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幻之魅

APH的領域

Entries

[APH]平行世界-1

本同人創作純屬虛構
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國家.軍隊等,毫無任何關聯


  第一章
  
  
  亞爾佛雷德發現,平行世界和現實世界果然是有差別的。除了那個平行世界的『他』已經亡國之外,亞瑟的家也似乎較現實世界的廣闊。應該說,平行世界中的亞瑟似乎在已經滅亡的美/利/堅/合/眾/國建了別墅。

  由於天色已經暗下來了,因此亞爾決定在亞瑟的別墅—— 一個小城鎮裡的旅館住宿一晚。

  旅館裡的人們非常友善和熱情,他們邀請亞爾佛雷德出席酒會。所謂的酒會,也不過是一群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而已,由於聽起來好像非常熱鬧,因此亞爾便答應了邀約。亞爾想起那位只要醉了便會有一定機率化身為工口大使的愛人,不清楚旅館裡的人喝醉後會不會集體裸奔?

  
  『話說回來,嗝、今日是那個什麼美/利/堅滅亡的日子嘛!嗝!』坐在亞爾旁邊,已經敗倒在酒精之下的男人一邊打著嗝一邊說:『說到那個美/利/堅啊......簡直是嗝!...忘恩負義的傢伙...!嗝!』

  聽到有關美/利/堅/合/眾/國的話題,亞爾佛雷德便熱心地加入話題,『美/利/堅是今日滅亡嗎?』如果是的話也太不吉利了吧?自己來這裡的日子就是『自己』死去的日子。

  『你別聽那酒鬼胡說。』旅館的老板糾正道:『是上年的今日滅亡才對。』

  那不是差不多嗎?都是『自己』的死忌啊。

  不過天生神經大條的亞爾並不會在這種小地方上執著太久,他比較好奇的是平行世界的『自己』是怎樣死掉的。

  『老板,美/利/堅是怎樣死掉的啦?』亞爾的語氣彷彿自己並非是美/利/堅,而是別人一樣。

  『這個啊,美/利/堅本來是英/國的殖民地,但是有一日美/利/堅要求獨立,英/國因為不認同的關係而持續出兵,美/利/堅的國.家意識就這樣死掉了。』老板簡略地回答亞爾的問題。

  國.家意識代表一個國/家的全部。若果國/家意識死亡的話,國/家便會瞬間崩潰滅亡。

  但是每一個國/家都會嚴密地保護自己的國.家意識,既然如此,美/利/堅是怎樣被殺死的呢?

  亞爾把自己的疑問說出來,老板便答道:『當然是我們的國.家意識了!』

  不是吧?

  亞瑟.柯克蘭會殺死美/利/堅?那個人可是有嚴重的戀弟情結啊!

  『請問......你們的國.家意識的名字是叫「亞瑟.柯克蘭」嗎?』亞爾有點不敢置信的問道。

  『啊?我們的國.家意識是姓柯克蘭沒錯啦,不過名字是「派德」喔!』

  啊?

  亞爾覺得自己快要混亂起來了,究竟這個平行世界有多少差異啊?美/利/堅/合/眾/國已經滅亡、英/國的國.家意識不是亞瑟而是派德,待會該不會還會說『路德維希其實是廢物』等等的話吧?

  
  『唉唉?我們的國.家意識何時改名了啦?』剛才的那個酒鬼打斷兩人間的對話,插話道:『不是叫亞瑟.柯克蘭嗎?派德不是北/愛/爾/蘭嗎?』

  酒鬼的反駁並沒有使亞爾感到高興,他反而覺得事情變得更混亂了。有人說亞瑟是國.家意識,有人說派德才是國.家意識,這裡的英/國在分裂了對不對?

  『英/國的國.家意識是派德.柯克蘭啦!亞瑟已經下台了你們不知道嗎?』一道清澈的聲音清晰地傳到眾人的耳朵裡。

  聽見自己熟悉的聲音,亞爾佛雷德瞬間轉身望向聲音的來源——聲音的主人擁有一頭美麗的金髮和碧綠的雙眸,無疑就是亞瑟.柯克蘭!

