吶喊著。只有一天的時間,他根本還未真正弄清楚法里斯的思考模式和處事方式,這樣的話他要怎樣瞞騙亞爾佛雷德和那個『平行粗眉』啊!

  『法蘭西斯.法里斯.波諾弗瓦大人?』沒聽見回應的侍從再一次地詢問。

  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偽裝了!『那個......請讓他們進來吧......』讓聲線變得沈鬱,法蘭西斯說。

  『嘿!法蘭西斯你的聲音怎麼變得像馬修一樣啊!』亞爾調侃道,完全不知道這是一種非常失禮的行為。

  ”你以為哥哥我想裝成這個樣子的嗎!糟了,下一句應該說......”

  努力地裝著彷彿患上了憂鬱症的模樣,法蘭西斯有氣無力地說:『是你的錯覺而已......』

  『你已經露餡了。』面無表情地,柯克蘭說:『你是現實世界的人吧。平行世界的法里斯跑到哪裡去了?』

  亞爾驚訝地看著柯克蘭說:『好厲害喔!你終於從否認我的存在進化為連法/國/國.家.意.識也要否認的地步了嗎?』

  
  『............』

  
  『別理那白痴傢伙。』不理會亞爾抗議的聲音,柯克蘭說:『看到亞爾佛雷德應該很驚訝才對吧?這傢伙與那個混蛋美/利/堅/合/眾/國長得一模一樣啊!』

  看著表情認真的柯克蘭,法蘭西斯知道自己再隱瞞下去也沒意思。不是自己放棄偽裝,而是被別人發現的。這樣的話,馬修應該不會被殺吧。

  『哥哥我果然不是偽裝憂鬱的料子啊,為了宣揚愛而存在的哥哥又怎可能患上不被愛的憂鬱症呢。』法蘭西斯自我陶醉地說,不過柯克蘭的下一句話讓他的陶醉全都枯萎了。

  『——不過你也有可能是因為太憂鬱所以沒發現,因此也不能否定你是平行世界的人。』

  ......在我承認身份後再說這種話,『平行眉毛』你是故意的對吧。

  
  
  『對了,法蘭西斯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亞爾問。

  『你怎樣進來的哥哥就是怎樣進來的。』沒好氣地問答。『那個奇怪的男人威脅我要偽裝法里斯,不然便要殺死馬修,哥哥根本沒有拒絕的選擇啊!』

  『那原本的法里斯呢?』亞爾問。自己的是亞瑟、法蘭西斯的是馬修,特徵是人質都是我們重視的人。

  『死了。那封信上是這樣寫的:「法里斯已經死亡,不過沒有任何一個人或國/家知道。你要在不被亞爾佛雷德察覺到的情況下偽裝成法里斯」。』

  『那麼你知道其他那三個人的身份嗎?』亞爾再問。

  『這個......哥哥我心裡已經有好幾名人選,只是我不可以亂猜啊!不然那個人對我可愛的馬修做什麼那怎麼辦!』

  有猜測的名單又不說出來,那說出來有什麼用!

  『馬修是小透明啦!一定不會被那傢伙發現的!而且你又沒有違反規則,你便把猜測的名單說出來嘛!我要快點解決這事情,不然我不知道亞瑟會變成怎樣!』

  『不行!如果猜錯了你又會把責任推卸到哥哥的身上,哥哥我才不會上當!還有,誰會那麼狠毒地批評自己的弟弟是小透明啦!你這個沒有愛的人!』

  『那麼你每日都吃司康餅吧。』臉色變得冷冰冰地,亞爾佛雷德說。

  『這個......』

  『每日只能聽柯克蘭的話。』亞爾指著旁邊沉默不語的國.家.意.識,指平行世界的亞瑟就是『柯克蘭』。

  『呃......』

  『每日只可以讚美亞瑟。』

  『......』你這是私心喔。法蘭西斯心裡吐糟道。

  『每日只可以唱讚美亞瑟的詩歌。』

  『對不起,我說了。』

  
  深吸了一口氣,法蘭西斯說出猜測的名單。

  『路德維希、基爾伯特、威尼斯諾、羅馬諾、安東尼奧、瓦修、羅德里赫、列支、伊凡、娜塔莎。大約就是這十個了。』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