  『亞瑟!果然你也被拉到這裡來了嗎!』亞爾立即跑到亞瑟的身旁,問:『你沒事吧?』

  亞瑟的雙頰泛紅,眼神有一點迷糊,似乎是喝酒了。他歪著頭,說:『你在說什麼啊?還有,你的臉長得還真像美/利/堅那混蛋。』

  認為亞瑟在隱瞞的亞爾拉著亞瑟,說:『回到房間再說。』然後便半推半拉地帶領亞瑟前往自己的房間。

  
  到了亞爾佛雷德的房間,亞瑟第一時間便往房間裡的床倒去,喃喃說:『啊啊,好像有一段長時間沒好好的休息了......』

  把門關好的亞爾坐在床邊,說:『不用隱瞞我了,亞瑟你一定是被那個奇怪的黑衣人帶來這裡的吧!』

  亞瑟一臉『你白痴啊?』的表情看著亞爾,問:『你說什麼啊?我一直都在這裡,沒有看到什麼黑衣人啦!還有,你帶我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為什麼你還要隱瞞......?』亞爾突然靈光一閃,急忙地問道:『對了!你一定是被那個黑衣人給威脅了!』

  對於亞爾莫名其妙的話語,亞瑟並不想理會。

  倏地,亞瑟雙手環著亞爾的脖子,嫣紅的臉上帶著妖媚的笑容,他誘惑地輕喃:『吶,不如我們做愛吧,我可以做下面沒所謂。』
  

  聽見這話後,亞爾佛雷德一把推開亞瑟......不,應該是『亞瑟』才對。

  『亞瑟』疑惑地看著亞爾,不明白為什麼他會推開自己。

  『你不是亞瑟.柯克蘭。』亞爾佛雷德肯定地說:『他想做的時候,是不會詢問我的意願的。』

  簡單而言,他會直接撲倒就是了。

  繼續用迷濛的眼眸看著亞爾佛雷德,然後,『亞瑟』笑了。

  『哎呀...被發現是平行世界的人了。』亞瑟輕笑道:『對啦,我不是亞瑟.柯克蘭。我是亞瑟.因斯帕萊.柯克蘭才對啦。叫我因萊就好。』

  『你知道我的事情?』

  『啊,對啊。我是從妖精小姐中得知這件事情的。』

  『那麼......』你還知道什麼嗎?這句問題還來不及詢問完,因萊便打斷他的話說:『既然不做愛,那麼我就要睡了。好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然後便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他為什麼會把這個人誤認作亞瑟呢?亞爾佛雷德認真地想,這個人除了外貌和聲音外,根本就沒有一點是相似的吧!

  而且,他睡了我的床,我今晚要睡哪裡?
  

  
  -------
  

  
  現實世界。

  亞瑟.柯克蘭在發著一個既詭異又可怕的惡夢。

  夢中的他正在被亞爾佛雷德強暴。

  雙手被綁在身後,雙腿被分開,後庭被強行侵入,可是侵犯的人仍然毫不憐惜地插抽著,他的耳邊聽見那個人在粗喘著。

  後腦的頭髮被用力抓住,然後被拉至抬起頭來,接著再被狠狠地撞擊在地板上,頭顱與地板因為相撞而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你就是這麼喜歡被男人插嗎!」擁有亞爾佛雷德臉孔的男子吼道:「你簡直與那些下賤的娼妓沒兩樣!看到男人便會分開雙腿了!」

  不是...不是的!亞瑟在尖叫著。

  「你不需要解釋沒關係,反正你都已經被用過了!」那個貌似亞爾佛雷德的男人說:「在我眼裡就像骯髒的妓女一樣,是二手貨而已!」

  啊啊啊啊——

  這不是亞爾佛雷德,一定不是的!亞爾佛雷德是不會這樣對待我的!

  亞瑟的耳邊一直都聽到那道與亞爾佛雷德相同的聲音持續地用不同的字眼污辱他,淫蕩、下賤、骯髒、妓女......還有什麼?亞瑟不記得了。

  有誰可以救他?誰都好,快些來救我啊!不然叫醒我也可以啊!

  這不是夢嗎?這個不是夢而已嗎!為什麼會無法清醒的?為什麼這一切感覺上是這麼真實?!
  

  『亞瑟!亞瑟.柯克蘭!清醒過來!』一道有著威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然後就是啪、啪的聲音。

  倏地睜開雙眼,亞瑟終於逃離了夢魘的環抱。他喘著氣,睡衣被汗水沾濕,心臟在呯呯地跳動。不顧紳士禮儀地,亞瑟慌亂地看著自己的衣著,當發現自己的衣著是整齊的時候,他鬆了一口氣,然後才能夠顧及他的上司——莎伊娜女士。

  莎伊娜拿了一杯玫瑰花茶給亞瑟,說:『先喝茶,鎮靜一下吧。』她完全不提及夢魘之事。

  『謝謝。』接過花茶並且把它喝掉後,亞瑟才發現外面的天色仍然是暗的。

  留意到亞瑟看著窗戶,莎伊娜說:『我在隔壁更改公文時聽見你的慘叫聲,所以便過來吵醒你了。』

  『謝謝您前來吵醒我,莎伊娜女士。不然的話,我恐怕會被這個惡夢給逼瘋。』

  莎伊娜搖頭表示不需要道謝,她說:『可能是生活太忙碌的關係,睡前記得喝一杯寧神的花茶。』她並沒有追問惡夢的內容。

  『好......』

  『那麼,我先回去處理公文了。你先在這裡好好休息吧。』見亞瑟點頭後,莎伊娜便回去自己的房間裡去了。

  
  房間裡安靜下來了。剛才夢到如此可怕的事情,亞瑟根本不敢再睡眠。

  他想找亞爾佛雷德,可是時間太早了他一定還沒有起床,還是等待天色亮了再說吧......他很在意那個夢。

  ......亞瑟很害怕、很害怕夢裡的男人是真正的亞爾佛雷德。
  

  
  天亮了,當亞瑟與莎伊娜吃了早餐後,亞瑟便致電給亞爾。

  接聽的人是亞爾的上司萊因斯。

  『早安,萊因斯先生。』亞瑟有禮地問:『請問亞爾在嗎?』

  對面像是有點遲疑地停頓一下,然後說:『亞爾他生病了。』

  『生病了?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亞瑟擔心地追問。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病啦!只是小感冒而已,給他一個漢堡就好。』

  『我還是過來探望他吧?』

  『不用了!』萊因斯的語氣有一點激動,但隨後又回復正常。『他說如果你被傳染感冒的話就不好了,而且他也不想被你看見HERO生病的樣子。』

  『是嗎......這的確像是他會說的話......好吧,那麼請萊因斯先生代我問候亞爾了,還有請為我傳達一句話,復元後請過來找我。』

  『沒問題。』

  『麻煩您了。再見。』

  
  萊因斯掛上電話後,便轉身說:『你滿意了?滿意了便把刀子從我妻子的脖子上放下來!』

  穿著黑色斗篷的男子並沒有即時把刀子放下來,他輕笑道:『真的麻煩你了,萊因斯先生,你幫助了我。那我先走了,再會。』

  然後他收起刀子,把已經昏迷的女性推給萊因斯,接著又消失不見了。

  ”那傢伙究竟是什麼人?!”抱著自己心愛的妻子,萊因斯想。”先找醫生吧!”
  

  另一方面,亞瑟仍然感到不安。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跑去莎伊娜的辦公室一起處理公文。

  改著公文的時候,莎伊娜接到一通電話,接著莎伊娜便一直帶著擔憂的表情。

  『莎伊娜女士,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亞瑟問,他的手仍然批改著公文,然後簽下自己的名字。

  『這個......』莎伊娜有點猶疑自己是否應該如實回答,最後她還是決定說出來。『安插在美/國的間諜傳來消息,亞爾佛雷德好像失蹤了。』

  亞瑟的手抖了一下,簽名歪掉了。

  『別慌張,亞瑟。』認為亞瑟在擔心亞爾佛雷德的莎伊娜說:『才不見了一日,所以還未能確定是否真的失蹤。』

  但是亞瑟擔憂的問題並非只有這個。

  他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萊因斯要以『生病』這句容易被識穿的話來欺騙自己。

  發了可怕的惡夢、亞爾佛雷德的失蹤、萊因斯的謊言,亞瑟感到很混亂。他的頭很痛。

  『亞瑟,你的臉色很蒼白。』莎伊娜臉色凝重地說:『別改公文了,先去看醫生再休息!公文我自己一人批改也沒問題。』

  『我沒事......』

  『反對意見不予接受。』莎伊娜引用了KY大使的經典名句,接著便呼叫管家,要求他帶領亞瑟返回房間休息。

  
  ”看來亞瑟會有好一段時間無法工作。想辦法為他安排假期好了。”

  莎伊娜拿起電話,說:『把亞瑟百分之三十的工作都改排進我的行程裡,然後為亞瑟安排假期。還有,派人跟蹤亞瑟,把他的一舉一動都記錄下來。對了,找一個能夠隨傳隨到、能力優秀的精神科醫生,我要求那名醫生能夠在明天到達。』一口氣把所有命令下達完畢,莎伊娜掛掉電話,她明白她的秘書會瞬間安排好一切,不然便不能跟隨她的身邊達五年之久了。

  輕嘆一口氣,莎伊娜繼續批改公文。

  
  一個錯誤,是由無數的巧合堆疊而成的。

  而一個壞結果,就是由無數的錯誤積累而成的。

Comment

Comment_form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留言:投稿可能です。

ご案内

自我介紹

小雅

Author:小雅
喜歡APH,目前最愛英.國
會看ALL英ALL,主要萌米英法英
雷點是角色遭受非理性批判

腐女,BL的前提是BG CP不合我口味

喜歡寫米英法英文章,間中會寫含有劇情的長篇,但大多時間都是寫工口滿足自己的獸慾
A.K三三漢化組目前停止運作

>> 匿名問答 <<
如果沒有FC2帳,卻對BLOG和BLOG主有疑問的話,均可以到此詢問

最新文章

路過的好人